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53章 253.咽了肚里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1-04-19 17:38
点击:546
章节字数:25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天的刑狱官,起得格外的早。

无论是杨元帅还是巧玲公主,都对这个案子非常看重,若是他不显得殷勤一点,怕是两家都要得罪。

本来今日是该审那丧心病狂的屠村烧尸案的凶手,迫于巧玲公主施压,只得提前审这位‘卖国逆贼’叶灵空。

杨志傲倒是希望晚点审叶灵空,这样他下手的机会就更多了。

“堂下所跪何人?”关乔,也就是这位刑狱官,朝中的三品大员。

他已自知,此番杨志傲和巧玲公主愿意看到的结果绝对不一样,势必要得罪一方。

故而,他选择秉承平时的公正,无关权势,只论对错,无论得罪哪一方都是天意。

他下了这等决心,却迎来一个想不到的变故。

包括他在内,所有在场的人在听见一声尖锐太监声音后,都连忙低头跪下,除了袁凝珠。

“皇上驾到!”

袁凝珠走到皇帝身边,环着皇帝手臂撒娇道:“皇兄,你怎来了?”

叶脉偷偷瞧上了两眼这所谓的皇帝。

果然是一身黄袍,脸上带着威严又不失宠溺的神情,从外表看来,至多也就三十来岁,头顶戴着一顶礼冠。

袁鸿别,也就是祁国的皇上,他没好气地瞪了袁凝珠一眼,说道:“朕若不来,你这鬼灵精不得闹翻天了?”

“哪有…”

袁鸿别向关乔扬了扬手,关乔赶紧从审判官的位置跑下来,跪在袁鸿别面前。

“陛下。”

袁鸿别点点头,说道:“关爱卿请起,这案子你就旁听吧,朕要亲自审问。”

“遵旨。”关乔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一来,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用得罪谁了。

袁鸿别走到先前关乔坐的地方坐下,两个侍女一个太监跟随着到旁侧,别看这三下人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其实修为高强,防止有人对皇上不利。

袁鸿别道:“诸位都请起。”

在场的所有人一边称谢一边起来。

审问,重新开始。

袁鸿别一拍惊堂木,全场都站起来了,除了叶灵空还跪着。

袁鸿别道:“堂下所跪何人?”

叶灵空先是一叩首,再回答道:“回皇上,末将叶灵空,是边疆一个小小偏将,籍贯木州紫木。”

袁鸿别看了看案本,又问道:“你通敌叛国,可认罪?”

“不认罪。”

袁鸿别看向了关乔。

关乔知道皇上的意思,喊道:“宣原告曾将军。”

很快,曾锐丰从外边走了进来,也跪在了袁鸿别面前。

袁鸿别道:“曾将军,你告叶偏将通敌叛国,可有证据?”

“回皇上,末将有一证物呈上。”

“呈过来。”

由太监过去接过证物,小心地拿着放到袁鸿别面前的桌子上。

是一封书信。

袁鸿别将其拆开,仔细阅读。

这是一封维邦国皇室写给叶灵空的信,里边大量描述了关于双方合作,让叶灵空做内应,什么军情、国情,乃至一些里应外合的行军计划,并许诺了大量好处,说是攻破大祁后,封赐叶灵空为新镇国将军。

袁鸿别气不打一处来,一拍惊堂木,说道:“大胆反贼,有此铁证还敢不认罪?”

“末将冤枉。”叶灵空不卑不亢:“末将一向尽忠职守,以保家卫国为己任,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大祁的事。”

“来人,先打三十大板再说。”袁鸿别扔下令箭。

这便有几个官差拿着棍子要动手。

叶脉想要有所动作,却被叶灵雎和袁凝珠同时拉住,她看了看这两人,她们的眼神使她泄了气,只好作罢。

这不是地球,也不是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在祁国,无论对错,只要不认罪,都免不了一顿打的。

若是叶脉出手,稍不注意就会落了个行刺皇上的罪名,再不济,都得扣上一顶藐视圣上的帽子。

接下来,就是一顿打。

正正好好三十大板,皇上面前没人敢留手,这打完已经皮开肉绽了,血水染红了裤子,不过,叶灵空愣是没求过一次饶,喊过一次痛。

打完后,他依旧跪在了堂下,精神上萎靡了一些。

“你认不认罪?”

