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52章 开始疼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6-30 11:59
点击:275
章节字数:70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去找月白,那她能依靠谁呢?


柳云霁走在最后,本想看一看那个身影,眼前却只有分成几排的弟子和浓浓的迷雾。她的友人今日没穿红衫,她想左右晃晃却连轮廓都无法分辨。身旁的冷羡看出了她的心神不宁,不着痕迹得碰了碰她的手。


“……”柳云霁转头,见一张朦胧的美人脸。冷羡也是温和而可靠的,轻轻一句,“会没事的。”


会没事么?


柳云霁不确定,但也不想否认。她扯开嘴角笑笑,目光依旧向前。


她的友人还在领路,即便不见身影,身边的金圈也在带着他们前进。


季无念走在最前,身旁是六离仙长持剑相护。六离从步数可以察觉出这与来时并不是同一条,但看身旁季无念一派自信模样,便也只是跟着、一言未发。


他们慢慢走着,周边都是不可见的迷雾。十几个弟子五人一排,左边头上的看不到右边头上,只有一条捆仙绳将他们一起牵住。


行路的气氛有些沉默,打着头的季无念向侧后投了个眼神,只隐约见后排弟子的身影。她突然一笑,提高了声音问道,“说来,上次问你们‘伏山咒’的画法,有没有人去研究出来啊?”


“……”众人一愣,六离更是不知所以。


季无念依旧笑着,声音中稍显雀跃,“上次说画出来的人有奖励,没人去试试么?”


所谓“上次”,是指她最后一次最为绛绡出现的时候。比起冷淡的月白姑娘,那只红衣的狐妖更爱与这些弟子打闹。她知道这些孩子在各自门派中天赋不高、不受重视,在玩笑的同时又会似有似无得说上一些他们平日学不到的高深道法。这伏山咒就是她之前留下的一道谜题,已经提过了基本形制和符文分布,应该再思考思考便能画出。


六离没听过“伏山咒”,侧头看了看她。


季无念还是浅浅笑着,静静等待身后的回答。然而这浓密的雾里一切都显得特别安静,映得此时的沉默有些尴尬。季无念又勾了勾嘴角,换个人问,“云霁,你有试试么?”


被点到的人还沉浸在某种情绪里,此时一愣,反射性得回,“试是试了一下……”她顿了顿,往前依旧没有看见季无念的身影,“但好像效用不太对。”


她也是个灵力难修的人,在季无念顺道的“教导”范围之内。


季无念又换个人点,“任泯,你画出来了么?”


“……啊?”任泯走在最后一排,目之能及只有自己前面的一排,看不到季无念。他顺着声音来的方向望去,磕绊了一下,“没、没有……”


季无念又点了一个弟子名字,还是没有画出。


她稍微拉低了些语气,玩笑似得惋惜着,“那这次是全军覆灭了吗?真是可惜了,我备的奖励、还挺大的呢……”


她显然还带着笑意,似还是往日与他们玩笑。


这些弟子沉默了几个瞬间,又有一个发怯的声音响起来,“仙、仙长……我……我可能试出来了……”


“哦?”季无念还是目朝前方,但听声音便认出这是一个小门派的弟子。她叫了一下他的名字,而后夸到,“真的么?递给我看看?”


“……”六离是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碰了碰她,“无念……”


季无念轻说了一句没事,叫后面人把对方画好的咒传递给她。她就在迷雾中看了一眼,笑道,“很不错嘛。”她又从怀中拿出一张紫色的符咒,又叫弟子给他传回去,“这是‘震云符’,算得上是训雷的上上品。”


紫色闪光的符咒就算在雾气中亦能显其尊贵。六离看得愣了一下,凑过去,“无念,你从哪儿……”


季无念快速说了一句,“丛生那儿拿的。”


“……”真不愧是他师妹。


这时后面的弟子也拿到了符咒,听来也是愣了好几下,“多、多谢仙长!”


