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140章 未雨绸缪。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0-11 12:04
点击:742
章节字数:42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厢两人出来,本是月白在前,丛生两步追上,又跑到了她前面去。她在幻梦有自己的房间,与刚刚的客厢不在一层。


这幻梦之中酒醉金迷,客人往来便似进出混沌,不知何处是温柔乡、不知哪边是销金冢。月白路过楼台时,看楼下厅堂人来人往,那迎客的女子进退自如、一边叫着官人,一边叫着贵客,眼眸如丝、寸寸勾人。


应该是丛生手下训出的妖,张弛有度、妩媚妖娆。


“快来。”丛生招呼着月白进屋,自己跑去柜子旁搬了一个木箱上桌。她见月白关上了门又跟她招手,“快来看。”


门外喧嚣被结界阻隔,那箱子上也有禁制。月白站到她身侧,低头看她笑面嫣然,似是少女高兴、要与她人炫耀宝物。


“我开了哟?”


“恩。”


红木张展,血气散出,箱中一件红衣,形制特殊、肩部有开。红衣上还有黑纹斑点,凝结成块,叫这鲜艳的色彩失了灵动,沉得全是阴霾。


“……这不会……”九一想到季无念杀人那夜,“是你那时候扔掉的衣服吧?”


血气放久了有点臭,月白还是将盒子盖上。


当日凌洲杀宋则,还是月白携了妖族去三清对质。而这件衣服本属月白,穿在绛绡身上,又染了宋则的血。那究竟是绛绡嫁祸凌洲,还是二人同体?月白又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秘密令人玩味,而之后牵扯、就更有意思。


丛生还是笑,看着像个少女,实则眼底暗红。“这宝物如何?可否换得绛绡?”


月白看着她,摇了摇头,“我并不满意。”


“呵,”丛生看她需要仰头,可眼中的红并不会因此褪去,“既然你不满意,那我便把它扔出去吧。”


昭告天下,自有人查。


“扔吧。”月白面色不变,“本就是我随手扔的,也就你捡回来当宝。”


一个“我”字,大方承认那时她在、那事她知。一切不过局一场,她与绛绡将仙门妖界耍了个团团转。而当事人站定在此,丝毫不怕此事败露。


“当真可扔?”丛生笑着,却已感受到周边压力,额间隐有经脉显现。“魔界仙门,各个都在找她。若是被抓住,扒皮拆骨,都还算轻的。”


“那不正好?”月白施施然坐下,单手撑头,“我正好嫌她惹事太多、烦得很。”她是说真的,“你若是能让她怕了,乖乖呆着,我还谢谢你。”


九一讪讪:“我觉得不太可能。”


月白也觉得不可能,所以就更烦了。


眼前人的嫌弃毫不掩饰,叫丛生耍狠都失了力气。更不要说她周身被某种威压裹牢,竟是有些站不住。眼中红光更甚,她一手撑在了桌子上。


“你就如此自信,能在各方追捕中保她周全?”


月白浅笑,看眼前人吃力,“这便是我的事了。”


事实是,只要季无念不自己去作,月白很有这个自信。但季小狐狸就是太能折腾,才搞得月白身心俱疲……


“我觉得你这句话有点儿双关……”九一捂脸。


“恩?”


“没,我就是突然发现,我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出现了动摇……”都开始胡乱联想了……


月白搞不懂他在说什么,也不再花心思。她只是见丛生手下桌面隐隐出现裂痕,便坐直身体、以免一会儿伤着自己。丛生被她的威压压制,此时已然有些站不住。


“阿生,”她笑说,“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必用威胁的……”


威压一撤,方桌顿碎。


那红木盒子飘在空中,丛生泄了气似的坐在了她面前圆凳上,瞥她一眼,嗤笑一下,“这不是跟你不熟么?”


“……”不熟就用威胁的?


丛生这装可怜的样子和季无念神似,月白也就不和她认真计较,直问,“你要我做什么?”


“替我护着阿扬。”


“……”月白看她,“你一定要去魔界?”


