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58章 游山玩水。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7-18 08:56
点击:377
章节字数:78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闹够了的两人从长夜出来,正好面对初升的旭日。九思崖的云海翻滚过绚烂的红,又有浅浅的白金色穿梭其中。


季无念伸了下腰,“好快啊,也一夜了……”


她笑着转过身来,身上的白衣染了温暖的色彩。月白拉着她往里走了几步,笑意里多了几分戏弄。


“一夜?”大人浅笑纠正,”是‘一天一夜’了……”


“……额。”某人一愣,显然没有意识到这时间的流逝。跟着大人的脚步没停下来,她只是挤了下鼻子,忧愁得十分不走心,“又要被师兄说了……”


她刚醒就跑,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三清早急成了一锅热粥,发动所有弟子、处处都在找她。月白之前心绪不宁没太注意,但意识到之后便趁着季无念睡着给六离通了信去。季小狐狸醒了又要胡闹,估计崖下六离仙长已经等得要发起火气。


果不其然,“季无念!”


某人一缩脖子,反射性得躲到月白身后。


然而大人此时才不给她当挡箭牌。她自顾自得往前走了几步,带着探出个脑袋的季无念一起面对面容严肃的三清掌门。赵子琛站在最前,虽然还是礼貌得唤了声“月白姑娘”,但大部分时候还是瞪着藏在她身后的小师妹。


季无念讨好得笑笑,又被赵子琛瞪了一眼。


三清掌门身后跟了不少人,六离、慕天问都在其列。沉凝往后站得远些,藏雪和一些小门派也来了人。月白扫过他们,再次直视赵子琛,浅浅笑道,“轩明掌门久等。”


“月白姑娘言重。”赵子琛对她还要客气,可言语中多多少少还有怒意,“不知姑娘带走我师妹无念是为何事?此时又是否了了?她到底还是我三清门人,这般来去……还是要与我们说一声吧?”


他的话没有说得太重,眼神却又向季无念严厉了几分。


季无念知道这是自己惹师兄担心,只能赔笑。她心里还期盼着月白大人能保她两句,但以大人那个坏心眼吧……


“是她自己来找我的,也没有什么大事。”某位大人含笑而回,还转身来给她勾了个嘴角,“你们三清的判罚我不干涉,她若是违了什么门规,掌门自行处罚便是。”


果然。


季无念与她对视一眼,没有漏过月白眸中的笑意。


小气。


不就是刚刚迫着她说了点话么,至于这么坑她么?


季无念没什么怨气得抱怨了一句,然后便看月白转过身去面对慕天问。仙门第一人的气质比月白还冷,此时却稍稍低了头,“神上。”


愣了的是季无念,月白却很自然,“不用如此叫我。”大人注意到周边的目光,稍稍抬了手,“慕阁主可有空闲?借一步聊聊?”


慕天问顺之抬手,“请。”


两个浅衣的美人就这么相伴离去,在场的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季无念倒是得了月白的一个眼神,其中意味自然是叫她等着。她目送着两人的背影,心里的感觉说不出来。


季无念不太能把秦霜的模样和慕天问放在一起,但不知道月白又会如何。她相信大人自然会有她的处置,但究竟处置的又是什么……


心中的乱麻感卷土重来,季无念低头笑了笑。她再抬起头时六离已来到了她的身边,赵子琛却还板着一张脸站她眼前。两个师兄的脸色都不太好,一个发令罚她抄书,一个受命在旁监督。


怎么想这都是过轻的惩罚,但她刚刚是被月白带回,而那位刚刚显露神威的姑娘又明显对她偏袒。在场的众人也没有说话的,就这么看着惹出乱子的季仙长被压回青临殿。


在殿里等她的赵棋差点哭出来,“仙、仙长……”小姑娘泪眼婆娑,“你、你没事就太好了……”


季无念这时候生了几分愧疚出来,上前拍了拍她的手臂,“抱歉、阿棋,让你担心了。”


赵棋这时忍不住了,“哇”得一声哭出来,拼命得拿袖子抹眼泪,“我、我还以为……”


还以为季仙长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又被抓走……那会是多么大的心理负担啊。


季无念抿了抿嘴唇,上前抱住人的同时也接收到了六离不赞同的眼神。她现在除了赔笑也没有别的好说,乖乖巧巧得两边安抚。


等赵棋缓上一些,季无念这才被六离重新带回正殿。坐到椅子上的季无念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从哪儿生了一分疲惫感。六离给她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的时候磕出了点声。


