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68章 268.我不信你敢杀我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1-05-24 16:47
点击:426
章节字数:28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没多久满纯醒了过来,她闻着香味下了床,正看到她的好姐姐在吃东西,香味飘在整个屋子里,喉咙不自觉地动了动。

叶脉说道:“小纯,你也去吃吧。”

“啊…你是?”

“你还有空问?等下你姐姐吃完了你就得干瞪眼了。”

满纯一愣,马上跑到了桌子旁。

可满惜蕊又怎舍得一个人吃完呢?她在听到满纯起床动静时就盛了一碗,就等满纯过来一起吃了。

这姐妹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将肉和汤都吃喝完,骨头愣是没舍得丢,将其小心地收起来,满惜蕊说是要等下次混上草根、树皮再继续熬汤喝,多少能顶一顶。

叶脉见此心疼不已,说道:“我会尽快的,把朝廷支援的物资早日送到你们手里边。”

叶脉说完起身要走,不过她想想又停了下来,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两本书,一本给满惜蕊,一本给满纯。

其实私底下叶脉查看过这两个小家伙的资质了,不说绝世天才,至少也算上乘,如果出生在大家族或门派里,获得大量的资源倾注,合一境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满惜蕊资质比较平均,有水、土、木三种,没有一种是特别突出的,都属于要高不高要低不低,所以她如果侧重于修炼属性招式的话,一定没什么成就,叶脉一眼就看出了她那双手非常适合修炼指法。

于是,给她的是一本名为《观澜苍星指》的功法,并非顶级极品,毕竟极品功法实在太难找了,这种中等偏上的打基础也挺好。

这还是从不知道哪个死在她或是叶灵雎手中的倒霉蛋储物戒指里的遗物,属于招式凌厉,外功精妙的类型,内功的品阶差点意思。

满纯的资质要比满惜蕊稍次一点点,不过水属性尤为突出,挑选了一些功法,最终给了她一本《水龙剑》,属于剑法里的气宗一类,主修水属性内功,辅以配合的剑招。

“你们各自照着书里练,怎么说也是一场缘分,还有这瓶丹药拿去,记住,只能用来冲虚境突破小境界时的瓶颈。”

关于修炼的事,这姐妹俩,愣是一句都没听懂,不过满惜蕊至少看出了叶脉要走。

“大姐姐,您…您要走了吗?”满惜蕊退了一步,竟对着叶脉这个认识不到一个时辰的人感到不舍,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叶脉点点头,说道:“嗯,有缘再见吧。”

满惜蕊张嘴,说道:“大姐姐,您叫…”

还没说完,叶脉就一个瞬身消失得无影无踪。

满惜蕊痴痴良久,才说道:“叫什么名字啊…”

接着,满惜蕊对着叶脉先前所站的地方,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大姐姐,虽然我不知道您的名字,但您的大恩大德我会牢记于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满纯也有样学样地跪下,磕了几个响头。

可惜啊,叶脉早就走远了,听不到也看不到这姐妹俩现在做的。

这一次,更加坚定了叶脉的决心,她没有耽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曾经去过的,周大财主家。

在穿过灾区的途中,叶脉很少看地面,因为无论第几次看到那些灾民的惨状,都让她感到痛心和愤怒,心无旁骛飞行的她,那速度着实有些可怕。

仅半个小时,叶脉就到地方了。

还是上次那样的豪宅,粗略估计下,住个两百人都不会拥挤的那种。

这一次,叶脉可没那么客气,她直接一脚踢开了院门。

护院是花钱请来的,一听到这种巨大的声响,提着武器就冲了过来要对付叶脉。

叶脉一手抓住一个最先过来的人,双手如钳子一样夹着两人的脖子,将他们提起来,扔到一旁。

她面不改色,但谁都能看出她的火气。

这些护院最强的也不过合一境后期,更别说那些养气境的,连和叶脉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叶脉每走一步,看似平稳的每一步,都让护院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原来盛怒之下的天人境高手,竟可怕成这样!