丛生坐直,摇了摇头,“我不想去,但躲不过的。”这不是她想不想,而是能不能。她抬首一笑,面上表情丰富,皱眉嘟嘴、看着可爱。“而就算我不去,我也难从尊上手中保住阿扬……想了一圈,我只能想到你了。”她已是元婴魔将、蝶庄主人,连她都护不住的人、世上能托付的也寥寥无几。


她本是想看看月白敢不敢为了绛绡与仙魔为敌,却不想反向被好好得威胁了一通。


月白的身体看着虚,但这威压、实在可怖。


她将木箱再往前推些,眼睛圆圆,看着似个小动物,软糯软糯的,“这个秘密我会守住,换你对阿扬的几分相护……可否?”


“我会尽力。”苏扬她本就要护,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你们就这样谈妥了?”九一有些怀疑,“刚刚还剑拔弩张的……”


月白回他,“若她真要怎样,就不会叫我来了。”直接动手或是直接公布,哪样都比这样好。


“多谢。”丛生似舒了一口气,引着盒子落在月白腿上,放轻松了笑,“绛绡当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看着不像是会出这种差错的人……”


那时季无念一身浸血、心绪有变,整个人似被掏空了心思,空洞洞的。是月白替她脱了这身衣服、洗掉她一身鲜血,注意力都在季无念身上,也没想到这种细节。


“是我的疏忽。”以前没养出这种习惯来。


“……这谁能想得到啊。”九一替她开脱,“也就是给丛生捡到了,不然也不知道这衣服跟你们的关系啊……”


“不可心存侥幸。”


丛生怎么可能会只是捡到,必然是刻意去查过此事。此事发生在昆弥附近,丛生去查,倒也合理。确实别人不知其中关联,但到底是留了蛛丝马迹。说白了,还是月白不够谨慎,出了偏差。


“……那季无念不也没说么?”九一还在为月白找理由,“你俩一半一半吧。”


“……”若不是丛生有求于她,这“一半一半”会带来的、便是仙魔两界的追杀。


月白不知怎得有点懊恼,与朝之越之那时候很像。


九一有点懂她,“你这种就像写了一千行代码,中间弄错了一个负号。回去debug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蠢到无与伦比……没事儿、我懂你。”


月白不懂他。


“哎呀,反正现在不是压下来了么?”九一安慰她,“你也别想太多了,都是细节。”


就是细节,能决定生死。


“反正你又不怕……”


可能就是因为月白不怕、不在乎,才会忽略。


见月白将盒子收起,丛生还是提上一句,“你们下次真的再当心些,这种东西该毁就毁,该烧就烧,切不可留下证据来。”


“恩。”月白应一句,引以为戒。她不想再纠缠此事,回问一句,“你要去魔界、与阿扬说过没?”


“……我也不是现在要去啊。”丛生一歪脑袋,眼里眨巴眨巴闪着光,“这不是能拖多久拖多久么。凌洲这么难找,可要好一段日子呢。”


……哦、未雨绸缪。


倒是又和季小狐狸有点像。


“月白你这么看我,绛绡可又得咬你了。”丛生点了点自己脖颈,调皮玩味,“那小狐狸也是厉害,还能在你身上留痕……”


“……?”月白指尖点上自己颈边、突然明白了她在说些什么。


昨日去见曲似烟前季小狐狸留了痕,被月白刻在化身术上。结果回去又闹了一夜,害月白把这事都忘了……


“……所以、你是顶着这么明显的吻痕走了一天么?”


九一这话,月白不想回。


回到房间的月白脸色有些紧绷,丛生却贼兮兮得往苏扬怀里钻。“阿扬,月白说不喜欢我的宝物呢。”


“究竟是何宝物?”苏扬也不知道。


丛生与她咬耳朵,但另外两人都是耳力好的,也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九一一拍脑门,“不愧是妓.院老板……”那听着就有某种特殊用途……


季无念狐耳一跳,咳了一声,装模作样,“那什么宝物啊?月白大人不想要,我可以代为收下啊。”


“你等着!”丛生一跳,“我这就给你拿过来。”


眼见着人又跑走,月白一道眼神送给某个眼睛发亮的小狐狸。


她敢收,最好敢受。


季无念也是识相,赶紧凑到月白大人身边,也咬她耳朵,“送给曲似烟,让她穿呀。”


月白:“……”


九一:“什么仇什么怨……”


锦盒入手,两人再坐片刻。丛生似无意中提起,“最近魔界也不太平,好像还有人去了东海,在找无极什么人呢……”


