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40章 《弟子训》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6-05 00:46
点击:288
章节字数:36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仙长,该喝药了。”


听了声音,季无念笑着抬头,正见赵棋端着药碗走进来。季无念搁下笔,自己走到桌边,直接拿了药碗一饮而尽。这苦味算淡,她没太多感觉,笑道,“阿棋,每日辛苦,多谢你了。”


“仙长可别客气……”赵棋抱着托盘,对季无念这每日的感谢有些复杂的无奈,“这都是我该做的……”


季无念笑了笑,没有顺着说。赵棋每日要来八次,送上三餐以及熬好的药。看这频率她是一整天都得扑在季无念身上,说句“辛苦”,无可厚非。


季仙长也不想给她增添负担,乖乖呆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她到最远的距离就是屋外三步,大概到了篱笆处便不会再前。面前的结界阻了山风拂面,季无念在这里面就还能舒舒服服得轻装行走。她现在体质差了许多,要是这冬日夜间走在峰上、或许得好好披件氅子。


……披了氅子好像也没用,这地方没有下山的路。


季无念深深一吸,只觉得空气清新,直达肺腑。她左右看看,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了日头会降下的方向。此时还在晨间,那边的光便清亮。


她想起月白第一次去青临殿偷看,也是差不多的时候。她即刻来找,远远便见了叶二沐浴夕阳。


红光映照,薄雾如枫,那个孩子收起了刻意佝偻的脊背,已经在暖光中泛冷、有一副不在此生的凉。


那时她便确定了,叶二与那缥缈的姑娘、是同一人。


可是、她是谁呢?


她又为什么要出现呢?


叶二这个身份定然是假,她又为什么要做这般伪装呢?


季无念对她很有兴趣,便总要把这个变数带在身边。之后诸多折腾也是刺探,却没想到叶二如此逆来顺受……


虽然月白也一定会一个一个得报复回来,但其过程、当真有趣啊……


季无念低低一笑,又想到了当夜叶二被她硬拉着不能睡觉的模样。一说要她背书,小姑娘脸都黑了,季无念好像都能看见她咬紧了后槽牙……


装强或许可以虚张声势,装弱却总要讲究细节、模仿气质,其实更难呢。


这样想着的季仙长松握了一下手掌,思绪又回到自己身上。毕竟她此时是真的柔弱,连装都不用装。


夺丹最狠的就是会顺之毁去她一身经脉,之后动用一点灵力都会很变得艰难。那些本该顺畅的流动的力量在她的身体里就像不断遇上倒刺,无法通行、还处处剐得她疼。


“啪。”


季无念一个没撑住,疼得拍在了桌上。


笔架上的毛笔被她震掉了一支,还未干透的墨撇了一份在桌面。季无念深呼吸缓了一缓,等一身的冷汗下去些,这才伸手去捡。肉眼可见的颤抖让她提笔的过程有些艰难,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法儿继续写字了……


哎,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倒没什么……


心态放平的季无念擦了桌上的墨迹,稍缓一下便去了窗边坐着。这小屋子风景还行,看出去青山开阔、薄云在天,也挺适合发发呆喝喝茶,就好好待着。


六离来时便发现自己这师妹似是发呆,是敲了敲门才将她的思绪唤回。


“无念。”他走过来,坐到了季无念对面,自己给自己倒茶,“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就是发发呆,”季无念反正跟他熟,此时也就随意一笑,“师兄,你这每日来的,也不嫌累啊。”


“……看照你有什么累的?”六离笑着,也给她倒了一杯,“今日有觉得好些了么?”


“……好些了,”季无念答的时候拉长了音,似有几分不耐烦。


她醒来也有大半个月了,六离每日都来,然后每日就是那么些嘘寒问暖的话,季无念都听得腻了。她看得出自家师兄十分克制,大概是在问与不问间踌躇。她也舍不得自家师兄这么纠结,直接帮他解决,“师兄,你要是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


六离闻之一愣,低低苦笑,“倒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不是当然的么?”季无念笑起来,就跟以前那个总惹事的师妹一样。她还会耍无赖,理直气壮的,“我们都做了这么久的师兄妹,我哪里还看不透你?”


六离这便有些无奈,“是是是,你看透了……”他抬起头来,眉间的拱起又混几分宠溺,“那你既知我要问,又可否直接告诉我呢?”


直接告诉?


季无念眨了眨眼睛,还是提起嘴角,笑,“师兄你若是想知道月白的事,我是不会说的……”眼见这六离有些惊讶,她便把解释补上,“月白低调自有她的缘由,我是她的‘身边人’……她自己不说的事,我是不会替她说的……”


“我明白。”六离并不意外这个结果。


“……至于其他的事,”季无念看了看外面的天,“等掌门师兄回来,一起说吧。”


偃城一事牵扯甚广,尤其是秋海最后火烧苍天。他们也是后来得知,那一把火覆盖了妖界,烧到了人间,甚至凌到魔界,是真真的将整片琼宇覆盖。以此人间察异象,妖魔多诡动,正好仙门集结,赵子琛便拢了几派弟子去做压制收尾,要比六离他们晚些回来。


以上是六离给季无念的说辞,真正的情况要比那个更加复杂凶险。可六离不想让季无念因此操心,这会儿便刻意放松一些语气,笑她,“等掌门师兄回来?是等着罚抄么?”


