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49章 确实没事。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6-26 13:13
点击:232
章节字数:43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几日过后,丛生将备好的药品摆她面前,但真正给她这件事情还需商榷。不太放心的蝶庄主人仰着头对她,“你真的要去?”


“要啊。”季无念的眼睛还盯着她手里的小瓶。感觉自己夺取无望,她还是乖乖得直视丛生,笑道,“除了我,也没别人可以去了。”


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但也确实如此。不说之前,丛生这几日便派了人想再探不语林,但能回来的没有几个。矮些的姑娘将药瓶半护在怀里,皱着眉问,“为什么一定要去?”


“……”这个原因季无念已经解释了多次,此时苦笑,“阿生……”


丛生皱起眉头,还是将手中药瓶递出,不情不愿,“只一个六离跟着够么?要不我让手下……”


“够了。”季无念打断她,“太多人跟着反而麻烦,能隐蔽便隐蔽些吧。”


说到隐蔽,那自然不能不提在偃城时魔尊对她的态度。那时丛生不在,但诸多流言传入耳中,多多少少都有猜测季无念与魔尊关系不浅。且不论那所谓关系如何,眼前人对魔尊漆墨的熟识并无虚假。而对方似乎也对眼前人颇为“亲近”,据说还有几分尊重的意思。虽说漆墨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烟尘,但本就在搜寻凌洲的魔界对此人的追寻却从未停下。


便是之前有季无念的“死讯”传出,那些人也没有停下过搜查……


“你与尊……”丛生咬了咬,“魔尊,究竟是有何牵连?魔界现在找你找得很紧……”


“我如此‘特别’,谁不想要我?”季无念笑着反问,还凑上去拢过了丛生的脖子,胡掺几分得意,“阿生,你不觉得、‘得我可得天下’么?”


“……”丛生没说话,侧目看她。


“特别”这个词季无念最近常说,有事儿没事儿便会往身上贴几个,几乎可以成为所有问话的解答,也是她最好用的回避。丛生没有立场逼迫她说,此时也只能提醒,“最近不语林附近也还有不少魔修游晃,还是要万事当心。”说到这个,丛生倒也想起什么,看着她说,“你三清门也有些弟子在这附近,跟你说上一声。”


“嗯。”季无念点了点头,“我知道,师兄之前跟我说了。”


季无念此时的身份太过特殊,不仅魔界,仙门之中要寻她的也要多不少。六离知道厉害,也暂时不想将小师妹交出去让众人质询。他隐瞒了季无念的行踪,只与掌门师兄通了个气。赵子琛那边的担心不直说,对着六离训斥了几句季无念后便又叫了自己座下弟子领队,派了十几个人来。


“此时门中也是人手不足,文正不能离开、齐悦也……”三清掌门说到这个也顿了一顿,最后选择了跳过,“这次派去的弟子修为都不错,也都机灵。我让他们去调查一下昆弥附近的魔修,若是你有用得到的,便叫上他们。”


六离顺着问了下名单,调了四个金丹弟子,其他的也都是门里新一辈的佼佼者。赵子琛这人是说给六离,但本意、大概也是想要护着季无念。六离也没多和季无念说什么,只是提起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


三清的小师妹,是真的被这个门派捧在手里、念在心里的。


“若是没有必要,还是不要与他们接触了。”季无念与丛生说,“也劳烦你……”


“这有什么。”丛生摆摆手,“这昆弥人来人往,本也是乐子之一。”三界之交自有其中乐处,丛生又怎会抱怨这里鱼龙混杂。她唯一想抱怨的只有眼前人的行事,让她不得不再问一遍,“你真的要去?”