识相的季仙长立马坐直,端个小小的茶杯都用双手。她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像只无辜的小鹿,双手再遮去下半脸,就更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六离拼命跟自己说不能被她骗了,可温柔的本性又让他很难崩住严肃的语气。一声“无念”走了降调,那种责备也就此成了关怀。无奈的师兄自己叹气,“你就不能乖一点么……”


季无念刚想认错,“师兄……”


“我知道你想念月白姑娘,但就算你要去找她,先跟我们说一声又能如何呢?你之前就被掳走,好不容易回来,我们多担心你啊……你的身体又不好,要是路上遇到什么?……”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季无念举着杯茶就没敢放下,一直到六离开始重复说辞,她才把早已抿空的茶杯捧在手中,低头,“师兄,我错了。”


“你就会认错。”六离皱着眉说她,“改么?”


季无念“嘿嘿”得笑,没正面回答。她站起来,绕过椅子把师兄按着坐下,然后赔着笑脸给师兄捏肩,“师兄,我这不是好好得回来了么?”


“……”六离看她一下,眉间狠狠得皱着。仙长坐不太住,躲开了季无念的手站了起来。他比季无念高,此时看着她的眼睛便是俯视。师兄的担忧写满双眸,语气里也全是关心,“无念,你这段时间都遭遇了什么?是被魔尊带走了么?”六离回想起那个混乱的夜晚,眼前似乎只有铺在地上的血色。他不自觉得抓住了季无念的手臂,“他对你做了什么么?”


“……”季无念的前臂被他抓得有些疼,便伸出手拍了拍。师兄的手背紧绷绷的,季无念摸到了就笑,“也没什么,就是囚禁了一段时间。魔尊寻我有用,不会伤我性命的。”她舒展眉眼,一副轻松的模样。六离一松开手就又被季无念扯压着坐回去。小师妹转了个身子又靠到桌子上,笑着展开了双手,“师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她是好好的,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六离上下扫过她的身体,眉间一点也没松开。他问得有些踌躇,“无念,那日……”他顿了顿,似是下了某个决心,才继续问,“你被抓走的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管笙她……”


六离犹豫着、问不下去,季无念干脆接过话来,笑说,“她也没做什么。”


从背后捅了她几刀,也没什么。


“那孩子受了不少苦楚,怨恨我本就是应该的。我身有魔气,又罪孽滔天,她要杀我其实也算得上为民除害……”季无念靠在桌沿,双手撑在桌面上。她不是很在乎的样子,满脸的笑,“师兄你们若是对她有什么处罚,还是赶紧撤了吧……或许我还该与她说声‘抱歉’,毕竟……”


“管笙死了。”


季无念一愣,转头看见赵子琛推门进来。严肃的大师兄双手背后,挺直的身躯与眉间的褶皱一样坚挺。他看着季无念,一身的硬,眼中说不出是责备还是怨怼。“她在回三清之前,便自杀了。”


……自杀?


季无念面对着赵子琛,眼神却从师兄的脸上飘落,去向了一个虚空的地方。她好像在那里看到了哭泣着的管笙,手里拿着溅血的刀子。她拼命得呼喊,质问季无念“为什么”。那双红了的眸子一直向她,迸出得全是刺骨的恨。


季无念答不出来,但对方自己找到了答案。


活着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赐给了自己死亡。


季无念低低笑了,竟起了几分羡慕。


“这样啊……”


也好。


六离看着她,没有从那份笑容里看到欢欣。他不由自主得搭上季无念的手臂,“无念……”


“嗯?”季无念回过神来,霎时间恢复笑脸。她这时才露出几分惋惜,低着头说,“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管笙……是个可造之材……”


那此派出去的都是可造之材,可平安回来的却没有几个。季无念不在的这段时日仙门与魔界争斗愈烈,后来慕天问出山更是直接领着人往魔界里打。虽然明云阁主修为登天,但随行的仙门人中还是有被魔气侵染入魔的。要不是月白一举歼灭半个魔界,只怕那相持局面也还要维持一段。


“现下各地也是还有门人入魔的情况报来,看来光光压制魔界,是不够的。”赵子琛这时候看向季无念,眉间不展,“无念,这魔气究竟是从何而来?你又到底知道多少?”


他的下一句没有问出口中,但季无念也读出了意思。


这些魔气与月白、又究竟有多少关联?