“……”季无念顺着笑,“可不是么?”她往书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我这都已经抄上了,《弟子训》。”


这小师妹一向识相得令人哑口无言,六离也只能向那个方向看一眼苦笑,“你从上山就抄《弟子训》,这么多年下来,到底抄了多少遍了……”


一万六千三百七十四遍。


季无念在心里默默回答了数字,嘴上说的却笼统,“反正很多。”


六离笑着摇头,“师尊罚完师兄罚……你大概是这山上对它最熟的人了……”


“……那可不。”季无念一歪脑袋,好像还有点自豪。“倒背如流。”


六离一点也不怀疑这话真实,便陪着她笑。他家小师妹一向是个阳光的人,好似什么事情都不会让她的笑容消失。六离从没见过她哭,就连失落消沉、也就那么一两次。


其中一次便是他们的师尊仙去,刚被罚禁闭的季无念在禁地前跪了三天。她没有哭,只是低着头跪着,嘴角似乎还有点弧度。六离当时想陪她,但她反而笑起来说,“师兄,我给师尊跪着是因为我老惹他生气,你这乖徒弟来凑什么热闹啊?”


六离本想反驳,但思考一番,他还是选择让无念自己呆着。


他们师尊和蔼,极少发怒,六离见过的几次里大多都与季无念有关。这不要命的小妮子还仗着自己受宠剪光了师尊的拂尘,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师尊心疼之余又不舍得重罚她,最后还是抄书罚禁闭。那次罚得重些,抄了一千遍三百页的《器论》。


据说季无念抄得手都断了,师尊却还是不想理她、闭门不见。而这顽皮孩子不愧为天才,居然解了师尊殿外的结界,选择了翻窗……结果自然是又被罚了,但师尊的气也消了不少的样子。


那时候的季无念当真是一人就把三清弄了个鸡飞狗跳,门内尚赌之风都由她而起。后来师尊又怒,直接整顿,踢了好一批弟子出去,还把季无念罚去受了杖刑。那次可能是真的有些狠,季无念后来都收敛了一些。


这样那样得惹祸、上蹿下跳得折腾,季无念算得上是“恶名远传”可实际又不惹人讨厌。真正在她身边的人总被她那暖阳似的性格温暖,大概连他们师尊也不例外。


还记得师尊最后一个生辰上,无念白衣献舞,以鼓为天地、以人为正道,铿锵不落生、缥缈自证存。她的音有意,她的乐存心,她的舞明志,她的步立身。那场舞看得所有人都呆了,无人再会去质疑她的天才。


那不是修行上的,那是意识上的。


欧阳曾言,若无念修乐,那必是天下大家、惊天音色。


然而师尊死后,无念弃音弃舞、再不示人。


她或许总是笑,但六离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有些东西跟着师尊走了。


那是无论他和赵子琛怎么宠爱都无法弥补的部分,无念心里信的、只有师尊。


可是……这便能解释季无念手里会有他们师尊内丹了么?


修仙内丹何其珍贵,既是灵力亦是血肉。不论自愿还是被迫,内丹离体那都是切肉断身的苦痛。更不要说他们师尊已进大乘修为,内丹不在便几乎是要他性命……


“师尊他……”


“师兄。”季无念打断他,笑道,“不是说等掌门师兄回来一起说么?”她加一句问,“大师兄快回来了吧?”



六离只能点点头,“应该快了,或许过几日就会回来。”


“那便再等几日一起说吧。”季无念往桌上趴了一下,出了口气去,“不然到时候还要一个一个再说一遍……费口舌……”


她笑,好像真的在意这么点口水。


六离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眉头,“无念……”


“师兄,再等几日,也不打紧的。”季无念双手环起,放在脑袋下,还是跟他笑,“到时候你们问什么,我都会答的。”


你们?


六离直觉得这个“你们”不是指他和赵子琛,可他皱起的眉头对季无念没有作用。这个小师妹的笑是一张撕不下的面具,突然让他心中有种被刺到的感觉。


这感觉奇妙,是在一片暖洋洋中的一根冰针,又短又细,就是不舒服。


他不明白,为什么季无念笑着,心却放了凉。


六离有些挫败,没有再多聊便打算离开。只是当他打开门扉,他又忍不住去看那个坐在窗边的小师妹。季无念真的是个美丽的女子,就算此时只是简衣,就算此时只是散发,甚至就算她只是托着下巴有些呆滞,她都有一种融入光线的美。


可那份美此时有些朦胧,像是冬日的雾气模糊了阳光。


“无念,你是可以多信信我们的。”六离转回,此时竟是看向了土地,“我们、是你师兄啊……”


没有回话。


季无念甚至没有挪动身体,依旧是靠在窗边发呆。她看着太阳好像在一点一点的移动,一直到有些刺眼了才坐正回来。


她揉眼睛的时候顺道吐了口气,有些好笑师兄的说法。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正是因为信,她才会如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