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161章 春水映柳。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04 13:34
点击:789
章节字数:39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有时是很喜欢丛生的。


丛生这个人清醒谨慎,胆大心细,对很多事的看法时常能超脱于自身立场。她也有年轻气盛时,以残忍无情得魔尊赞赏,但岁月漫漫、争斗无端,没什么气劲的魔界也磨走了丛生的气劲。她觉得那些小打小闹没有意思,不如做做生意来得实在。


她是个智将,喜欢精准的计谋。当年她不赞同漆墨的用兵争斗,只不过是因为她觉得方法不好,劳财费力得有些愚蠢。如果当时不是季无念的反间一计,又有苏扬这个诱惑,精明的丛生会是她极其棘手的对手。


而这个对手是值得尊敬的。季无念曾从她身上学到很多。做派、言行、处事,甚至是对待身边人的态度,季无念都曾参考丛生。丛生对苏扬的爱护与不离不弃,曾经让

季无念觉得感动又唏嘘……


现在她说,“我想与她同生,不想为她死。”


这是基于对未来的憧憬而做出的现时的牺牲,是丛生认为前路可期后做出的决定。


前路、可期么……?


“叮。新任务触发。‘想见京城红叶’。”


“……你们不是刚从上京出来么?”九一一头雾水,“秋天再回去一趟?”


“……没这么简单。”月白淡淡回他,微微转头时目光下移,见自己被季无念牵着的手。


两人的手指轻轻搭着,没怎么用力,就是舒服得叠在一起。季无念难得走在了她的后面,好似被指尖轻柔的碰触牵引,慢悠悠得跟着。


月白的目光跟着延伸的线条往上,正好对上一双笑起来的眼。


这小狐狸午后去见了人皇,月白知道她向季展鸿说了最近魔界动作,要他提前部署。似有似无的,月白觉得她对季展鸿有所引导,估计又有许多东西是在她意料之中……


“嗯?”季小狐狸歪一下脑袋,笑着往上一步,“月白?”


“……走吧。”月白向前,“先去看看阿扬。”


月白先把苏扬带回了长夜,许了她一处不大不小的院子。与月白常住的静水竹轩不同,苏扬在的地方似是山林,院子构造也更像是林中别院,青砖黛瓦、树木石山。


她们来时,苏扬正在屋中阅读。听闻脚步,苏扬便放下书本,打开房门,正好见两人步入前院。


“月白,绛绡。”


“阿扬。”季小狐狸先迎上去,“许久不见。”


“是啊,也有一段了。”苏扬上次见她,还是在无极出事那时。她对季无念笑了笑,又越过她看月白,“月白。”


月白点头致意,一步一步走来,“阿扬,可有什么缺的?”


“你这儿什么都备全了,哪儿有什么缺的……”苏扬笑着,在月白靠近后便带着两人进屋。这屋子装饰得简单素雅,苏扬也很喜欢。月白还给她备了琴、备了书、备了茶具,待客之道可谓周全。


在长夜之中,月白的布置并不费心思。她对苏扬说,“此处清静,你可以安心呆着。若有什么缺的,写在纸上、我会知道。”


“……嗯,多谢。”苏扬浅笑,还是有些想问,“月白,不知这是哪里?”


“……”月白没有很想说长夜,只说,“我的一处清净地。”她又递出一块通透白皙的玉牌,“这里有结界相护,难以进出。你若是呆着闷了,可以带上这个往外走走。”长夜封闭,月白不想让苏扬觉得自己坐牢似的。


苏扬虽收下,但也笑说,“受你庇护,可不想再给你多添麻烦。我不会乱跑的……”


总乱跑的某人此时乖乖倒茶,一句不吭。


那双稍稍后飘的狐耳让另外两人相视一笑。苏扬又说,“这下清净无事,我也好多多修习你给的魂力修法……不知月白你何时有空,可否再给我多些指导?”


“自然。”月白对苏扬有几分亲近,这种小事当然愿意。


“……你们说的魂力修法,可有书籍?”季无念一人一杯茶分去,眼睛亮亮得向着月白,“能不能给我看看?”