“……去、是一定要去的。”季无念拍拍她,苦笑道,“现在知道可除这魔气的只有柳云霁他们……不论如何,我也要带他们出来。”


“……”丛生有许多话堵在嘴边,好像该劝,又好像不该。


她知道季无念说的是对,可心底又有个声音想叫她别管这劳什子的破事。那是属于魔修的随性和自私,已经体会过那魔气厉害的她又没办法心无芥蒂得出口。她只能低头,看向了自己双手,眼眸中露出几分疑惑和戒备,“这魔气……”她犹豫了一下,“真的很奇怪。”


“……若是一般的魔气,哪里会费得这些周章。”季无念了然,笑说,“这魔气一侵便是入骨一般,还会乱人心智,甚至夺人思想……”她也将目光放到了丛生的手上,只是渐渐得便失了焦,“与一般的魔气……自然是不同的。”


“……”丛生鬼使神差的,“是因为与‘神’相关么?”


神。


秋海当日一句“什么是神”震慑众人,而他之后行为更是将“神”的距离无限拉远。丛生消息灵通,也看到了当日烧在昆弥天上的火。那颜色红得鲜亮,好像有云霞一般的飘洒。其中跳跃的金白隐约得告知着危险,丛生觉得奇怪、却除了眼前的灿烂什么都无所察觉。


这才是最可怕的。


无边的力量会让人怀疑自己。季无念懂得这种感受,笑说,“‘神’也好、‘佛’也罢,哪有那么重要?”她笑道,“要活下去的是我们,便只做我们自己的事便好。”


这样说的人,曾经在与“神”最近的位置。


季无念的笑容受到了丛生的检视,而她一点也不虚。她晃了晃手里的小药瓶,还是笑得像个小太阳,“既然药已经做好了,我现在就去找师兄准备一下……”她说着便站直了,往屋外走去,出门时还不忘回个头,向丛生笑,“阿生,没事的。”


没事的。


哪里像是没事呢?


丛生端起手边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


第二日清晨,季无念由六离带着、从昆弥飞往不语林去。二人御剑一段,还未离开有人行进的地方,她便已经叫六离落地。不语林虽是三界死地,但其实它离昆弥并不算太远。有些不知厉害的山野村民还住在这里,还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


此时正是早上赶集的时候,村子一条短短的主干上都有互相打招呼的人。只是其中又有几个人衣着显眼,总叫经过的人忍不住回头。


季无念和六离落得远远的,都看着那边的三清弟子。季无念显然是不打算上前打招呼了,六离也就提了一嘴,“他们可能是追寻魔修来此……”想到这个,六离眉头一皱,“是已有魔修来此了么?”


说是这么说,六离却是一丝魔气也没有感觉到。


“……有可能。”季无念不好说,但也不打算节外生枝。她指了指旁边的路,“师兄,我们绕一下。”


她说的“绕”便是要从山林之中绕过整个村子,再由另一边往深里去。六离问她为何不御剑,季无念笑着答,“太显眼了。”


显眼?自家这一贯高调的小师妹、什么时候还怕“显眼”了?


这样的想法在六离的脑海里响起来,显得稍稍有些不合时宜。可他看着季无念的背影,又好像有些难以将她和之前那个形象重合起来。


他认识的小师妹光明而热烈,眼前人的背却有些佝偻。


这也是她一身修为被毁的副作用。季无念的体力和体质已经大不如前。还好因为常年习武,她的吐息很有技巧,不至于会气喘吁吁。可之前的失血和虚弱的体质会让她发晕。她爬了一会儿山便有些晕眩,一只手撑在了旁边的树上,需要缓一下。


“无念。”六离就在她身边,左手搀她一下,“你还好么?”


季无念吐出一口气,挥了挥手,依旧是笑,“没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她说的“稍微”也就是几个吐息,等她把头上的劲儿压下去就好。


看着她动动脖子又想迈步,六离抓住她的手臂,“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他说了又觉得不好,看了看左右的山林,“要不、我背你走?”


