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86章 286.各怀鬼胎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1-07-01 16:59
点击:433
章节字数:26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再度回到凤池城,叶脉和叶灵雎心情都是出奇的好,毕竟杨志傲那老鬼已经不在京城里了,不过即便不在,眼线也是在的,自她们踏入城门的那一刻,就发现了好几双眼睛盯着她们。

慢悠慢悠地走在大道上,认识她们的百姓时常打招呼问候,在百姓心中,她们俩可是难得一见的好官,有的人力车夫还想免费载她俩包送回府,只是被叶脉婉言谢绝了。

“来了。”叶脉小声说道,正好是叶灵雎能听到的那种音量。

叶灵雎不怎在意,连看都没朝那处看一眼。

两人径直走着,不打算和对头而来的人有什么交集,但对方显然有意要和她们扯上一扯。

是杨邦雄,他趾高气昂地走了过来,叶脉和叶灵雎绕开他,他也跟着拦过来,像不要命了一样,身旁连个保护的人都没有。

叶脉笑问道:“杨大少,有何贵干啊?”

杨邦雄仿佛眼里没有叶脉,二话不说伸手就去摸叶灵雎的胸部。

叶灵雎第一反应是要这登徒子的狗命,在杨邦雄的手还没伸到时,先一步捏住了他的手腕,刚要一指洞穿他的额头,却被叶脉抢了先。

叶脉一把推开杨邦雄,叶灵雎那一指戳了个空,不过她捏着的手腕没放,叶脉推得又急,差点没把杨邦雄的手腕拽下来,放开后依然是脱了臼,还顺势往后滚了好几圈。

叶灵雎刚刚确实是一时冲动,这一小会儿已经明白了叶脉为什么阻止她。

很明显,杨邦雄就是故意来招惹她们,最好死在她们手上,届时不光杨志傲有借口对付她们,这种当街杀人,还是杀的将军之子的行为,刑狱寺也不能坐视不理,即便是皇上和公主也得避嫌没法帮她们。

若是皇上和公主真出手了,那么杨志傲又有了一个由头,这个小小的豁口一定会被他无限放大,最后变成起兵造反合情合理。

杨邦雄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手腕的疼痛和胸口的胀闷让他几乎落下了眼泪,吼道:“救命啊,叶脉和叶灵雎当街打人了,还要杀我,来人啊,救命啊!都来看看啊,两位朝廷命官知法犯法打人杀人啦!”

叶脉满头黑线,这小子被她救了一命不感谢也就算了,还搁这碰瓷呢?

四周的行人早就瞧不下去了,几个有骨气的赶紧站出来为叶脉、叶灵雎作证。

先前他们亲眼见到杨邦雄伸手打算轻薄叶灵雎,推开他不过是自卫,哪有犯什么法?

围起来的人越来越多,都在叱责杨邦雄的不对,甚至报官抓这个下流胚的呼声越来越大。

杨邦雄胆小如鼠,面对这么多人的声讨,哪还有半点犟嘴的心思?

他一边掩面而逃,一边想着这和爹临走时吩咐的不同啊!

当时,杨志傲告诉杨邦雄,等叶脉和叶灵雎回来了,无论他想对他们做什么都可以,有当爹的在他身后撑腰,那两个小贱婢绝对不敢动他一根毫毛,就算动了,一定要在大街上大喊大叫,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事情一旦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杨志傲又有理由回京来对付她们了,无论怎么算,他杨志傲都不会亏。

而现在,这俩人不仅敢打他,还把事态推到了他头上,搞得他真成了个妄图非礼朝廷命官的登徒子。

“让他走。”叶脉阻止了还想追打的百姓们。“多谢各位相助,若非大家出来作证,我们肯定是受了委屈还要被倒打一耙。”

一个中年百姓乐呵呵地说道:“叶大人哪里的话,你们两位都是为民请命的好官,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况且我们也只是说了实话。”

正和百姓们唠嗑着,突然一个人风风火火地跑了来。

如此着急的,自然是袁凝珠了。

袁凝珠询问了一下,叶脉便把先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袁凝珠。

听完之后,袁凝珠眉头一皱,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拉着叶脉和叶灵雎赶紧回了侍郎刺史府。

“今晚,本宫得和你们待在一起,不…不够,还得有更多的人证。”袁凝珠担忧着,边走边说。

叶脉问道:“怎么?”

袁凝珠回答道:“你们和杨邦雄有了直接冲突,而且是他冒犯了你们,若是他出事了,谁的嫌疑最大?”

