document.write('
')

第296章 296.没有人可以强迫我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1-08-12 16:31
点击:240
章节字数:28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或许是最后一次回侍郎刺史府,先前两人被通缉,这府里的所有下人都被遣散了,如今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

镇国军没有放过她们的事物,直接把整座宅子翻了个底朝天,能搬走的全搬走了。

“将就对付一晚吧,我马上去弄点吃的。”叶脉一边重新布置着床铺,一边对叶灵雎说道。

叶灵雎正在修理被破坏掉的门,虽然没在这里住多久,以后估计也不会回来了,但今晚总是要在这里睡的,她可不想开着门睡觉。

正做得起劲,几个小太监跑到了她们的宅子里来,外面没人守着,大门也坏掉了,确实是谁都能进来。

一个小太监道:“两位大人,皇上请你们进宫吃庆功宴…”

门口的叶灵雎看都没看他们,手里的事也没放下,只说道:“你们回去告诉皇上,就说心意我们领了,我们想要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就要辞官离开京城了。”

小太监为难道:“可是…可是这个庆功宴就是为两位开的,英雄没有来,也太过没趣了,皇上和公主肯定会不高兴的。”

“要不咱去一趟吧。”叶脉提议道:“我也想离开得安心一些。”

“我就怕你喝高兴了什么都答应了,到时候又不能脱身。”

“放心,我有分寸的。”

叶脉说完往门外走去,随手指了两个小太监:“我们去可以,但是,你,你得帮我们把门修好。”

“这个交给小的。”小太监听叶脉乐意去了,立马欣喜地应承了下来。

剩下的一个小太监,便领着叶脉、叶灵雎一起走向了宫里。

据说下午的时候宫中还尸横遍野,杨志傲死后,他的部下立刻毫无战意,林大器本来抵挡了一会儿,下场就是被三大将军带兵当场格杀,其他的士兵投降的收监,反抗的全杀了。

没想到,就这么几个小时,又变得干净清爽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连花草树木上的血水都一点没剩下。

宴会开在祥音宮,这里的寝宫,基本都是些王爷、公主、世子、郡主的起居室,属于皇室里旁系子孙,在今日的大战中,波及最少的就是这里了。

内战刚刚结束,却是一片欢声笑语,因为他们都知道,虽然损失了不少,但接下来是一片光明的重新整治,祁国做主的始终还是姓袁。

叶脉和叶灵雎到时,袁凝珠正在吃甜点,一见着她们,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迎了过来。

“等你们好久了。”袁凝珠笑道。

叶脉给在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请了个安,这些都是皇亲国戚,还有些高官大将,不认识的就由袁凝珠一一介绍。

叶脉心不在焉,她无心认识这些人,因为她去意已决,就算认识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袁凝珠显然看出了这一点,心里有些着急,表面上不说,其实已经在想办法留下她们了。

叶脉和叶灵雎都是世间难寻的人才,而且没什么权欲,对他们皇家不会构成威胁,如果能一直留在身边就好了。

小喝了一些酒,又吃了一些美食,两人这就想要告辞了,本来才参加这什么庆功宴,就是过个场罢了。

不过还没等她们提出请辞,袁凝珠立刻给袁鸿别打了个眼色。

袁鸿别赶紧抢先说道:“诸位,朕有一件事要宣布。”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袁鸿别吸引了过去。

袁鸿别从椅子上站起来,高声道:“如今,我大祁终于把那颗毒瘤祛除,最大的功臣想必在座的各位心里都有数,正是叶侍郎和叶刺史,她们不仅粉碎了奸臣杨志傲的阴谋,还将杨志傲当场格杀以绝后患,所以,叶脉、叶灵雎,上前听封!”

叶脉和叶灵雎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叶脉说道:“皇上,微臣做完此事,已算是功成身退,这次来,也是打算向皇上公主请辞,我们…”

袁鸿别不悦道:“朕说,上前听封。”

叶脉有些生气,就算他是皇上,敢强迫她做什么,还不够那个资格。

“微臣去意已决,还请皇上应允,叶脉、叶灵雎做惯了闲云野鹤,实在不喜欢这朝中之事。”

袁鸿别愠怒道:“你想忤逆朕?”

