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46章 246.一句实话无人敢?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1-03-26 15:16
点击:644
章节字数:32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世叶灵空之死,如今已再无疑点。

叶灵雎的记性很好,特别是关乎家人的,她清楚记得前世来这边疆军营查探时,听说的正是叶灵空昏睡了七日,之后莫名其妙死去。

无疑,是毒,而这毒,就是刚刚那杯茶里的。

叶灵雎感叹,她这弟弟,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正经的,正义的人,前世也肯定是拒绝了路德的招揽,然后中毒身亡。

那时候那些军官都说叶灵空是死于疾病,就她不信,她坚持弟弟是中毒,还把矛头指向了韩家。

现在想想,前世韩家挺冤枉的,不仅韩樱殉情,置办丧事时还遇上了她这个闹事的。

说起来可能不信,叶灵雎现在心情好极了。

按理说弟弟遇刺应该是愤怒、痛恨,她却是因为揭开事情的真相和避免了前世的悲剧而感到极度喜悦。

为什么当初会怀疑韩家?

因为叶灵雎知道,弟弟是个老实人,从小到大都是,他性格温厚,要说他得罪什么人,那是难以置信的,即便在军中和谁有些摩擦,但怎么也是战友,不至于下这等狠手,所以只可能是不同意他和韩樱交往的韩家人干的,叶灵雎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真相大白,叶灵空果然没招惹过谁,是别人招揽不成要灭口!这无疑触了叶灵雎的逆鳞。

高兴归高兴,人还是要杀的。

只要有叶灵雎一天,就没有谁可以欺负叶家的人!

不过,路德也不是吃素的,他的经验何其丰富?左手迅速抓住朝他绕来的银鞭,用力一扯,想把叶灵雎拉开,却是扯了个空,这银鞭破碎成几截,又重新组合成两把短刃,叶灵雎抓住刃柄,以超快的速度旋转起来。

数个残影掠过,都是叶灵雎高速移动留下的。

危险,可不止正面的叶灵雎。

路德右掌向身后伸出,强大的蕴气抵住刺来的剑尖,而这剑的主人也不是个庸手,将计就计和他较起劲来,双方的蕴气对撞,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他就被限制住了!

无法撤开右掌逃离,硬着头皮和背后那人对拼,正面的叶灵雎旋转过后,他的双肩都迸发出惊人的血量。

这一对匕首刃身有放血槽,割裂之后血流不止。

当路德看清了正面的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你…你还没死?”他清楚的记得那晚在施水庄,和几位师兄弟一起攻击这个女子。

这女子当时至少身中六刀,包括他自己,一刀绝对砍入了她的肺腑。

等等…好像不太对。

这个人,虽然和那晚的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无论气质还是气势、蕴气形态都不尽相同。

叶灵雎冷笑道:“我怎会死?要死的是你。”

“我知道了,你是那个已死女人的姐妹,你来帮她复仇?”

“可惜的是,她也没死。”叶脉的声音在后边响起来。“小棉袄,上次你被他们围攻,现在该咱们围攻他了!”

“好!”

小棉袄应声而出,伸出手的同时,一道金光降下,就在路德的头顶。

路德一惊,但反应很快,也很果断。

他拼着强收蕴气的反噬抽离了右掌,之后一个加速闪了几米远,小棉袄的神圣之火打了个空。

不过这反噬也不好受,他的嘴角溢出鲜血,强行收回来的蕴气在体内乱窜。

他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这些人怎么知道那晚是他们师兄弟做的?还找上门寻仇来了!更离谱的是,那个本该已经凉得透透的女人,竟然毫发无伤的站在他的面前!

好,就算侥幸没死,哪有人十来天就从那种伤及本源的垂死重伤恢复得生龙活虎的?

圣言术·罚!

小棉袄指着路德,一圈圣光降下,刺入路德的脑袋,事发突然,路德防不胜防!

接着,他昏厥了过去,但只有一秒,又突兀地醒来。

若不醒来还好,这一醒过来,一杆长枪和一把剑已经在他的面门,近在咫尺,这种无限接近死亡的绝望,不是谁都能体会到的。

‘哐当’!

两声脆响,长枪和剑都落在了地上。

路德松了口气,望着营帐门口的任将军,脸上满是庆幸。

解救他的,正是任将军,估计是听见打斗声连忙赶来,正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出手救了他。

“路将军?”任将军疑惑道:“你怎在这里?这三位是?”

后面这个问题,目光是投递在叶灵空身上。

叶灵空忙道:“路德意图谋反,任将军,快助末将姐姐和嫂子拿下这个逆贼!”

任将军狐疑地望着路德。

路德苦着脸道:“任兄,你我兄弟数十年交心,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这几人乃是敌国派来的奸细,被我撞破了密谋,正要杀我灭口!”