季无念看着他,从自己师兄的眉间看到了三清掌门的威严。她的大师兄是个严肃而又有立场的人,虽然对她也有偏心,但真的牵扯到三清一门、又会变得死板固执。季无念笑起来,“大师兄,你不先问问我师尊的事么?”


她当日在大殿上自言弑师,而六离又放出师尊留信证她清白。赵子琛自然不会忘记当日的万般疑惑,可之后小师妹的心碎恸哭也响在耳边。赵子琛是第一次看季无念哭成那样,可出于掌门身份,他没办法将小师妹护在怀里。幸好六离一向对她宠爱,至少还有一个人能当场给她一些温暖。


赵子琛庆幸又心疼,愤怒又责备。他罚季无念禁闭,是想她冷静冷静,不要一意孤行、不要总把他们推开。她是个有师门、有师兄的人,断不必如此承担……


可他不曾想,季无念是如此固执。她直接从他们身边逃走、无影无踪。


六离寻她寻得撕心裂肺,赵子琛守山也守得愁苦断肠。


有一个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他不够优秀么?是他不够坚定么?为什么师尊选了无念?为什么师尊告诉的不是他?


弑师的负担是那么沉重,魔气的秘密是如此压人。为什么师尊选择了最小的师妹,却将他这个大师兄放在一旁?


赵子琛想不清楚,只觉得身上的掌门道袍、该死得脏。


如果那是一种偏心,赵子琛不想要。


“无念,”他看着她,眉间还是皱着,“师尊的事、辛苦你了。”


“……”季无念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句。她楞在原地,被掌门师兄皱着眉盯着。刚刚的压迫感转换成了别的什么,却都顶着她的喉咙叫她说不出话。她张了张嘴,喉间发出几个听不清的音,最后都成了笑声,软软一句,“师兄……”


赵子琛此时不能吃她这一套,依旧板着脸提醒,“魔气之事。”


“好嘛好嘛。”季无念笑起来,依着他的催促说道,“其实关于这魔气,我知道的也没有比你们多多少,大部分之前也已经说过了。”效用、激发、潜伏,季无念大部分都已提及。“可能还没有说到过的,便只有这魔气来源……”她顿了顿,“这魔气来自魔尊,真正的魔尊。”


“真正的魔尊?”六离疑惑,“不是漆墨?”


季无念看着他摇了摇头,浅笑道,“漆墨只是那位的追随者。真正的魔尊,此时还在某个秘境的封印里。”


这等情报赵子琛从未知晓,“哪个秘境?什么封印?”


季无念笑着答,“‘神’的秘境,‘神’的封印。”


神。


赵子琛和六离对视一眼,还是六离来问,“那所谓的‘神’……究竟是?”


“神者,无上之尊也。”季无念笑笑,看向自己的两位师兄,“当日的秋海、现在的月白,应该都算‘神’者……实力超脱,无法理解。”


六离和赵子琛都垂了眸,心底明白她在说什么。


秋海当日不费吹灰之力,焚烧三界天、化魔尊为烟尘。而他们这些自诩修为上乘之人感受不到一丝力量的波动,只能眼睁睁得看着一切发生。


这便是差距、这便是“无法理解”。


赵子琛言语中落了沉,“那那个魔尊、也是‘神’……?”


“……不是吧。”季无念想起他,手臂不自觉得抖了一下。她紧紧按住,脸上还在笑,“不过他应该能使用一些与月白他们相近的力量,所以我们难有察觉、就像这魔气一样。”她话锋一转,又往高走,“但现在我们不是也寻得能察觉能使用的人了么?”她转向六离,“师兄,柳云霁他们呢?”


六离的目光还在季无念扣着的手上,此时愣了一下才回,“他们……他们还在妖界,似乎是在妖医那里。”


“曲似烟?”季无念稍有惊讶,转念一想又好像合理。


曲似烟那条蛇以好奇为驱动,柳云霁对她本就是个吸引。更不要说他们与月白也有交情,那条蛇很有可能是打算买个面子、等月白回来。


算盘打得还是挺好,不愧是她。


“那夜袭来的大妖都丧失了理智,但好像又为人操控……”六离说,“他们在你被掳走后不久便退走,我们也不知去了哪里……”


“哦……”季无念考虑到之前说过魔尊有的能力,并不惊讶于这个结果。她还有个推测,“可能去魔界了吧?”


