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15章 还需要说什么呢?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4-15 11:40
点击:355
章节字数:35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藏雪的茶都是高山茶,似苦回甘;周边又是雪水纯净,天赐无垢。按理来讲这里的茶应是口感细腻,回味无穷,能喝到整张脸都皱起来、得捂住嘴才不至于吐出来的,季无念大概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


当众吐舌头实在不雅,季无念只能不断吸气,希望那苦味能消去一些。


……月白到底加了什么啊、怎么能苦成这样?


想哭。


冷羡看看自己杯中的茶,觉得怎么也不至于啊。他问,“绛绡姑娘,可是茶不合口味……?”


季无念说不出话,只能一手捂嘴,一边含泪向他挥手。


眼中泛红,看着实在有些可怜,月白还是良心发现,把自己的茶递了过去。


她的口味甜,茶里多少会加蜜。季无念喝着好了很多,却还是一时不想说话。她摊了摊手,示意各位继续、不必在意她。


这场面对在场多人来说不太平常,此时都还有些面面相觑。他们本是过来见月白的,正主话还没说几句就不见了踪影。一会儿后她回来,背后还多牵了个人。这人一喝茶就呛,一副要哭了的表情。本还以为是不太能喝茶,可之后月白又递去一杯……


……所以、这两杯茶是有什么区别……?


六离自认修为不低,可确实看不出什么蹊跷。尤其是月白姑娘自己的杯子被拿走后,又用了对方刚刚放下的杯盏。茶都是同一个壶里出来的,是哪里……


“六离仙长,刚刚抱歉。你说到哪儿了?”


猛一回神,六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月白消失前确实是他在说话,此时接上,“刚刚本是想向月白姑娘道谢……此次若没有姑娘相助,后果不堪设想,”他站起身来,亦向季无念拱手,“绛绡狐主也是……”六离深深一躬,“千恩万谢、不足以道。”


他身后素女跟起,薛轻相随,柳云霁和冷羡就不多说了,亦低下头去。


月白一杯茶刚到嘴边,现在看着面前的诸多脑后勺,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大人对他们的谢意是真的不怎么在意,甩个眼神、让季无念处理。


季无念口中发苦,笑容也苦,“诸位仙长不必如此。”她吸了口气,还是没把苦味全压下去,话说得不太顺畅。“我们也只是率性而为,没有以天下立身的觉悟担当。这次碰巧帮了,却不一定有下次……”


“便是如此,二位也当得一谢。”薛轻起来,一身正义,“你们可以随性,我们却也要知得感恩……”


她的话得了诸多赞同,就连素女也是眼神有变。


季无念承着这与刚刚大不相同的待遇,苦苦一笑。


月白瞥了她一眼,又把话接回去,“既然如此,可否请诸位帮我一个小忙?”


“姑娘请说。”


“我听闻慕阁主分发了一套功法,以御魔气。有幸拜读,感觉与我修的体系略有相似。”月白说道,“诸位若是遇见弟子中有练得特别好的,可否告知于我?”


六离看看薛轻、看看素女,回答道,“这个自然可以。”只是牵扯门下弟子,他也要问上一句,“不知月白姑娘是打算……?”


“若有天赋,我可以点上几句。”月白并不想抢他们弟子,补充说道,“此事与他们修行并不冲突,若是仙门在意……”


“哪儿的话。”六离打断她,“能得姑娘指点,该是弟子仙缘,我等断不该阻。”


“……”那倒是也不至于。


只想偷懒的月白撇开目光,不打算告诉他们自己只是想多找几个苦力。这次柳云霁就表现得很好,若是能再多几个,说不定以后就用不到她来东奔西跑……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而现在握着鱼竿的柳云霁还不是很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疑惑得问,“什么功法?”她对这里的其他人都不太熟,下意识得看向身旁,“素女?”


素女与柳云霁算是同辈,也不介意她直呼其名,笑着给她讲了两句那册功法中的话语,听得柳云霁发愣。素女以为她是没听懂,苦笑而言,“其话简单,可要依之修行,确与我们平常习惯不同……”


“啊、啊……”柳云霁尴尬笑笑,眼睛偷偷得往月白那边瞟。


魂本相生,意作咒宇。


这话……不是月白教她的么?


月白喝茶,丝毫不理会柳云霁的目光。而柳云霁也习惯了月白的冷淡,此时也只是笑笑,还是选择不动声色。她身旁的冷羡也向那边两人投去目光,并不多言。


相处不多时日,他们已经能用自己的眼睛分辨好坏。凌洲虽魔、月白虽冷,但她们所做之事皆是造福天下、却又自背骂名。或许低调和隐藏是她们的自保,看着她们的人自会识趣。


薛轻这时提到,“染音来犯之后,师尊便有提过想与姑娘相识,没想到反是在这种事上有所交集……”


说道此处,就连冷羡也好奇,“听闻慕阁主近期极少露面,可是还有伤?”


“……师尊不在明云。”薛轻摇摇头,“且她最近只留信件,并未现身。之前独闯魔界,我们也是后来才知……”


“……”别说他们了,月白都是后来自己跟过去的。


她瞥了眼某位“慕阁主”,看到了对方稍显无神的时刻。只是小狐狸反应也快,一注意到便转过头来,又向她挑唇一笑。


柳云霁觉得有些奇怪,踌躇问道,“月白……那你认不认识慕阁主啊?”


