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33章 要么、要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5-27 13:06
点击:272
章节字数:34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呜——”


长鸣在天,黑云散漫,空中的偃城一片深色,又在阳光中似有光芒。那光芒似是金属,又泛在不清晰的雾里,处处闪着寒。


季无念的目光还留在那片无边的花海,锦簇生生、艳丽有色。然而其中缺了刚刚走进去的清丽身影,一片空空荡荡、无所差别。


……月白说过她会先进去压制昆兽,她刚刚也确实进入了结界之中……


虽然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找不到,但大人应该没事吧?或许她只是在进行某些她们见不到的操作,或许一会儿她便会再次现身……?


季无念慢慢握紧了拳头,眼中的聚焦落在了一个无谓的点。她咬了咬牙,又扬起头去,看那黑云流转、长柱凹凸。偃城是一个称得上神奇的地方,表面虽然不断变换、却一点声音也不会出。此处只有昆兽的鸣叫回荡,浑厚悠扬、似风吟唱……然而那是个切切实实的恶兽,凶恶无情、难以阻挡……


“现在、我们是要做什么?”


季无念一愣,转头看向问话的蒲时。


妖皇环着手,收紧的金眸配着微皱的眉头抹去了他时常有的文气。蒲时一向睥睨高傲,但此刻也显出了戒心,“那东西、当真是一丝气息都没有……”


之前季无念说的时候蒲时还不太相信,可此时眼见为实、妖皇也不得不承认。月白倒是已经分析过其成因,是因为昆兽周边神息环绕,无魂力修习者、自然难有所察。然而那神息已为魔气所染,若是再近一些、便能察觉那滔天气息。


好在昆兽初时总是守护偃城,只要不是刻意惊扰,它便会待在偃城周边、暂无威胁。


“……我们先等等看。”季无念稳一下心,再次扫过空无一人的花海,“或许月白……”


“唰!”


骤起的光幕一下打断她的话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虚薄的一层浅幕绕在花海周围,如屏障一般将一切包裹、直入天际。黑漆漆的偃城在幕中模糊了身影,其下一道竖直金光却在朦胧间令人瞩目。


那之中又有一个黑点,在金白之中几乎微不可见。然而众人定睛,修行带来了的良好视力却让他们不由一怔。


那是月白,昏迷的月白。


季无念愣住,心中身上霎时起了一阵阵的寒。指尖的抖动好像是怕的,又好像是冷的,根本不受控。她猛地一下握住自己手腕,指甲掐进肉里,生生的疼。


“那是……”


蒲时未言,身边人已一跃而走,独留一句“你们先等着”。妖皇本想说话,却又一下因眼中金光止了话语。


流苏成折,剑划金空。那红衣的狐狸收了尾巴,却拿出了慕天问的问天剑。


“呼呜——”


一声叫鸣,流转在偃城周边的黑云应声而下,直直向狐妖冲去。


它快而直,身边的云却好似被拉弯了。地上的沉凝远远望着,突然想起了当日自己的回身一瞥。那时云曲天折,好像一切都被牵引而下,也是向红衣……


“咻!咻!咻!”


突然三道流星向天去,自侧边携力而来,直向黑云尖处。薛轻逐日再开,弓上又是三箭。不论眼前那人为何能用她师尊佩剑,此时情形、必要相助!


季无念眼见三箭横来,却又穿黑云而过。她身前已是魔气熏天,犹如天外坠石、好似覆盖了她所有视线。但那被弯折拉扯的景象中,还有未消去的金色、还有不断上升的人影!


得把月白抢回来!


狐妖狠一咬牙,手中问天自后而前、留下一道金黄曲线,而后十二分散、又成剑阵。诸剑向前、尖锋不乱,其霎时而发,斩向得却是黑云周边!


来不及了!


下面多人看得一震,有好几处都要出手,可那黑云离她太近,这般攻势、根本挡不……


“唰!唰!”


出人意料,薛轻跟后的三箭竟有两箭碰到了什么!直直冲下的黑云因此偏离一分,被又一道金光穿越而过。那被划过的天空似乎也平整了一瞬,在刹那间显现出原来的色彩。


然而青蓝的空比不上金色的芒,季无念的眼中只有那条从未见过的光柱。象征在意的点不断攀升,但只要再快一点、一定还来得及!


“嗷呜——!”


快一点!再快一点!


不要管周边那些阴暗!不要去想身前身后的阴影!先把她拉出来!先把她救出来!


快了!快了!就在眼前!就在身前!只要伸手!


……伸手、却碰不到?


季无念看着自己的手穿过月白的身体,看着那片金色围绕自己又兀自离开。她不得不回头,看向自己穿过的一切,然而那些刚刚经过的东西已经被黑色吞噬,连她自己、也会被瞬时包笼……


“轰隆!”


眼中一道红光闪过,雷声随往。季无念看着黑云又有偏离,身后却是一紧。一股子力道急拉她倒飞而去,那片漫天的黑色终于不再占据她视线的全部。可那最重要的金色光柱也已消失,偃城又还是那个黑漆漆的偃城……


“你没事吧!?”