“……你看了也修不了的。”月白不太想泼她冷水,但这水是真的凉、月白也捂不热。


“修不了也可以看看嘛。”季小狐狸甩甩尾巴,趴在桌子上,“我好好奇啊……”


苏扬一口清茶,看她撒娇。她不由想起初见时那个张扬自信的男装姑娘,还有月白骗她离开后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此时看她们俩人相处,昔日花魁到真的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她听着月白答应,便又接过话去,“说来绛绡,当日给你的绮梦、可给谁人用过了?”


季无念心口一跳,面上却波澜不惊,“还没呢。”她往月白瞥一眼,粲然笑道,“好东西自然是留到最后,现在还用不上。”


苏扬见她眼神,也只能低头一笑,对这两人之间的事不多置评。


“……她怎么又想坑你?”九一十分嫌弃,“还那么早就想坑你了……”


“……”月白被季无念坑害也不是一日两日,浅浅瞥她一眼,并不想理。


见过苏扬,两人先去找了秦霜。看孩子已经乖乖睡下、这才安心得回了静水竹轩。月白今日精神本不太好,此时就有些想要休息。季无念摸了摸她的额头,笑道,“还好,没再烧起来。”


“……”她如果再提这个事,月白真的会把她扔出去。


好在这只狐狸还是识相,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便打算留她自行调息。季无念对月白的铭文书籍很有兴趣,最近看了不少。月白也再给了她一本苏扬同款,叫她自己去看。


月白大人手里好像功法很多,她自己也不太在乎。季无念心里想着月白之前教自己的压制魔气之法,手中翻开了那本魂力修行之书。里面的说法都好懂,似乎是以魂魄为基的某种力量。可当季无念想试试照做的时候,却完全找不到自己的所谓魂力在哪里。


……没有感知、不能修习,她确实在这件事上毫无天赋。


“……唉。”不过是又一次的确认,季无念有些自嘲,“本末倒置……”最重要的能力不给她,其他的天赋倒是不少。


她又叹了一口气,背默起手中的书本来。


***


丛生一个局做得很快。


凌洲神出鬼没,没人知道她怎么去的,但她抢了人便要当众一喊。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便又当众脱逃,狠狠得打了别人的脸。蝶庄庄主虽传与幻梦花魁不合,但感佩其品德,此时发出令闻,高价悬赏凌洲,死活不论。


这消息先传魔界,后又引得仙门关注,再令一波,也是叫各地弟子在清魔之余、寻她踪迹。这段时日魔修活跃,时不时在各地现身,与仙门弟子多有冲突,也出现了一些弟子当场入魔之事,叫人忧虑。


“不过慕阁主似乎寻到了什么方法可以清除魔气。听秦必楚说,无星长老现在神志渐渐清明,或许过段时日便可露面……”六离与她说着,“她还留了书,大意是要明云辅助三清来联合仙门各派各家。现在确实只有我们损害较小,慕阁主发话、明云配合,也就顺理成章、义不容辞。无念,你也别在外面乱跑了,快些回来吧。”


“师兄,我在外面比在回去有用。”季无念笑着回他,在他开口前先问,“近日出现的魔修里,可有无极人的身影?”


“……是,前日还有三清弟子在巴林见了……”六离说得缓,十分遗憾,“好像都被控制了心智,比一般的魔修都要嗜血好杀……”


季无念默默听着,并未多言。


“……他们好像是在寻什么东西,”六离想起这奇怪的事,“不少弟子见过他们手拿罗盘……”


“嗯……”季无念想了想,“我去查查他们要寻什么。”


“……你不要孤身犯险,”六离不放心,“虽说你是聪明,但修为毕竟不足。此时天下有乱,你不要太过胡来。还有叶二和秦霜在哪里?你还带着她们么?若是没有……”


眼见着六离师兄又要唠叨,季无念连忙一句“师兄再见”结束对话。她一口气叹给自己,然后揉了揉受蹂躏的耳朵。


师兄这个婆婆妈妈的性格,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改改。


她收起传音符,又步回屋内,狐耳一跳、又听一句“六离仙长”。


……师兄难道是弄个时间段连着找的么?