“是有听过这样的消息,”赵子琛走过来,单纯发问,“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季无念答,“他们当夜入魔,该是受了魔尊操控。或许是从哪里知道了我的行踪,特地在那里堵着的……魔尊这人狡猾得很,防不胜防的。”


“他们为何一定要抓你?”六离问完就想起来,“因为‘凌洲’……?”


“呵呵,”季无念笑笑,不想说细节,“算是吧。”


“……”看着她糊弄地笑,赵子琛皱起眉头,“无念,你身上的魔气……?”


“我身上的魔气很早就有了。”季无念此时坦然承认,直率地看着大师兄,“瞒着师兄你们是为了行事方便。其实九思崖还有一条直往山下的密道,每次师兄你罚我禁闭,我就会出去转上一圈……”她又笑起,“惹了不少事儿呢。”


赵子琛闻言便皱眉,季无念赶紧继续,“不过我现在不惹事了。”她堵住了师兄的话就张开双手,“我现在就是凡人一个,可乖了呢。”


月白的修复并没有将她的修为返还,身体里的经脉其实还有诸多破损。季无念不知道这是不是月白故意为之,但她用不了灵力是个事实。


这件事在两位师兄眼中便是遗憾,六离先忍不住,“无念,你的修为……”


“可能回不来了吧?”季无念放下手臂,倒也不太在意,笑道,“也没什么关系啦……”


“你经脉虽有损伤,养一养还是有修复的可能。”赵子琛上前一步说道,“虽然不一定能像之前那样……可回到金丹修为,还是……”


“……还是可行的。”季无念夺过他的话,笑道,“师兄,我都知道……但这事儿费时费力的,我想先放一放。”


“……”赵子琛一下给她堵住,六离便接上,“那月白姑娘呢?”


“嗯?”季无念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月白姑娘也让你放一放?”六离追问,“她手里灵丹妙药众多,就没有能给你用的?”


“她呀……”季无念歪头想了想月白大人,不太想象得出大人似师兄们这般在意,“她……大概随我吧?”


估计是想修炼修炼,不想修炼就算。


大人在意的东西着实不多,而且修为这种东西,她怎么都不可能比得上月白……可能唯一的坏处是她的体质变差了,都不能把大人折腾得下不了床……


嗯,好像是个问题。


“我之后问问她……”


“问我什么?”


冷音一道,浅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场三人见虚影化实,月白几步走到了季无念的身边。大人今日换的衣服胸前有吊垂的配饰,季无念伸手拨了拨,抬头回她,“问你我的身体。”她笑起的时候大人却蹙了眉,估计是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问的确实有点点奇怪,六离替她补全,“我等是想问问,月白姑娘可有办法将无念的身体恢复,她现在经脉有损,实在是……”


六离说不下去,月白却没有他这么忧心。季小狐狸扯她衣服扯的有点用力了,她一挥手便制住,拉着说,“她的身体我会负责治好,但夺了的金丹我是拿不回来的。”被抓住的手又几分挣扎,月白转回头来看着她,“你的修为要从头开始,十年金丹、不是问题吧?”


季无念双手一顿,心中飘过四个字。


来了、报复。


季小狐狸眨眼眨得何其无辜,月白大人置若罔闻、垂首微笑。“季仙长刚入仙门便十五年金丹惊才绝艳,现在重来一次,又有我在旁相助,十年……不算长吧?”


“……”十年,别人都没筑基呢。


季无念咽了口口水,特意收了下巴,又扯一扯月白的衣服,自下而上地眨眼睛,“十年太短了……要做到的话,别的什么事都不用干了……”


“哦?”月白挑了眉,浅笑,“你还想做什么?”


季无念晃晃脑袋,“游山玩水呀。”


“那给你算上?”大人笑起,稍凑近了些,“十二年够不够?”


“……”报复。


季无念怎么也没想到“五年筑基”都能有报复,几乎是想哀嚎得往前倒下。她的额头碰到月白肩膀的时候才想起此处还有外援,转过头去,苦兮兮得看着赵子琛,“师兄,救我。”


……你扒在人家肩上,救什么救啊?