问话的人语气焦急严肃,箍着她的怀抱还令人熟悉。季无念回首一看,竟是她的六离师兄……


那声“师兄”叫不出口,六离此时也无心去跟她计较太多。平日温和的仙长此时也露出肃杀的味道,看得季无念又有那么一瞬的怔……


“呵!季仙长!可要珍惜自己性命啊!尊上、可还等着你呢。”


拢人的手紧了紧,被拢的身体也紧了紧。六离看向自己怀中人,好似早已知道,又有几分不可置信。然而仙长的目光并没有被好好接受,被注目的人此时有更多的心中混乱需要处理。身体的颤抖有些不受控制,她需要不断跟自己强调某些事实。


这是漆墨、不是魔尊,那人不会这样叫她、冷静下来就好……


冷静、冷静、冷静一点。


要冷静、被慌、别怕,没事的,可以的。


一定要先稳下来,别抖、不能抖。


冷静、冷静。


冷静点!


季无念闭上眼睛,捂住口鼻,呼吸都停滞了。


“等着”是什么意思?已经知道是她了不是么?会抓她?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她又不是不知道!?那现在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抖的?快停下来、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怕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稳下来!


季无念喉口吞咽,在黑暗中长长得呼出一口气去。周边有各种各样的嘈杂,此时都跟着这口气息远去似的。这里的一切她都应该熟悉,这本不是她完全陌生的场景。


偃城、恶兽、漆墨、妖皇。


现在多了月白遗留的助力,甚至仙门也在此相助,所有都应该变得简单,只要冷静下来,去面对解决就好。


只要冷静下来……


“无念……?”六离感受到怀中的身子渐渐松弛,担心之中又有警惕。他的目光在季无念和漆墨之间来回,最后不得不回归到某人扬起的笑脸。


“师兄。”她换回了自己音色,只是浅浅一笑。


六离一怔,还想说点什么、却已被她一下推开。


红衣人由此站立于六离身前,承在场诸多目光,却只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漆墨身上。那边的“魔尊”玄袍红衬,掌中魔雷如电网,闪烁火光裂丝。他远远看着那黑云恶兽,周边仙门弟子围绕、却半点没有忧色。


突然“哐哐”两声大响,两道剑气横空,一左一右、瞬时围他于中。剑气霸道、削山劈峰,眼见着要取他性命!却不想黑云一道,那剑气片刻弯折、似是被突如其来的黑光卷走,一下不知去了何处。


那黑云纵横,所过皆有力万钧。它直直冲过,眼见着就撞上了外围白光。柱形的白色结界一阵闪亮,霎时反了一阵狂风。


赵子琛与秦必楚几乎要被卷入,只觉得自己身前不知怎得就少了许多距离。两人刹那对视,又是两道相对的灵力砍出,借着相斥之力才勉强脱离。


“呵。”


有人见之哼笑,一派嘲讽。漆墨立于半空,虽警惕追来的昆兽,却也似诱导一般引着他在诸人间来去。所过之处皆被拉扯,便是月白之前有提过脱离之法,一些修为低的弟子也已消失无踪。


季无念扫视全局,不出意外得也发现了一些神情不对的人。偃城神息充盈,其中所敛魔气亦非常物,就算是本没有魔气染身的人都容易侵染,更不要说她们还来不及做全面的清理……


她想着,目光突然聚焦到了一个藏雪弟子。他捂着头,御剑不稳,又不知被哪里的灵力扫到,竟往下落去。有人试图救他,然鞭长莫及,那人竟直直得摔进花海,片刻间爆出一片血肉……


他们在这结界里,是没什么用的。


“无念……?”


季无念紧握问天,没有回头。


看来月白的结界还是能困住昆兽不让它脱逃,把人撤出去反而能保存生力。这里现在能给昆兽造成伤害的只有她和漆墨二人,所以……


“所有人撤出结界!”红衣人向前一跳,手中问天又是十二成分。金色的剑阵转在空中,将她一身鲜红都染了色。她无空去看周边,甚至掠过掌门师兄也未曾多看一眼。她需要的是一个够高的位置,让所有的剑都封在昆兽周边!


“退!”


她在大喊,也在大放,金色的剑芒道道锋利,可那恶兽也不是不懂成长。


刚刚就被掠过的黑云霎时间调转方向,只有三道金剑当真到了它的身边。金芒略处有一些白色显现,让季无念一下就想到了月白曾画过的昆兽样貌。


明明是白色的、毛茸茸的可爱动物,现在确实眼前这副模样……


她有些想笑,拉起嘴角的时候却咳了血。


问天是大乘慕天问的佩剑,她再怎么进步、现在也是勉强了。


舌尖的腥味实际是带点甜的,只是季无念没太有空去细细品尝。长剑斩完剑气便霎时回转,银白的剑身入了几厘进她脖颈。季无念让剑锋停在颌骨下方的弯折处,就是平常能摸到跳动的位置。这个深度一定要把握好,也不能真的割了自己动脉。


但血还是要流的,不然止不住漆墨的动作。


她看了看眼前伸出手的男人,就平常得笑,灿烂得好像那被遮住的太阳。


“你要么帮我杀了这恶兽,要么我死在这里,挑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