叶脉稍稍有些吃惊:“是啊,杨邦雄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与我们制造冲突的工具,只要杀了,就能嫁祸给我们。”

侍郎刺史府已到,袁凝珠说道:“你们等着,我去找些交好的官员来做证人,只要你们一直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不能嫁祸到你们。”

“好。”

两人回到府里,下人们见到两位大人回来了,那叫一个高兴啊,这俩人常常都不在,这一离开又是好久,而且待下人又是极好。

不过此时这两人可没心情多和他们说什么,随意交代了两句,等下巧玲公主带人来聚会直接让他们进来,之后便钻入了厢房里。

……

傍晚,镇国府。

曾锐丰坐在椅子上,看着眼线进来了,连忙起身迎接。

“打探到什么了?”

眼线拱手道:“将军,属下看到不少朝廷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随巧玲公主进入侍郎刺史府,打听了一下是准备开聚会,但一定有诈,不知他们搞什么鬼。”

曾锐丰皱着眉头,分析道:“那个巧玲,果真心思缜密,他们聚会是假,防着我们嫁祸是真,有了这么多人作证,即便我们宰了那小犊子,也落不着她们头上。”

“那咱们应该怎么做?”眼线急切道。

曾锐丰冷笑道:“她有她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你继续去打探,任何风吹草动都立马汇报给我。”

“是。”

待眼线退下后,曾锐丰又差下属唤来了季羽。

季羽来时,曾锐丰倒好了两杯茶,坐在桌子的另一头。

曾锐丰笑道:“小师妹,快坐。”

季羽坐下后,抿了一口茶,问道:“三师兄,你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小师妹虽在咱们几个中年纪最小,但却是修为最高的,将来最有希望继承师尊的衣钵。”

曾锐丰年少时被称为旷世奇才,天才中的天才,修炼到天人境简直一帆风顺,这让他无比自得,甚至有些自负,可进入天人境之后,一百多年过去了,依旧停留在天人境一层,寸步未进,曾经的自负,现在已经成了自卑。

眼看着一个个师弟后来居上,特别是这个小师妹,也不知如何做到短短五十来年竟距离师尊的修为都只差一步。

不嫉妒?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他都快把肠子嫉妒穿了。

季羽说道:“师兄哪里的话,你可是除师尊以外的第一智囊,一直以来都是师尊的左右手,若有什么需要小妹做的,还请直说。”

曾锐丰假装思量少许,过了好一会儿才一脸挣扎地说道:“这件事太过危险,你大病初愈,理应不该派你去的,但留守京城的只有你我,愚兄实力着实不济,只能委屈师妹你…”

“师兄但说无妨。”

曾锐丰便说道:“今晚,你去将叶脉和叶灵雎引出来,只要能到一个没有别人的地方就行,也不用你杀了她们,只需要引出来即可。”

“为什么要这么做?”

曾锐丰知道这种事肯定没法瞒,便把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季羽,包括如何杀死杨邦雄伪装伤口,如何把事情全推在叶脉和叶灵雎的头上,全盘相告,一点没藏着。

季羽越听越心惊,这样一来,若是叶脉她们被引出来了,没了人证岂不是铁定落实这个罪名?

她得想个办法如何和叶脉通气。

季羽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好,这件事就交给小妹。”

季羽离开房间,不知道去哪儿了。

曾锐丰表情不变,望着门外,静静地想着,祈祷着: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我的好师妹啊,你一定要成功把叶脉、叶灵雎引出来,最好和她们大战后同归于尽,再不济你独自死了也可以接受…”


最近在学车,还有两个月过期,不学不行了,不然学费就白交了,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奥村雷
奥村雷 在 2021/07/01 10:42 发表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 补完了!中考后一直没时间看,今天终于跟上进度了!

妄想星空
妄想星空 在 2021/06/30 21:11 发表

偃師果然妥妥的“研究癡”。看樣子偃師的真實身份根本就不屬於她目前待的位面,原身應該是更高層級的存在。要是用仙俠設定來說,就是被貶謫下凡的感覺。

然後本章的新角色人格真低劣呢,呵...這種人還是永遠突破不了的好,一肚子壞水。

是說阿月在學車。我的話自從拿到駕照後,它就成了擺設...實際路駕的次數五根手指數的出來......

另說,我最近沉迷在文字遊戲《怎敵她又晚來風急》的世界觀、唯美人設中wwwww

显示第1-2篇,共2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