“谢什么……说了要给的,”季无念笑着说,“这‘震云’虽是上品,但其实原理和伏山差不太多。而伏山之中除了一般的训雷之外,其实加了一点点妖族训气之法。你们要是能画出伏山,再灵活运用,或许效用能不下紫符……”她一下想到什么,拍了下身旁的六离,“我上次就是这样骗了文正长老一张‘星风咒’,超级赚。”


“……”都说“骗”了,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六离瞥了她的一眼,知道她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可忧心的师兄有些担心她这太过轻松的样子,“无念,此处危险,还是谨慎些吧……”


“是是是。”季无念答得敷衍,只因为她并没有不谨慎。她笑道,“但这一路要两个多时辰,总不能一句话不说吧?”她往后递了个眼神,“放轻松些,也别吓着小辈了。”


"……"你还有长辈的自觉?


六离对这师妹没办法,只能放任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得跟后面聊天。季无念挑话题的能力一流,跟这些弟子也多多少少有些熟稔,左一句有一句还真没停下来。


没有停下来过的还有季无念的脚步。她就算要侧头也不会整个回过身去。捆仙绳一直握在她的手里,这人也一直用着言语确认这个队伍还好好得聚在一起。


浓密的雾气里时不时传来笑意,至少让一些惶恐的人可以放松一点。


只有六离知道这里最劳累的就是季无念,她的身体实际有些撑不住这样来回得折腾。大概走到一个半时辰的时候他便注意到季无念的气息有变,扯了扯她的手臂,“无念,我们休息一下。”


“……”季无念知道六离看出来了,往上看了看,说,“还是继续走吧。”她指了指天空,“不能在这里过夜。”


指尖指向的地方有渐渐深沉的灰色,或许是在暗指外面落下的夜。


六离皱起眉头,“那要不我背……”


“师兄,”季无念连忙打断他,苦笑道,“我自己走。”


“……可是……”


“大家再坚持一下,”季无念用高声打断了他,“大概再有半个时辰就能出去了。”她没等回复,又问最后,“云霁,你们还好么?”


柳云霁见不到人,只能高声回,“我们没事!”她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话,反问一句,“你们要休息一下么?”


“不了。”季无念喊回去,“再一会儿就出去了。”她顿了顿,似是注意到了什么,又笑问,“走了这么久,有人知道我们这是往哪儿去么?”


柳云霁和冷羡的第一反应是昆弥,但为了让弟子答、都没有说出口。


可那些弟子都是被月白从长夜带来天水的,哪里会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季无念自然也明白这点,直接公布了答案,“我们是要去妖界。”


妖界?


柳云霁和冷羡对视一眼,皆有震惊。


“从这儿出去之后、会有妖界的人在外接应我们。”她说,“他们与我交好,一定不会为难你们。现在仙门人间与魔界冲突正深,反而是妖界更加安稳,所以给你们安排的修习魂力之所也暂在妖界……”她往后侧了一侧,又笑,“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太喜欢,但此时这是最好的办法。你们之中……若是有不赞同、想回自己门派的,出去之后可以提、我会送你们回去。”


众弟子一愣,有几个明显对了眼神。


季无念此时也不在乎他们什么反应,自顾自地说,“你们可以趁着路上再仔细想想,到底要不要上我这条‘贼船’……”她说着说着就笑,又有几分自嘲,“我不强求,但你们也一定要想想清楚。”


不想清楚,会后悔。


之后的路途便稍稍有些沉默了。随着雾气慢慢散去,头顶的月光渐渐亮起。季无念的疲惫也一点点撕去了伪装,慢慢化作了她变沉的呼吸和缓慢的脚步。周边的安静中传来一点点动物的声响,让她自己呼吸声竟有些悦耳起来。


季无念低着头正想笑,鼻间突然有了点难受感。这样的感觉很熟悉,余光中的六离又正好停了脚步。她也不知现在该做什么反应,但眼中的光彩还是一点一点得退了下去。


果然不会这么顺利啊。


她慢慢抬起头来,在远处的树林里看到了一个坐着的人。他身上的三清弟子服很好辨认,从肩臂的花纹便能看出。只是这个人胸前一片血肉模糊,那些清雅的纹饰已经全部消失在巨大的爪痕和喷涌的血液里。那些液体顺着流进了土中、染在树干的纹路上,让一切在这月光下发黑、像是要把人深深得吸进去。