赵子琛是真想说一句“成何体统”,可眼前两人自然得好像他和六离都不存在。这种情况谁严肃谁尴尬,连他都只能清一下喉咙,先打个招呼,“月白姑娘。”


月白身体没动,转过头来,“轩明掌门。”


为了不让场面尬住,赵子琛决定此刻先无视自己那个胡搅蛮缠的小师妹。他拱了下手,“此次姑娘覆灭魔界,又救我无念回来,之前轩明失礼还未道谢、望姑娘海涵。”


看着三清掌门弯下腰去,季无念乖乖的站直、让月白可以转身。大人到没打算有什么动作,只是淡淡得回了一句,“小事,应该的。”


魔界她不是那么在乎,季无念本就是她的职责。掌门的道谢她可以接着,但又确实不怎么重要。


大人比较在乎的是另一件,一挥手便在空中浮了几枚储物戒指。“这里有之前的那些药植,还请轩明掌门向仙门分发一下。这次我备了足够的量,该是够用一段时间。还有之前我不在的时候、入魔的那些人,若是有还囚着的,就请掌门收集个单子给我……得了空,我去看看。”


赵子琛一愣,伸手接下。六离这时候走来,面上却有几分严肃。他看看季无念又看向月白,“姑娘,这魔气与你……”


“是有一些渊源的。”月白大方承认,没去管季无念的目光。“我能帮则帮,但也有很多事需要你们自助。”


赵子琛握紧手中的戒指,想了想又问,“那姑娘之后……”他的目光又移向季无念,“有何打算?”


月白顺着他的目光侧了下头,余光瞥见了季无念的手。某人搭在桌子上,站得很没个正型。月白没再转过去,只是笑着答,“游山玩水。”


一句回答三个人沉默。某两个自觉无趣的师兄寒暄告辞,在离开的路上互望叹气。


他们家的小师妹,怎么就被拐走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两人不知道,某个号称“被拐走了”的小师妹此时正压着月白大人的腰、把她按在桌上亲吻。月白一只手撑着身子,一只手半搭着她,显然得任君品尝。


季小狐狸尝得双唇泛红,润得像刚抹了蜜。她的大人也不遑多让,薄唇似血刃、红艳娇欲滴。


某人差点看得出神,好不容易才拉回了神志,眨着眼睛问她,“大人,游山玩水、先去哪儿啊?”


“……”月白看着她眼里的欲念想笑,碰了碰她的眼角泪痣,压低了声音,“你想去哪儿?”


“……”哪儿都不想去。


这个答案快要说不出口,季无念凑近月白,把落点放在了她的脖子上。月白大人的颈线修长而平滑,绕过颌骨后便向上沿到耳畔。季无念流连往返,突然就蹦了个想法。她轻声得在月白耳边诉说,“要不、我们抓阄吧?”


在月白大人的身上画一幅地图,吻到哪儿、便去哪儿。


这个想法引得月白轻笑,拉住了她的腰。季小狐狸的耳朵很敏感,月白轻轻一咬她便会缩着肩躲避。大人不放她,笑言,“现在这幅图在你身上,你猜到是哪儿、就去哪儿。”


腰后的一处被大人点住,季无念撑着身体的手有些发软。月白还在她耳边吹气,“你猜,这是哪儿……?”


脑中的热度有些发糊,季无念随意挑了一个地名,“洺洲。”


“不是。”


背上的触感向上,不轻不重得刮过了衣裳。季无念忍不住扬起背,却躲不开这轻柔。大人的揶揄反而展露眼前,又叫季无念看愣了神。


薄唇相启,红之以问,“这里、是哪里?”


左边肩胛骨的圆润处被轻轻点住,季无念能想到的是月白曾在那里画过的山峰。起伏的山脉没有特定,其中的巍峨广阔此时也被浓郁的迷雾遮挡。季无念眼前的清明汇聚得十分具体,只在大人那双含着笑的眸。


她的大人实际坏心眼得很,手段还各种各样、花式繁多。


“三川。”


大人笑,“不是。”


季无念张了张嘴,又被大人从背后划到胸前的指尖止住。她有些忍不住,按住了某只作乱的手。自己的心跳透过两层骨肉落入手中,季无念又猜一个,“潭州。”


月白笑着想说“不是”,否认的唇齿却被人夺走。


季无念不想和她猜了,将想法写在眼眸,“我们先去夙沙吧。”


夙沙在妖界,离妖界皇城不算太远,有一处空阵。


月白笑着说了声“好”,被季无念亲了下嘴唇。


看我写的这大大的肥章!!!你们好意思不留评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ippy
tippy 在 2021/07/16 00:22 发表

标题:for!!!!!!!????

十年金丹,这哪是报复呢~这是信任hhhh
这种身上画地图然后去猜,会变成心理战啊
一点都不随机(

泽希哒
泽希哒 在 2021/07/12 14:45 发表

这玩法也太懂了吧

显示第1-2篇,共2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