“不认罪。”这三个倒还是字正腔圆。

这时,袁凝珠给了关乔一个暗示的眼神。

关乔会意,向袁鸿别请示。

在得到袁鸿别应允后,关乔说道:“证人叶脉上堂。”

叶脉松了口气,她知道叶灵空嘴笨,有她发言,那肯定好很多,刚才她就一直想发言,现在才合情合法。

叶脉挨着叶灵空旁边跪下,叩拜道:“草民叶脉,参见皇上。”

袁鸿别点点头,问道:“六月十六的时候,你在哪里,看到了什么?”

叶脉回答道:“回皇上,当日草民在边疆军营做客,与任、胡、石三位将军相谈甚欢,谁知路将军突然现身,说是舍弟叶灵空有叛国之嫌,但经查证后,只是一场误会,路将军坚持要格杀舍弟正法,草民自然不愿,便出手阻止路将军,任、胡、石三位将军见草民和路将军打出了火气,不得已出手劝架,谁知石将军竟出手过重,误杀了路将军,想来石将军自知闯了大祸,当时就逃了,如今不知所踪。”

袁鸿别听得直皱眉,这叶脉,编得跟真的一样。

其实他这次前来,事前什么都知道,目的就是亲自在场,防止叶灵空说出什么刺激杨志傲的话,好在他的担忧是多余的,看来是他那皇妹打点好了一切。

但,叶脉这一番说辞也着实让他哭笑不得,人们都说三分假七分真才能骗到人,这家伙直接一分真九分假,还说得跟确实发生过一样,神情和动作都看不出一点撒谎。

怪不得皇妹如此器重她,甚至还亲自求他给眼前这人一个官职。

“你这番说辞,可有证据?”

叶脉回答道:“恕草民冒昧,现在草民就是人证,所做的事,也不过是告知当日的所见所闻,裁定者是皇上,草民的证词是否有效,是否能作为有力证据,完全取决于皇上的判断,再加上疑点利益归于被告方,相信皇上一定做出英明公正的判决。”

这些话,简直说到了袁鸿别的心坎里,若不是在公堂之上,他定忍不住要为之喝彩。

如此,既合情合理安抚了杨志傲,又不用损失一员良将,着实是两全其美之策。

不过表面上还得有一番作态。

他沉了沉嗓子,说道:“曾将军,你还有什么新的证据吗?”

“回皇上,没有。”

“嗯。”袁鸿别继续说道:“这封作为物证的书信真伪难辨,要仅凭此物定罪,想必过于牵强了些,况且曾将军是朕的良将,叶灵空又何尝不是?你们都身家清白,也都是精忠报国之人,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此事就此作罢。”

“皇上说的是。”曾锐丰不敢反驳。

袁鸿别站起来,扔出令箭,说道:“朕正式宣布,裁定结果为叶灵空无罪,直接释放,择日回边疆继续任职偏将,同抓的任、胡两位将军,同时释放,均无罪。”

“谢陛下恩典,陛下英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叶脉激动地说道。

袁鸿别听到这话,有些新奇,心里也非常受用。

万岁吗?倒是个很特别的祝福,听到就让人开心。

叶灵空连连磕头:“皇上明察秋毫,谢主隆恩。”

很快,袁鸿别又在百官及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回宫了。

叶脉、叶灵雎、袁凝珠、叶灵空也觉得皆大欢喜。

唯一不满的,只有杨志傲手下那一行人。

杨志傲今天没有出席旁听,不过这事儿传回他耳朵里后,可以料定同样回大为不悦。

不过,袁鸿别这番也给足了他面子,偏偏他还不好发作。


感谢宝贝书友 最急降下 的1500点打赏,真是破费了,感谢你的支持!么么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