季无念认得他。


这是栾清峰的展封,之前在升武会上一招惜败沉凝,夺了第二。他是三清门这一辈里最出挑的,此次也在掌门派出的小队里。他们被交予的任务是来这里调查魔修动作,不过具体的指令或许也有保护季无念的功用……


只是现在、两者都已经不可行了。


“怎么会……”六离看着眼前靠站着的人,手中的剑慢慢握紧。他的目光没有办法离开展封胸口的红处,也没办法离开那些几乎要翻出的白骨,“这究竟是……”


“吼!”


季无念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便往树林的深处看去,刚有愣神的六离仙长更是一下子回过神来,霎时间持剑跃往。


“哐!”得一声,一阵狂风袭来,顿时吹起飞沙要迷人眼。


季无念双手护在头前,只在双臂的夹缝间借着六离发光的剑气看见了虎妖的狰狞。还未等她有所反应,身后又是一声!


“嚎唔!”


她连忙转身,耳边已有另一道“铮”声。待得她眼中清明,刚刚断后的冷羡已然飞身跃去,剑光一道,硬生生将来犯之妖逼退。


他不敢恋战,更不敢追远,顿时往后一跃、还是护在季无念他们身边,“走!”


众人皆愣,季无念赶紧喊一句,“御剑!”


这时才有人反应过来,纷纷祭出灵剑。季无念被柳云霁一把拉住,跳到剑上,手指向上,“先出林……!”


“锵——!”


声光随往,季无念还来不及往上看,便已在地面上见着红光。她下意识得抱住柳云霁往边上一侧,失重感霎时袭来,紧跟着的便是肩背上的重击。季无念没有精力去注意,转过头时便看到她们刚刚在的树林已被烧出了一个空洞。一只红鸟展开燃着火的翅膀高声嘶鸣,似太阳一般照在天际。


“唔……”


怀里突然一声闷哼,季无念赶紧拉着柳云霁站起来,又向刚刚那个方向喊,“都过来!”


也不管有没有人听到,也不管这人清醒没有,季无念拉着柳云霁就往一旁跑去。跑动中,她的目光扫过了不远处落下的长剑,灵力一运,柳云霁的长剑便落到了她的近处。


正好她们躲到了一棵树后,季无念赶紧蜷起身体、努力抵御从骨子里发出的疼痛。


“啊!”柳云霁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扶住她,“绛绡!”


“吼……”


低沉的声音从暗处传出,有一双双眼睛似有似无得出现。柳云霁侧头一看,心中发慌。她赶紧又抓起地上的剑,挡在了季无念身前,“走开!”


吼声继续,四处扩张。


季无念没法理会现在的情况,头上不断冒出冷汗。经脉冲撞的疼痛几乎要夺走她的意识,可她又非常明白她不能蜷缩于此,更不能放任疼痛占据思维……


她得做点什么……


一粒药丸现在手里,她很努力得控制着自己的力道,乞求自己不要将它捏碎。可真正一点点摊开手掌,这颗白玉似的药丸又在疼痛中让她起了惧心。她挣扎着往上看了一眼,面前的柳云霁拿着剑乱挥,而远处、是几匹不断靠近的狼妖……


她得做点什么。


白药入口,她用手死死得捂住自己的脸,指甲抠在脸颊上、又生生的泛疼。


可这份疼痛很快就会褪去,她渐渐的可以舒展,轻轻得吐了口气。


“云霁。”


柳云霁被突入而来的呼唤惊到,回身一看,却见刚刚无法动弹的人已经起身。


她在柳云霁的惊恐中接过了她的长剑,浅浅笑起,“剑借我一下。”