被吵醒的月白显然心情不快,见季无念进来,伸长手臂,把那张发出声音的闪耀紫符举在空中。季无念过来接走紫符,刚坐床边便被没休息够的月白大人拢了她六条尾巴充当抱枕。


把脸埋进毛里的大人迷糊又可爱,季无念没有理会师兄的诸多问候,只用尾巴尖尖逗她,叫懒洋洋的月白大人笑了起来。


……这下可是忍不住了。


月白承吻,并无不悦,主要还是季小狐狸聪明,知道用尾巴讨好。


外面的光亮照进来,让月白的睫毛像是在一根根闪耀。她还闭着眼,笑意都在舒展里,映着白日的光。


长夜不夜,长夜之主却好像还没有睡醒。


“月白姑娘?”


“……”季无念放开月白,换了音色回复六离,“她若得空,便会去的。”


“……啊、好。”六离记得这个声音,“请问姑娘是……”


“她的身边人。”季无念边说边笑,余光见了月白大人微微抬起的眼眸,便笑意更浓。“六离仙长若要找她,还是少在清晨或是深夜。月白没空。”


不等六离再说,季无念便将传音符收起,放回月白枕边。


“……护食了。”九一酸酸得说。


月白不太介意。系统的酸味也好,六离的邀请也好,都没有手里的尾巴来的舒服。就是窗外太亮,让她有些睡不回去。想了想,这位懒洋洋的大人还是起身,就是伸懒腰的时候也用一只手拢着狐尾,显然是还没摸够。


“死毛性恋。”九一做出评价。


“死毛性恋”不想理他,自顾自得起身穿衣。季无念看她拿了一件浅蓝杉,在红光下稍稍显了浅绿,似春水映柳般的颜色、暖中有凉。


之前柳云霁在时,月白也曾挥手转换长夜日月。但她显然更加喜欢安宁的夜晚,自己总是呆在映着明月的静水竹轩。可这次也不知是不是怕麻烦,她一下让这里也有了日升月落。


那时季无念还在背书,都没有发现褪去的夜色。可是烛火之光终究压不住朝阳烈红,当季无念手中的书页被暖光覆盖的时候,她也忍不住走上露台、看山水之中昂昂升起的灿烂。


在夜色里都没有发现,原来此处的荷莲、有如此娇滴的粉嫩。


“月白,”季无念往后撑着,仰视比莲花更加夺目的月白大人,浅浅笑道,“我要出去一段时日,近日可能不会回长夜了。”


没有任务提示,月白都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一个眼神过去,月白大人表达了自己的询问。


“去抢些宝物骗些人。”季无念笑道。


“……”刚刚六离的话月白听了,他说的罗盘月白也记得。在北地时,谷岳人靠它寻到了那个圆镜。月白想起当时的结界与壁画,问一句,“与圆镜类似的宝物?”


“……或许?”季无念没有月白那样的认知,不知怎样算是类似。


月白理了一下腰封,避开了季无念的目光,“有刻字么?”


有刻字的话,那一定都是很丑的、月白不想再看到的东西。


“……没刻你名字。”季小狐狸笑一笑,再一过脑,说道,“倒是有一盏灯上刻了诗……”


她铭文学了不少,已经能认得那诗句。


“灵风扰脆竹,沉叶定天青。”


月白听完,手里一顿。


竹青。


是她姐姐的。


竹青月白,这俩姐妹都是以颜色为名。双生子,总体上旗鼓相当,但性格有差、能力也有差别。
竹青是带一点深沉的绿色,月白是比较清冷的蓝色。都是那种干净舒服的颜色。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查查看看,感觉古人写的颜色真是又好看又好听。
我还很喜欢梧枝绿、淡松烟、鸦青、窃蓝、老银、远山紫、松霜绿...等等等等。
下面这个网站有很多很多好看的颜色,非常推荐大家试试。
http://zhongguose.com/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my26383912
amy26383912 在 2021/09/17 14:28 发表

長見識了 古人的各色寫得真雅

真的不能再吃了
真的不能再吃了 在 2020/12/01 21:01 发表

又要开始搞事啦

显示第1-2篇,共2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