叶脉皱起了眉头,回答道:“并非微臣忤逆皇上,实在是志不在此。”

“好,来人,拿下…”

袁鸿别话还没说完,袁凝珠突然站在了袁鸿别的身前:“皇兄,你在说什么,你是这么对待功臣的吗?”

“朕的话,就是圣旨,难道她们可以自恃功劳违抗朕的命令吗?”袁鸿别非常不满地说道。

袁凝珠心中暗道若不是老娘千辛万苦把她们请来帮忙,你还能在这凤椅上坐多久?现在不仅不知道感激,还想恩将仇报?都几十岁的人了,格局还那么小,真惹急了她们,后果是什么呢?这些都考虑过吗?她们能除掉杨志傲,就除不掉你我了吗?

袁凝珠又劝道:“皇兄,强扭的瓜不甜,就算她们留下了,心思不在这里,做事也不会尽心尽力,搞得大家都不愉快,不是吗?”

明明袁凝珠是最希望叶脉和叶灵雎留下的那个人,现在却不得不帮她们劝皇上放她们离开,真是够讽刺的。

袁鸿别闹了一会儿情绪,耍了下皇上威风,这才说道:“行吧,朕允许你们辞官了。”

本来预定好的诸多奖赏,现在是只字不提。

不过,能放她们离开,已经是最高的奖励了。

叶脉和叶灵雎都是喜道:“谢主隆恩。”

庆功宴后边,也不似先前那么愉快了,最后不欢而散。

吃喝到半夜,官员们陆续离开了,皇亲国戚们也回了自己的寝宫。

叶脉和叶灵雎离开后,没有直接回到府里,而是在白天袁凝珠暗中约好的地点等着。

御花园,山水池旁边。

袁凝珠姗姗来迟。

和先前庆功宴上,袁凝珠似换了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杀意,神色严肃。

叶脉问道:“公主还有什么吩咐?”

袁凝珠轻笑一声:“白天约你们来,是打算再劝劝你们,但本宫知道留不住你们了,所以也不打算再多费口舌,不过,又想起一件事,需要你们做,做完绝不留你们。”

“什么事?”叶脉沉着脸问道,她猜测这事儿绝对不好做。

袁凝珠沉默少许,才缓缓开口道:“帮本宫暗杀一个人。”

叶脉暗自叹了口气,心想果然如此,她已猜到要杀谁了。

“公主是指…”

“不错,本宫要你们,让袁鸿别,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

不愧是帝王之家出生的人,连自己的亲哥哥,当今皇上都能毫不犹豫地将其杀死,更是想取而代之。

叶灵雎觉得非常讽刺,自己因为亲姐姐还活着的消息而激动、欣喜,眼前这个人,却是在让她们去杀她的亲哥哥。

“皇宫守备森严,宦官之中更是不乏高手,若要暗杀皇上,岂是那么容易的。”叶脉摇头道,不想接下这个荒唐事。

袁凝珠道:“行了,本宫也不想和你们打哑谜推来推去,这袁鸿别,必须得死,不然大祁迟早还得败在他手中,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只要他死。”

“请公主另请高明。”叶脉一口拒绝,不想再惹祸上身:“姐姐,我们走。”

“你们…”

“公主,杀了杨志傲,我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们还要在祁国生活,万一做这种事暴露了身份,整个祁国都不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还要牵连到家人,所以我们不敢赌。”

袁凝珠道:“你们得罪了我,我也可以让你们的家人…”

“别说了。”叶脉直视着袁凝珠:“作为朋友,我最后奉劝公主一件事,千万不要忘了,杨志傲是因为什么惹上我们的,若是再多说下去,哪怕是公主你,也不一定有好事情。”

袁凝珠与叶脉对视了许久。

最终,袁凝珠软了下来:“好,既然如此,那本宫便凭自己的本事坐上那个位置罢,你们不帮我可以,但我要你们发誓,永远不再参与朝中之事,也永远不要站在本宫的对立面,因为,只有你们,我完全没有把握对付。”

“只要公主不找我们麻烦,我们绝对不会做任何绊公主脚步的事情,我叶脉发誓。”

“我叶灵雎也发誓。”

“走吧。”袁凝珠背过身去:“别再回来了。”

“告辞。”

叶脉和叶灵雎一同说完,在夜色中渐渐消失。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今夜,她们就会离开这座城池,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谁还记得,杨志傲最初仅仅只是想拉拢叶灵空不遂灭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