很快,另外两位将军也赶来了,均是天人境,一个姓胡,叫胡大有,一个姓石,叫石洼。

对了,任将军全名叫任安平。

这样一来,叶脉和叶灵雎也不可能强杀路德了,一来这样显得心虚,急欲灭口,二来真要不讲道理出手,她们同时对付四位身经百战的天人境将军还是太难了些。

叶脉掌中吸力,地上的凤雪剑重新回到手中,星河更是自己就乖乖飞回了叶灵雎手里。

叶脉拱手道:“三位将军,这路德确实意图谋反,先前他在舍弟茶里下毒,被在下暗中化解,之后拉拢舍弟一同谋反不成,就想杀人灭口,我们无奈之下才现身救人。”

三位将军一肚子疑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信谁。

路德可是御封的‘神威上将’,在军中朝中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要说他谋反,着实难以置信,而且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上区区一个叶灵空,要招揽人谋反,也招揽不到叶灵空头上啊!

另一边,叶灵空家世出身清清白白,这几年在军中作为也都让人看在眼中,要说他是敌国奸细,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的姐姐和嫂子,都是这几年在江湖上盛名的侠义之士,连通敌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当什么奸细呢?

两边,都很值得信任,可一定有谁在说谎,是谁呢?

任安平说道:“这中间怕是有什么误会,大家先把兵器收好,不若静下心来好好谈谈,怎样?”

叶脉看了一眼叶灵雎,叶灵雎立马给了个眼神。

两人这便收起武器,算是给足了任安平面子,更是表明了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

叶脉找了个椅子坐下,问道:“姓路的,你说我们是敌国的奸细,那你倒是讲讲,我们是哪国的奸细?密谋的又是什么?想对祁国做什么?收了谁的什么好处?”

路德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本将军暗中听到你们说要混入宫中,取得巧玲公主的信任,再伺机行刺圣上,之后就被你们发现了,便要杀本将军灭口。”

叶灵空冷哼一声:“你我二人一同光明正大进的营帐,何来暗中听到一说?军中兄弟看到我们的不是少数,他们都可以作证。”

任安平往账外的士兵望去,问道:“有谁可以为叶灵空作证?”

外头一片寂静。

是啊,谁都想置身事外,谁都不想参和这件事,谁都不想因此得罪了杨志傲那尊大山。

叶灵空甚是着急,质问道:“你们明明亲眼看到的,为什么不作证?”

换来的,是任安平怀疑的眼神。

在任安平的眼里,叶灵空无疑是谎话败露后的歇斯底里。

正欲说话,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一个叶灵空做梦都想不到的声音。

张冠生!

一个和他在军中处处不对付的人,前些日子还因为他的关系,被任将军罚了八十军棍的人。

“末将看到了!”张冠生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走到任安平的面前,说道:“禀将军,末将在一炷香之前,亲眼见到叶偏将接待路将军,两人一路相谈甚欢,一同进了这营帐内。”

“你可知谎报军情罪重当诛?”任安平紧盯着张冠生的脸。

张冠生面不改色,回答道:“末将若有半句虚言,必遭乱箭穿心而死!”

“很好,你没撒谎。”任安平赞赏地看了张冠生一眼。

这时的叶灵空,心里却是五味陈杂。

那些平日里一个比一个义气的兄弟,就因为怕得罪杨志傲一脉,竟没有一个愿意说一句实话。

反倒是…这个处处针对他的对手站了出来。

“拿下路德!”任安平震声道。

与此同时,叶脉、叶灵雎、小棉袄、胡大有、石洼五人一齐出手,修为最高的任安平更是在最后放足了压力,让路德心头一凉。

路德心态有些炸裂,但他知道师父的大事不能因为他而告终,他得活下去,最好是把面前这些知道的人全杀了灭口!

如果他被生擒,要么自杀,要么把所有罪都揽在自己身上,绝对不能连累师父!

“我跟你们拼了!”

路德大喊着,身上亮起蕴光,这一声,是在为自己壮胆。

可惜他想多了。

短短两个回合,六位高手就将他拿下,他的反抗就好像三岁孩提一样幼稚可笑。

身中两掌,又被星河化成的绳子困得结结实实。

最后,叶脉伸出两指,在他胸口点了两下,他惊愕地发现全身蕴气都不听使唤了,彻底在体内休眠,想自断心脉都做不到。

任安平下令道:“来人,把这反贼关进地牢里!稍后本将军亲自审问!”

几个士兵抬着这个被点穴动都不动了的天人境大高手,朝中名声大噪的‘神威上将’退了下去。

叶灵空走到张冠生面前,想说什么。

张冠生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背后,传来叶灵空的声音:“为什么帮我?”

张冠生停住脚步,回头道:“我从来没帮你,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叶灵空凝望张冠生继续离开的背影,呆若木鸡。


我都快忘了叶脉有点穴这个技能了,想起来了就刷刷脸熟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妄想星空
妄想星空 在 2021/03/26 07:44 发表

捉個蟲,應該是舍弟,家,通常是家父、家姐,輩分高用的,輩分低的用舍~~~

其實路德找的藉口蠻站不住腳的,不過當下他能扯的謊,大概也就那樣了,即使張冠生沒有出聲作證,施水莊的證據,也是葉脈她們的籌碼。就是過程會比較麻煩。

張冠生,大概是那種,敢做敢當、頑固的那類人吧,平常跟靈空不對付,也許是行事作風不同導致。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