“……你……”柳云霁双手空空,此时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如何是好。


然后,眼前的人对她笑、路过了她的身边。


漫天的火光在她的脸上投下阴影,却又好像在一个瞬间跟她失去了关系。


柳云霁忘了要去阻止,只是愣愣得看着她慢步往前。有幸存的弟子找来了她们的方向,却也只能发愣似的站在了柳云霁的身边。他们一起看着眼前闪烁的剑光,似是一道道冰月划过了这片被火光笼罩的热土。它留下的是飞扬在天的血流,落回地上、又成了深黑的颜色。


这跟眼前的人很配,她一身浅衣染了一半的沉。


“……你……”柳云霁想问,但又不知道是该问什么。


季无念带着一身血腥站在狼妖的尸体中间。她刚刚出手不管形象,全是杀招,想来看着是跟入魔似的、残忍至极。体弱的带来的气喘让她的注意力有些涣散,她低了一下头,眼中见的是自己佝偻的影子。


肯定很狼……


“唰!”


季无念思考未尽,突然感受到肩膀处一阵撕扯。她猛然回神,眼前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挡了视线。她意识到自己一身的重量似乎都挂在了肩上,而肩部有两个明显的穿刺感。那穿透她肩膀的东西带着她的整个身体上上下下,甚至是将她的背部不断砸向坎坷不平的地面。她的气息被这种动作打得很散,偏偏被咬住的是她拿剑的右肩。


她的手上好像还握着剑,可这种情况她好像也没办法控制手臂……


她拼命得控制左手,去摸腰间备着的匕首。这一切的动作很难,每一下的冲撞似乎都会打碎她脑子里的意识。可她必须去做,去拿出匕首、狠狠得刺在这个东西身上。还好它的皮肉好像还是软的,这一刀下去,应该还是扎中了……


“嚎!!!”


咬住她的东西狂嗷一声,仰起头的同时也拉起了季无念的身体。她狠狠得握紧手中的匕首,决不能让它离开这东西的血肉!


“嚎唔!!”


它顿时提得更高,季无念几乎觉得脚要离地。


“哐!”


背后一个重力,季无念被整个甩在地上,口中忍不住一口鲜血。


可这被疼痛激怒的凶兽哪里会放过她。那根长长的獠牙还穿在她的肩上,眼见着就要再来一击!


突而笛声起,剑影封六路。


季无念被甩得头脑发晕,耳边全是过分响噪的吼声和土地震颤的轰鸣。她有些意识不到自己的感受,就连肩膀被放开的轻松她都需要反应许久。眼前已经变得模糊,但她也要强撑着不能晕过去……


“季仙长!?”


有人好像在叫她,季无念看不太清他的脸……


不能这样,要站起来。


挣扎着的她得到了一些助力,身旁那个人大概是看懂了她的意图,拉着她的手慢慢得将她扶了起来。季无念这时才看清楚这个人是谁,但有些想不起他的名字。不过那被她撑脏了的衣服是三清的弟子服,这个人……应该是栾清峰的弟子……但是……


“季仙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要站起来。


“季仙长!?”


得站起来。


硬撑着抬起的手臂又得到助力,几乎要无知觉的腿也重新有了支撑感。身旁的这个弟子再一次帮助了她,而借着他站起来的季无念要在这个时候才将胸口的气捋顺。


头脑这时候也能在虚弱中稍稍清醒一点,她先看向了余光中亮堂的地方,又扫过了那边在与凶兽搏斗的人,最后才问身边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同队的弟子失踪,这才追来寻找……”身旁的弟子看看她,又看看另一边着火的地方。他刚要再说,突然又听得一声怒吼。两道风声在后,他的两名同伴随之回到了他们身边。


季无念没有去看,她的目光还定在那个凶兽所在的方向。刚刚狂怒的兽紧绷着身体对着他们,此刻却好像没有上前的意思。它的皮毛在月光下有些银色,此时有一种奇异的漂亮……


神志已经不怎么清楚的季无念甩了下脑袋,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无念。”