柳云霁是凌洲送回无极,她这是在给两人提个醒。


月白听得懂,也给她留了寻自己的方式,之后可以互通有无。季无念当时也就是狐耳一颤,一直到离了幻梦也没再提起。她只是又打破“人间规矩”,拉着月白去逛鬼市。


鬼并不是真的鬼,而是昆弥附近卖各种迷信之物的地方。常年阴森、又有许多人装神弄鬼,故称鬼市。可月白对这种东西并无兴趣,被季无念拉着扫过一眼,眼神都未作多留。二人匆匆走过,最后还是进了无人处的山林。


季无念散出一身妖气,用尾巴挑逗月白手指。“月白你怎么了?”她往前凑些,“是与丛生谈了什么不开心的?”


说不上开心不开心,就是学了一课。


月白摇头,伸手摸了摸季无念狐耳。这对耳朵厚软,捏着揉着都舒服。她看着季无念,“你是不是早想到魔尊会让丛生找凌洲?”


……大人今日真的问题很多。


季无念低下头,让月白不必将手抬得太高。她笑了笑说,“我现在可是名扬天下,找我又不是新鲜事……”


月白不理她调笑,“不让丛生知道,是不是也是为此?”


“……少个人知道总没坏处。”凌洲与月白的关系,少个人知道、月白就少一分麻烦。而她自己……也少一分被魔尊寻到的风险。季无念将月白的手拉下来,向前一步搂着她,在黑暗中轻轻相问,“是不是丛生与你谈了什么?”怎么让月白变得有些奇怪。


月白没回答,只是又问,“若是丛生知道你是凌洲,你觉得她会如何?”


“……”季无念低低一笑,“若是为护阿扬,丛生什么事都能做。”


包括设计擒她,包括交她出去。


月白肩上多了一份依靠,季无念的声音听着轻松,“我们与她也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是敌是友、随时可变……”


视线中的脊背弧线平滑,下端分成六束,全部低低垂着。月白搂她,抚着她的背,轻声说道,“虽说交情不深,但我觉得、她有很多地方像你。”


“像我?”小狐狸笑着,“哪里像啊?”


“言谈、处事……”月白想想,“多有神似。”


“……”季无念确实学了不少丛生做派,心中暗暗念着月白感觉敏锐,嘴上又在调笑,“大人是在夸我么?”


不是。


月白将她推开些,在此时回答了她之前问题,“丛生叫我过去,是想让我帮着护一护阿扬。”


“……”季无念愣了一愣,意识到了什么,也只能苦笑,“她还是要回魔界。”


“恩。”


“既然她自己这么选,那也没办法。”季小狐狸一耸肩,“就是可怜了阿扬……”丛生要走,苏扬必定相随,而两人结局……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她不想去想那些低落的事,又问月白,“那你要护么?”


“可以帮一帮。”其实已经帮了。


季无念笑着,尾巴也跟着甩了甩,“那也是揽了不少麻烦上身……”笑眯眯的人贴近月白,“之前还一副嫌弃样……大人这是转性了?”


即便黑暗,这人的眼中依旧有光,笑意似海上朝阳,温暖发散。月白看她一眼,继续嫌弃,“与你相比,这些都算不得麻烦。”


顶多算个顺手,都不值得月白多花心思。


季小狐狸吃了一瘪,往大人唇上咬了一口泄愤。这一口不轻不重,适合加深了、再往里去一些。月白背后有树,就这么被季无念又锁在了某个小小空间里。


她是真的很喜欢吻自己。


这种欢喜反映在季小狐狸弯起的眉眼里,水润的嘴唇上,还有她更甜的嗓音,问月白、要不要回去。


月白难得得摇了摇头,“去无极。”


“……”季无念怔住,明知故问,“去那儿干嘛?”


季小狐狸的笑很自然,好似真的不知道。可月白心中了然,只问一句,“不在意?”


柳云霁被魔修搜寻,此时状况如何,季无念肯定是在意的。但她也知道那边有许多动荡,又不想因此冒险,卷入争斗。她只能拉住月白的手,颇为无奈,“月白……”


“想去,还是不想?”


……怎么还突然霸道起来了?


“……想。”


坑曲蛇都是顺道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泽希哒
泽希哒 在 2021/05/18 00:14 发表

居然是血衣,作者细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