“……”自家师兄说得诚心诚意,季无念却一下听愣了。她笑起来,“师兄,不用的。”她往侧面一个方向指,“再往前不远就会开始有稀薄的瘴气了……”她说着拿出了从丛生那里拿来的小药瓶,倒出两颗,“先把解药吃了。”


“……”六离从她掌中捏起一粒,看着她一口吃下。手中的小药丸里隐藏着诸多秘密,六离之前问,无念却只用了“特别”来回。


她确实“特别”,特别到十几年前便已被他们的师尊另眼相待。六离之前问她为何要说自己“弑杀师尊”,季无念却只说,“师尊确实是我杀的。”


“……”这种话在师尊有留有言语的现在怎么听怎么胡说八道。六离的心中升起半分怒气,主要还是因为季无念竟然能拿这种事情骗人。他语重心长,想问季无念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他们的师尊显然很早就已经知道这魔气的存在,可他为何秘而不宣?


季无念显然知道这个答案,低了低头,笑说,“因为我啊。”


六离问得更细。季无念说,“因为我需要师尊死在那个时候。”


“为何?”


“……”季无念对原因沉默,只是笑着回答,“师兄,你只需要知道师尊是我杀的,就好了。”


怎么能好!?


饶是好脾气的六离都有些生气,可当时缓缓把头低下去的季无念又让他难以开口。


“师兄,这是事实。”


灿烂的小师妹总是笑,只是眼中的神采骗不了人。


那不是让她开心的缘由,就跟她为什么会知道瘴气解药一样。


六离不再追问,但也不会将季无念当做弑师的仇人。此时他跟在季无念身后,是因为认同她想要做的事情,也是因为她就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师妹……


“师兄。”


季无念一声唤得六离回神,细声回问,“怎么了?”


前面的人轻轻笑着,一步一步往着高处,“你还记得我刚上山的时候么?就、……”她有些体虚,一步上前会需要用手撑住膝盖,“就老被罚跑上下山,你还会在山门前等着我……”


“记得啊……”六离上前一步,托着她的手往上一送,让她轻松不少,“后来你学会御剑运气,上下山便罚不动你……”然后才改得抄书。


季无念呼出一口气,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嘿嘿,就是感觉一下想到了。”


她想到了的事情激起了六离的回忆。他也想起了那个一身芳华的少女。季无念的惊才绝艳在那时候便有体现。别人学几个月的运灵之道她仿佛无师自通,御剑之术也好似与生俱来。上下山的惩罚没有多久便被废弃,只因这个人运灵太顺、来回已经可以不费一点力气。


那是她令人羡艳的一身根骨,此刻失去令人惋惜。可更让六离觉得心里不适的,是她的坦然。


没有了修为、没关系,没有了金丹、没问题。一身经脉断裂拥堵、哪怕是些许尝试可能都会是一身剧痛。可就算是这样,季无念也就是笑一笑说,“没事啊。”


是,确实没事。


想得开一些,人生总有其他的路可以追寻。哪怕原来的惊艳会成绝唱,“季无念”这个名字也注定会与极致的璀璨放在一起。


可是……


就真的没有一点点可惜么?没有一点点悔恨么?没有一点点遗憾、一点点“如果万一”么?


六离总觉得会“有”的,可他从季无念的身上找不到一丝丝“有”的痕迹。


她太坦然了,坦然到好像一切就应该如此。灵力难驱,那她便问丛生要些普通人可用的仙宝;御剑难为,那她就慢慢行走或买个载具。分明是从云端跌落谷底,季无念活得好像她一直就在谷底生活。


这样的说坦然或许已不太对……六离有一个自己都觉得奇怪的词语放在这里。


……习惯。


她没有任何一点失去修为的不适应,所有替代的方案和行为好像都已经在她脑海里写好。一切都是如此得自然,自然到她好像都不用为这件事情多点思考……


就像她此时慢悠悠得走在迷雾之中,在这个可见不过一丈的地方领着他前行。在六离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时候,季无念的每一步都走得随意而自如。


她很熟悉,熟悉到她自身都像是围绕在他身边的层层迷雾。


六离紧紧跟着,好像这样的心理准备,需要自己去接受师妹身上秘密众多的这个事实。


这个事实的载体停在了迷雾的某一个地方,六离顺着她的目光往前看去。


有一个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