是他。


季无念有时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能分辨。这样的熟悉感让她自己都有些厌恶,可现在人在眼前、她也不得不去面对。


睁开眼睛的季无念轻轻推开了搀扶自己的人,往前站了一步,用手撑着树干、正好将几名弟子都挡在身后。她面对的是刚刚狂躁的凶兽和它身边的人。这个人看着像是个文弱书生,可又能将手轻轻搭在那凶兽身上、似是在抚摸宠物。这张脸不是季无念熟悉的那张,可这个语气她却已经烂熟于心。


那种不可一世和自视甚高藏在假装的谦和里,即便语气温和、内里却都是不允许抗拒的命令。


“到我这里来。”


“……呵,”季无念笑了一下,喉间的血涌到口中。她的身体很累,目光也很累,可即便从下往上、她也依旧在俯视他,“凭什么……”


“凭我能满足你。”那个男人上前一步,向季无念伸出手来,“你的好奇心,你的求知欲,你想要的探索,我都可以给你……”他说得很诚恳,真诚得让季无念觉得他的眼中闪着光。“我可以带你成神,去往世界之外。跟我走吧。”


世界之外?


季无念想笑,可嘴角一拉开,呼吸便会急、血也会出来。她无力去擦,只能认着它流,口腔里的血要用吞咽清理干净。可血液划过喉咙的时候会有些干涩,她又不得不忍一忍干咳。


等她可以说话的时候,话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脑海。她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伸出的手,心中有些无力、有些讽刺。


她总是会落入这个人的掌心,现在的努力逃离、好像特别没有意义。反正向前向后的结果都会是回到那个牢笼,那她为什么不向前一步……少费些心力……


“哧啊。”


季无念一愣,感觉背上被敲了一下。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从胸口传来,和刚刚的很像。她低头看去,还没看清自己胸口的凸出来的东西是什么,那东西就缩了回去、连带着她的身体也被往后一扯。


那份拉力还没消去,季无念又受到一个敲击。这回她还注意到了自己身体内里肌肉的撕扯感,提前注意到了凸起会出现的位置。那东西没有刺穿她身前的衣服,只是顶出了个小小的尖头,又快速得收了回去。


这样的来回好几次,季无念没有去数。她把精力放在了转头上,在那份感觉终于消失的时候才如愿以偿得看到撞她的人。


那个人也穿着三清的弟子服,此刻被另外两个人拉住了,却在不断挣扎。她手里的匕首好像就是季无念刚刚用的那把,此刻还拼命得对着她,好像每一次挥舞都能在她的身体上再多留一个空洞。


季无念有些看不清了,还感受到了视线的极速下坠。耳边的哭喊声轻了一些,那些“都是你”的控诉变得很模糊。


可管笙哭泣的脸还映在季无念的眼睛里,其中的痛苦和绝望让她想起了当时在乾方救下她的情景。要背着那些东西活下去不容易,每走一步都是撕心裂肺。人生顺畅本就是骗人的东西,不断承受才是常态。如果那时候的她知道自己此时会如此痛苦,还会希望活下去么?


季无念该留她一命么?


“……对不起……”


是她的心软导致了此时的背负,这些、本不是管笙需要更多承担的东西……


对不起。


她的身体慢慢发冷,鲜血流出的感觉在渐渐消去。眼前的场景一点点从红色转成白色,有一种摇晃的晕眩感。


突然有一个暖暖的东西搭在了她的头上,似乎是在缓慢的抚摸。


一个她很熟悉的声音在轻轻告知,惹得她一身愈发的冷。


“无念,我不会让你死的。”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啊……开始疼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stal violet
crystal violet 在 2021/06/30 00:23 发表

作者大大,說好苦五六章的QAQ ,這才開始疼嗎qq 是說無念的疼痛是因為運了靈力?那白色藥丸是什麼呢?只想得到綺夢紗或是她額外要叢生幫忙準備的東西...? 另外,作者大大描述動作場景的語句真的很特別欸,不是一般的那種直敘,但就是描寫的讓人都可以想像出那個畫面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