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244章 244.狗粮吃到饱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1-03-24 11:53
点击:644
章节字数:23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叶灵空回到军营后,将军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迎面就是一顿臭骂。

骂完了,任将军询问道:“那贼女是谁?”

叶灵空回答道:“回将军,她不是贼女,是末将的姐姐。”

“死了八个兄弟,你总该给个说法。”当着这么多人面,任将军总是要给属下一个交待的。

叶灵空正色道:“一切都算在末将头上吧,将军有何处罚,末将绝不皱一下眉头。”

“哪怕是要你的命?”

“末将欠了将军五条命,现在只要末将还一条,倒也大方得紧。”

叶灵空从身旁的一个士兵腰间抽出砍刀,一言不合往脖子上割了去。

不过,任将军及时制止了,那把刀在他的气劲之下登时断成两截。

任将军脸上满是爱才之色,刚才叶灵空瞬间赴死的觉悟和眼神都不是做戏,这孩子是真的因为他一句话而献出性命,此等忠肝义胆的下属,试问哪个当上司的舍得让他死呢?

“将军,您这是…”

“军令如山,但此时本将没有下达军令,你可以解释了,你姐姐杀死八个兄弟的缘由。”

叶灵空磕了两个头,说道:“那八个人,不仅洗劫了维邦国的一队商人,还妄图奸淫妇女,所以我那嫉恶如仇的姐姐,一时冲动出手杀了他们。”

“本将知道,你那姐姐,最近名声可噪得很啊,连巧玲公主都对她青眼有加。”任将军颔首,轻捻胡须,又瞪了副将张冠生一眼:“你可记得,军令第三条和第五条是什么?”

张冠生‘噗通’一声跪下,回答道:“不得抢劫,不得淫邪。”

任将军一拍桌子,军帐中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过良好的军纪让他们没有任何表现,不动如山。

任将军道:“你是怎么教下属的?如此行径,与强盗土匪有什么分别?咱们军中的老鼠屎,还要外人来清理门户,否则酿成更大过错,作为上级的你,应不应该替他们受罚?”

“该。”张冠生低下头。

“来人,重责八十军棍。”

很快,两个士兵把张冠生带了出去,随即传来一阵阵拍打的声音。

这张冠生也是个硬汉,整整八十棍,愣是在没用蕴气抵挡的情况下承受下来,一声都没吭。

任将军又对叶灵空说道:“叶偏将,虽然那八个人该死,但直接处理也不合条例,不得再有下次。”

“是。”

“退下吧。”

叶灵空拱了拱手,退出军帐。

躲在暗处的叶灵雎,终于是松了口气。

先前叶灵空拔刀自刎时,她几乎已经出手了,只是任将军隔得更近,她便硬生生收了回来。

当时她想的是,就算拼着与朝廷为敌,与整个祁国对立,也得把弟弟救下来,好在,那个任将军是个不错的人。

突然,外头传来一声夜枭的啼叫,叶灵雎放弃了继续跟着叶灵空,而是往啼叫声的位置赶去。

这是叶脉和她商量好的信号,她留下的标记在大晚上肯定难寻,而且她也不在白天躲藏的地方,所以叶脉很难找到她。

几秒种后就相遇了。

左妍恭敬道:“参见师娘。”

叶灵雎点点头,转头问向叶脉:“施水庄调查得怎么样了?叶归可有传回什么消息?”

叶脉回答道:“我已经让叶归放弃追查了,不管我们的事,是施水庄和朝廷一位大人物的私仇。”

“那就好。”

叶脉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块腰牌,问道:“这是我在施水庄偶然找到的,你可清楚它的来历?”

叶灵雎接过腰牌,也是一眼就看到了上头‘镇’字。

她把腰牌还给叶脉,说道:“这是镇国将军杨志傲掌管的军队里所使用的腰牌,难道你说的那个朝廷大人物,就是指杨志傲?”

叶灵雎前世在圣殿身居要职,甚至差点成了圣殿之主,和朝廷打交道也不少,这杨志傲她自然是认得,前世亦有几分交情,称得上是个豪爽大方的人,不仅权重兵强,本身的修为也是祁国内顶尖的高手。

“如果不是别人故意嫁祸,那就是这个镇国将军,八九不离十了。”

叶脉比较倾向于后种,毕竟嫁祸肯定得把腰牌遗落在显眼的地方,这池塘里哪有那么容易找到?而且也没必要嫁祸,因为施水庄满门全死,根本不可能有人帮他们报仇。

叶脉说完又想到什么,不及叶灵雎说话,马上继续说道:“对了姐姐,你可知道杨志傲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

“有所耳闻。”叶灵雎回忆起前世听说的,娓娓道来:“五十年前,杨志傲的师父在京城犯了死罪,还是他亲手捉拿归案的,不过在执行死刑时被人劫了法场,现今都下落不明,第二年他就接手了他师父所有的兵权、地位,还与前师娘成婚,要说仇人,最大的就是他师父了。”

“他这师父也怪可怜的,不仅被徒弟亲手捉拿,老婆还被徒弟抢了去。”叶脉摇头道,又看了一眼左妍,打趣道:“妍儿,你可不能做这种孽徒。”

“不敢不敢。”左妍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师尊师娘对我和左家恩重如山,徒儿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做这着等大逆不道之事?”

“知道你乖,开个玩笑罢了。”

左妍尴尬地笑了笑,心想师尊啥都好,就是时常不正经。

叶灵雎又道:“杨志傲在他师父的师父如此苦大仇深,必定想着向复仇,杨志傲断然不会留着这祸根,明面上不说,暗地里绝对想方设法除之后快。”

“这就说得通了。”叶脉联系起叶归截下来的那封信,说道:“看来施水庄不肯出卖的人,就是这杨将军的师父了,他叫什么名字?”

“欧阳九鹤。”

“这事儿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说不准欧阳九鹤是被冤枉的,陷害他的人正是他的好徒儿杨志傲。”叶脉撇撇嘴:“毕竟,欧阳九鹤倒台了,最大受益人就是杨志傲,金钱、地位、权力,说不定还垂涎师娘已久,能做出这样欺师灭祖的事,不难理解。”

“这些事别去管,当听个八卦得了,免得自己卷进去出不来。”叶灵雎提醒道。

叶脉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当家的淡泊名利,只想与妾身做一对浪迹天涯的鸳鸯,放心,绝对不淌这趟浑水。”

“不要脸。”叶灵雎敲了敲叶脉的头。

叶脉羞喜,扑到叶灵雎的怀里撒娇。

两人就这么你侬我侬,全然不顾旁人的眼光。

左妍叹了口气,转过身子不想看。

自从拜了叶脉为师,又在叶脉手下学艺三年,她真是吃了太多太多狗粮了,都成亲三年了,还恩恩爱爱甜甜蜜蜜跟新婚似的,别说吵架了,连重话都没见她俩跟对方说过一句。

“对了,灵空怎么样?”叶脉靠在叶灵雎胸口,想起了来这里的目的。

叶灵雎抚摸着叶脉的脸庞,眼中尽是柔情,说道:“我做了个地穴,进去歇着说吧。”

“也好。”

离开怀抱,两人牵着手走在前面。

左妍叹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妄想星空
妄想星空 在 2021/03/16 19:57 发表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 哈哈哈哈哈哈,啥時也給左姸點個鴛鴦譜,要不她成天吃狗糧,也怪可憐的wwwww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