除了最开始那两个倒霉蛋,后面的人只能戒备地站在两侧,一个上来阻拦的都没有。

他们是收了周大财主的钱,但没有把命卖掉。

再是一脚踹开厅堂的门,里边一个人都没有,但人的气息是逃不过叶脉查探的。

径直走着,穿过走廊,走过后院,到了柴房。

柴房里自然全是柴,甚至没有锁门。

叶脉的目标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她拔出凤雪剑,在柴房里的地面刺进入后画了一个圈,再冻起来一拉,下方果然是中空的。

是一个地下室,下面的人抬起头,正好和叶脉对视了个正着。

叶脉温柔笑道:“找到你了。”

周宽三魂吓掉了七魄,是,叶脉在笑,但这笑容,让周宽惴惴不安,小心脏直发憷。

叶脉轻轻一跃跳下去,不由分说就是一脚踢在周宽那如山一般的肚子上,周宽直接被踢到墙上,口中喷出鲜血,叶脉控制了力道,不然他足够死一百次了。

周宽满嘴是血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先前就听家丁说了,闯来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家伙,他便躲入了这个应急用的地下室里,因为是高人设置过阵法的,所以能屏蔽别人的用来感知的精神力,本以为是绝对安全,没想到这煞星瞬间就找到了。

他肯定是想不到的,叶脉一开始就锁定的了他的气息,确实,他到了这个地下室,气息就阻断了,但叶脉像一个傻子吗?难道她不知道气息消失的最后一个地点?搁这装鸵鸟呢?

“没什么,想跟你借点钱花。”叶脉平淡地说道。

周宽一听这话松了口气,钱?这玩意儿他多得是,他就怕叶脉是来要他命的:“你要多少?只要你不杀我,多少我都给。”

“你说了个废话。”

“什么?”

“除了全部,还有别的选项吗?”

周宽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心可真黑啊,一开口就是要他全部家产。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天人境高手,想要钱绝对不难,而且是朝中大官,光是俸禄就不少了,更别说那些灰色收入,再说了,她一个修炼高手,应该心无旁骛地修炼才对啊,沉迷世俗钱财,不影响她心境吗?

是啊,叶脉能修炼到这个地步,而且还想继续迈向更高处的话,确实得保持良好的心境,不能沉迷于俗物和享受,但她叶脉,要这些钱是自己用吗?不如说她根本不在乎,她不过是想救济灾民罢了。

见周宽久久不说话,叶脉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你没得选择,要么用全身家当买命,要么死了之后家财被我搬空。”

周宽问道:“你是朝廷命官,你这么做还要头上的乌纱吗?杀人劫财,知法犯法,你知道是什么后果的,再说了,你知道我一年给朝廷上税多少吗?你敢对我不利,不光江太守不答应,皇上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又觉得,你的交的税经过层层大拿小拿,到皇上手里还有多少呢?皇上岂会在乎你这条狗命?”叶脉嘲弄道:“我对你的命实在没什么兴趣,对什么官职更没有兴趣,只要你识趣,我未尝不能放你一条生路,除了你的家财,还有先前给你的物资,也一点不能少。”

“可是…已经卖了一部分了!”

“那就除了那一部分。”

周宽犹豫不决,他想活命,又觉得叶脉不敢真杀他。

再次等待一分钟,叶脉摇摇头,说道:“好了,你不用想了,我已经决定了,一会儿我自己去找。”

周宽刚要说话,叶脉就从他眼前消失了,不,也不是完全消失,他刚才好像是看到了上方,然后方位还在变。

他终于明白了,是他的脑袋飞了,但是还没死透,最后还看到了自己那慢慢前倾倒下的身体。

“可以啊,还有替劫草人。”叶脉望着慢慢聚拢身体的头颅,有些惊讶。

周宽活过来后,脖子上挂着的一根绳子立即断掉,一个脑袋掉了的草人也落在了地上,这可是他花费重金购买的,只有一次,但确实能救命。

叶脉道:“真是个死都不消停的家伙,还得杀两次。”

再次慢慢地抽出凤雪剑。

周宽大惊失色,他理会到了叶脉确实是敢杀他,确实没开玩笑:“别别,叶大人,我愿意把所有财产全部给你,还有那批没卖出去的物资,悉数奉还。”

叶脉收起剑,说道:“早这样多好,记住我的话,是全部,如果我知道了你漏给了哪怕一两银子,我都会来找你的。”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不敢,不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