月白回过眼来看她,“名字还是听过的。”


“我家大人入世不久、少与人交……慕阁主那般人物,她还没机会好好接触。”季无念被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不能太过沉默,也加入对话,笑道,“若是以后有机会,定会去明云拜访。”


这话说得场面,引了月白看她。季无念此时还是刚刚那身三清弟子服,但跟她作为“季仙长”时的气质却有不同。那位白衣天才是灿烂光耀的高空明日,这只披着仙门皮的狐狸却有她的疏远隔阂。季仙长的肆无忌惮在绛绡身上收敛许多,反多出一些向外的刺、在她身上落下一些阴影。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很长,月白差点忘了季无念的一人千面。作为谁、面对谁,季无念都会有细微的差别。仙长与狐妖都热情,可一个好似普照的阳光,一个却有明火的灼热。她真实的态度隐藏在这许许多多的表现里,只有月白一个人全部看着。


“姑娘功法特殊,素女佩服。之前得姑娘相助,无极处境一下也好上许多。” 素女说的是之前琳琅落一事,但她看着月白,心中还有其他猜测,“只是我等皆拿那玄冰毫无办法,姑娘能化、可也是因为修行之法独特?”


“嗯。”月白点头,“不过我之一途极讲天分,并非人人能修。”


“那我师尊给的……”薛轻问道。


“那主要是抵御魔气,与我虽有相似,但也只是粗表触及,”月白说,“有天分的可以点点,没有的……到那儿就好了。”


柳云霁此刻指指自己,一脸疑惑,“那我学的……”


月白看到了,给她一句,“你体质特殊,算是有天分吧……左千千也是。”多多少少都可与神息有所交互。“修得好了便可清理魔气,就像你之前做的那样。”


“原来如此……”


药物压制,功法防范,因为有一个月白,似乎一切都在往仙门倾倒。只是这个天平原本是魔界占优,这一步一步回来还需要多少时间、对方又会给他们留下多少空余,也是令人担心……


“魔界接下来一段时日或许不会安宁,”季无念跟他们说,“之前的三魔将,除染音陨落,丛生与寻玉此刻只怕都不与漆墨一条心。丛生现下被囚地牢,其旧部多有不忿,而寻玉也不认同漆墨所为,若有助力、大概是会叛的……”季无念自己打算成为那个助力,吸了一口气,“漆墨实力虽强,但一人以敌天下、他也还做不到。这次只怕就是如此……”她稍稍撇开了目光,“听闻仙门有了一定的应对之法,他要在一切成型之前,再揽一门、为己所用。”


“姑娘似乎对魔界之事很有了解……”素女问道,“可是有所渊源?”


趁此机会,薛轻也将自己的疑问抛出,“我之前看绛绡狐主似乎对仙门功法多有了解,不知是否有所师承?可是也与我仙门有旧……”


被问的人往旁边一靠,手撑着脑袋,笑得理所当然,“我是月白姑娘的狐狸,还需要多说什么么?”


“……”关她什么事?


月白看她一眼,不能抱怨,只能喝茶。


然而这个名字确实好用。就算六离对二人从属心有疑虑,柳云霁冷羡也不觉得绛绡是月白附庸,但他们连着被镇住的素女薛轻都对这个理由没有反对,还觉得挺合理的……


她是月白姑娘的狐狸。还需要说什么呢?


这个话题不需要再说什么,另一个话题却还有人挂在心上。“没认错的话,狐主之前用的、该是无念赠与她徒弟的封雨剑……”六离看着季无念,似是在观察她面上表情,“那剑所用材质、乃是世间少有的寒铁,本是无念为了修习寒气所铸,后来便给了徒弟……”


“……六离仙长这是怀疑我盗你仙门之宝?”季无念笑回。


“并非如此。”六离知道叶二与秦霜都在她们那里。季无念若是没空,两个孩子会与月白她们相交也不是什么怪事。虽然不知道为何绛绡会用封雨,但凭借月白已经拿出过的天材地宝,六离也不会傻到去觉得与她如此亲密的绛绡会需要去抢个孩子的剑。“只是封雨新成、还有其诸多凛冽难控之处,可我看狐主当时用剑却用得行云流水、似乎对它十分熟悉……”


“这又有什么?”季无念笑着反问,“人御剑而非剑御人,便是再有瑕疵、寻得窍门便可轻松掌控,再说季仙长这剑炼得不差,本就挺好用的。”


封雨好用,但确实有它不算瑕疵的瑕疵。月白也是在藏雪那日之后才有所发现,确认了很久以前就有的一个想法。


封雨,是季无念个人风格极强的一把剑。


与习风的刚柔并济不同,封雨承载的是细密的凌厉。它不似冷剑那般霸道,不追求一剑冻结四海的夸张。封雨如其所名,是将细雨化霜、融霜成雪,在一剑一剑的不知觉里、用寒芒铺满大地。


这绝对是季无念打给自己的剑,其中有她才能真正理解的剑意。而且此剑并没有那么出名,在习风会暴露身份的时候,确实是她极好的备选。


……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想的,为什么就要把这把剑送给月白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ippy
tippy 在 2021/04/16 20:28 发表

哈哈哈哈哈“月白的狐狸”
真好使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