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158章 自食恶果。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1-26 13:29
点击:724
章节字数:28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大人太过挑衅,是要自食恶果的。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颈窝的一个咬痕。属兔的季无念有一副过于好的牙口,总爱在大人身上留下痕迹。她还知道不能咬破。可月白的衣服就没有皮肤这么好的待遇。她一用力、便有一颗圆扣崩落,在不远处挑起一声脆响。


但大人今夜不和她记仇,也没有那个闲暇去注意。


月白的身上很热,便是前襟松垮、长衫挑落,季无念的手也会将她的体温升高。这小狐狸不知哪只空出来的手,又拿了月白身后未倒的酒壶。她自己倾倒一口、俯身又喂给月白。


这酒气和围绕在身边的有些相似。是梅子还是荔枝呢?


月白无暇多想。有一些甜腻的酒液并未被她吞咽,滴落在了胸口皮肤。身前人去追,顺道划开了月白两襟所有的扣。


她还站着、半靠桌边。月白不觉得那滑落的酒滴到了季无念向下的位置,但当这人亲吻自己小腹,月白也只能顺从得蜷起身子,摸着她的发丝。


她还要往下,月白也不会阻她。


远处的声响不断,天空中颜色变换不停,映在季无念的发丝上、那便是不一样的深沉的光。月白的手也在那里,却只是不时紧绷,起不到多少支撑作用。被舔舐的神上不自觉得咬住自己手指,时常会闭上眼睛,也时常对上另外扬起的一对。


大概是魔气激得过了,这只小狐狸都露出了不笑的那一面。那里有比占有更深刻的东西,有她对掌控和权力的渴望。她是一个豪欲的人,随欲望编织起了巨大的网,而今夜的月白、心甘情愿得成为她的猎物、任她扑杀。


“月白……”


她说话的间隙,月白得以喘息,但一口气刚出、又因为两个手指顿住。月白有些站不住,两只手都按到她的头上。


可这人又要站起,便不能再成为月白的依靠。


她往后倒,指尖再次触及刚刚打翻的酒液。月白隐约注意到那液体变得粘稠了一些,可一会儿她就被季无念搂腰拉回……


距离更近,某处、也就更深了。


月白只能攀住她的肩膀,将自己埋入其中。季无念站在一个她无法反抗的位置,阻挡了她合拢自己的可能,却又成为了她的支柱。骄傲的神上心中起了一点点的不服气,可一下又被打散、只能专注于季无念给她深刻感受。


这人一定是记了刚刚勾她的仇,现在也……


“……唔……”


耳廓被轻轻咬住,呼吸和厮磨的声音清晰得太过,就连心跳都被带着走了。月白想躲,又被一下冲撞散了力气,只能乖乖环着。


这样乖巧的月白大人并不多见。她时常是高傲的、冷然的,好像一切入不了她的眼,一切不过是云烟。所以季无念总折腾她,想将她拉入俗世,想看她坠入凡尘。季无念喜欢月白拿自己没办法的样子,又骄傲又不服气,又嘴硬又温柔。


平日里的季无念一定觉得这样就够了,可今日她喝了酒、又被大人激了魔气,总觉得心里还有一块空荡荡的地方等着填补,充斥着一些不好的东西。


她将月白按得更近些,把自己的眼神藏在她的身后。在月白的声音和温度里,季无念觉得自己内心的空处一会儿张一会儿紧,最后水流冲入,才发现那是一个无底洞。


“月白……”季无念拉住身子有些软的月白,抱着她、一直没看她。


她要平复的是自己,是自己想要她臣服的过分心情。


“……你真的、不该激我魔气的……”


是不该,站着太累了。


这句话月白没机会说出口。


某人没有压制住自己的冲动,吻住月白的同时将她拉起,勾住她的腿抱起她,便是要她环住自己。季无念抓她抓得好紧,又真又重。月白不想掉下去,顺从她的冲劲,可一会儿又被甩在亭边长椅,背砸在栏杆上。


她来不及考虑疼痛与否,季无念已经过来,逼得她仰头承吻,某处自然也是被霸占。


有些……满。


意识到身下人忍不住蜷起的左腿,季无念干脆勾起,又逼得月白折叠身体,向下滑落。她放过了月白的嘴唇,一点一点向下,亲吻她各处的皮肤。这亲吻很重,伴着随性的撕咬和偶尔的刺痛。


月白依旧无暇顾及,毕竟拜她所赐,季小狐狸今天的动作都是大开大合,每一下都触及她最深处的神经,叫她意识发颤。


她在被季无念占有。这个事实不容质疑、不允模糊。这只入了魔的狐狸刻意强调了这一点,把一切摆在她的眼前,要她正对。


这不是可以调笑的事情,所以季无念用了无表情的表情,只是深深的看她,像是要把她刻进去。然而喉口的吞咽暴露了这件事的本质,是她渴求月白,也是月白渴求她。


于是伪装的冷面被打破,季无念被月白拉住后颈,牵引向前。


这不是她可以冷静掌控的占据,而是一场艳丽的棋局。她也不过是情欲的一颗棋子、早就深陷其中。


黑白对阵,前后围堵,诡计阴谋千般是,不敌垂首一低吟。


环着她的手松一阵、紧一阵,季无念便慢下来,给月白一点平静的时间。


这时候的月白是柔弱的。她的眼神有些涣散,呻.吟换成喘息。被季无念架着的腿还没有放下,背后的衣衫只怕也已蹭得满是褶皱。


她没有说话,乖顺得被季无念打横抱起,看着她带自己坐到桌边,也任她将自己置于腿上。


这人大概是渴了,拿了一壶酒,直接对着喝。她喝得猛,有一些顺下来的酒流到了她起伏的喉口,再往下便是锁骨中间一个小小的凹陷。酒滴好像在那里停了一停,又继续往里、没进衣服去了。


月白看着那交叠有序的领口,缓缓贴上去,用舌尖收集遗落的酒珠。一路向上,抚过停顿的喉骨,月白吻到她的颌线,因她的垂首而缩短了距离,最后被奖励亲吻,喂了一口酸甜的酒。


是青柠的。


环着季无念的脖颈,月白被她拢着腰。这个位置的亲吻温暖又舒服,让刚刚喝的许多酒爬上脑袋。月白隐约记得不一会儿前,两人的位置还是对调。那时候的自己抚摸着这人的腰线,手感却还不够细滑。


她有些迷糊得想着多余的事,又被季无念拿了酒壶抵唇。这回是她喜欢的甜味,酸味淡淡得藏在底部,不知是不是青柠余韵。


酒流得快,落了好多到身上,连季无念的前襟一起打湿。月白余光抓住小狐狸的眼睛,倒是没见什么坏心眼,就是专注得有些骇人。


这或许就是季无念的底色,那种死咬不放的执着……


像只狗狗。


月白笑出来,让那双泛红的眼睛有一个微张。再铺一点疑惑与兴趣,那双眼中的红色最终归于和她一样的笑意,就这样映照大人接过酒壶、自己昂首的潇洒身姿。


这位爱低调的神上、也是可以张扬的。


她强大,她美丽,她神秘,她有一切扬名天下的资本。可她现在在这里,在季无念的怀里。


最后一口,月白还是独占。


酒壶扔在一旁,她正想抹去唇边水渍,又有另一只手过来替她。


月白的唇薄,红起来便似一片染了血的刀。季无念去碰,又会被月白咬。牙齿抵住指腹与指甲、还有什么东西掠过了她的指尖……


这位大人啊……真是要人命。


季无念还想往前,却叫月白拉开了手。她的身体在季无念的眼前划过,连着身上只披挂着的衣裳。她好像要踏前,却一下被季无念抓住了手腕。


“月白。”季无念抓得紧,好像要捏碎她的手腕。


大人说了‘今夜随她’,她就不会让大人跑掉。


“呵,”月白回头,脸上笑意氤氲,眼中似有朦胧,“换个地方罢了。”


这里还有山风,会凉。


反手牵住某个让自己疼痛的人,月白越发缥缈起来。她本就无所谓,此时更像是一切随心。不远处还有不夜的元宵上京,那里的人喜乐喧天,都在为自己的生活祈愿。可那与她没什么关系,他们的喜乐也好悲也好,牵动的不过是身后的这个人。


可惜啊……


月白微微侧头,面部曲线正好与上京灯火重叠。但季无念的视线不及远处,只落在大人的眼中,被她揶揄的笑意搅动心神、被她晃动的衣衫扇抚情.欲。


大人走了她便跟随,去见不落的明月、去碰不离的人。


可惜啊,今夜的无念被月白迷了眼,无空去思虑这烟火人间。


咳咳咳咳咳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