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128章 躲不过的。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15 12:02
点击:849
章节字数:35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藏”字出口,疼痛消失。月白听见季无念的笑声,同时自己的背上有了束缚。再下一个转神,她就已经被季无念翻到了躺椅上。季小狐狸体术真的不差,也不知道怎么行云流水得就坐到了她的腰上,让两个人完完全全得换了个位置。


月白被月光照得有一瞬间的失神,又被季小狐狸亲了一下。某个人得意洋洋的,“可我还没玩够呢,长夜太冷清了,哪儿有人间热闹。”


她笑得热烈,似火般映在月白眼里,叫她一时没了话。


“月白?”季无念难得见她愣神,伸手在她眼前一晃。


九一也怯生生的,“月白……”


月白垂首闭眼,拉过她的手便按在一旁,“想惹事就直说。”


又嫌弃又无奈,这样的月白在季无念眼里总是可爱。这便亲亲她阖起的双眼,软乎乎的。


月白听着她的笑,也听着九一弱兮兮得问,“月白、你没事吧……”


月白没有回,九一心里发虚,“那个……我也不太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现在好像好了……可、可能是什么系统错误吧……出bug了……”


虽然听不太懂,但月白已然不信。


她伸手按住季无念,让她压在自己身上,贴着她的耳朵、轻声相问,“当真不想留在这里?”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的想被月白藏起来的。


“……若我想要避世而居,舒服的地方多了去了。”季无念从月白身上侧滑下来,改了侧躺的姿势,枕在月白手臂上。她的眼神有些空洞,像是无聚焦得对着明月,话也不知是在对谁说,“可躲起来又如何呢……”


有些东西、是躲不过的。


季无念收回目光,微微仰头便看见了月白侧过来的脸,在等她下一句话。她一笑,“但这里确实舒服,还方便。”


那张笑脸下的空洞被藏起,月白也不打算现在去硬撕,闭上眼睛正头躺好,轻轻松松一句“自然”。季无念也不闹她,就这么看了一会儿月白侧脸,而后低头、静静依偎。


长夜无风,静夜无声。菡萏连香,孤幽不允。


二人从长夜出来时已是清晨时分,月白照例得照顾秦霜,季无念没呆上多久就走了。九一战战兢兢得看着月白大佬过日常,作为一个系统慌得一逼,有点不敢搭话。可月白还是该干嘛干嘛,指导完秦霜便又分神看藏雪情况。


那禁地本是掌门才能去地方,出了这等事情、藏雪弟子对掌门左任的信任都在动摇,窃窃私语很多。不过左任及时赶回,倒是给了个解释。


“被投入禁地之人,皆乃身怀魔气、叛我天道的罪恶之徒。我本顾念藏雪声名才不愿公布,可冷羡自甘堕落、从禁地脱逃,还向同门拔剑相对。此等恶行,当得天诛!我藏雪弟子与魔修势不两立,毁道入魔之人、不论过往交情!斩!”


一番话说的激昂万分,再加他藏雪掌门威望、也是说服了不少人。


但到底天雷降罚,又多是自己身边熟悉的师兄师弟,诸多弟子之间也还有不少流言。


有两个小弟子正私下说着话,突然有人喝了一句,吓得两人一颤。在看来人,他们只能战战兢兢得行礼,“甘、甘师兄。”


甘乾一双眉目凌厉,“各领十道仗罚!”


两个小弟子对视一眼,颤颤巍巍,“是……”


甘乾看着他们缩着背走,又是怒不打一处来,但罚也罚了,不可再过。这些时日的流言蜚语比得上藏雪之外的呼啸风雪,几乎要淹没了人去。他作为掌门大弟子,心中又急又怒。他师尊分明嫉恶如仇,最近却害成如此风评,最近弟子中居然还有人怀疑他已入魔……


“大师兄,我爹他、最近确实有些怪……”


“千千!”甘乾对眼前少女一道厉声,“怎么连你也怀疑师尊!”


“我没怀疑他!”左千千一副少女模样,竖眉瞪眼、看着就有些骄横。她撇了下嘴,一点也不怕甘乾发怒,还瞪了他一眼,“怪就是怪,我是他女儿、我还不知道么?”她看着在怒气中还有几分烦躁,“前些日子查魔气就严厉过了头……之前还问了我木长和木辛……”


如果那时她没拦下来,是不是那两位师兄也会……


“他们俩呢?”甘乾这到想起,之前奉命带木长木辛赶回,却半路被这小妮子借师尊之名要走了人。虽说师尊之后也没有怪罪,但到底是两个师弟找不见了。


“……他俩好好的。”左千千有些不耐烦,又瞪了甘乾一眼,“干嘛。你也要逢魔便杀么!?”


“……”甘乾让她一吼,怔了一下。“若是师尊……”


“不让!”


整个藏雪也就左千千敢说这个话,她一只手指怼到了甘乾鼻子上,“大师兄我告诉你,两位木师兄我保了!魔气也好魔修也罢!我都不会让他们消失在我面前!就算是我爹想要!也得先来问问我!”


“你这什么态度!”甘乾一把拍开左千千的手,“你忘了你娘……”


“没忘!”左千千一脸怒容,少女带着满满的不服,咬牙切齿,“但那不是魔修,那是我师兄!还是你师弟!还是我藏雪弟子!!”


一声“哼”完,她抽出自己的法宝红绫,一跃而去。


月白跟着甘乾视角,远远见那少女离开。识海中九一还评价了一句,“有个性……”


够刚。难怪沉凝架不住她。


“……怎么养出来的?”这么横。


月白回一句九一,“她娘死的又早又惨,左任很宠她。”


那时她娘带着她要去明云,结果在路上遇到了魔修伏击。那次左任不在,甘乾又中了调虎离山。等他赶回时,师娘被挖了眼睛削了肉,而年幼的左千千被扔在一旁,盯着母亲的尸体发愣。没人想去问她到底看到了什么,诸人只知道藏雪峰主白了头,而他的女儿消失似得沉默了数年。


再出现时,左千千就成了这样豪横的性格。左任宠她,连管事的甘乾也不管她。越养越蛮,在藏雪也算得上作威作福。


月白对她产生了些许兴趣,打算晚些去打个印记看看。


说要晚些,是因为要给秦霜做午餐。小孩子现在已经能自己吃饭,对于眼中线条的探知也渐入佳境。可能是因为身负神息,她在魂力一途的天赋比月白预想的要好很多。只不过这也带来一个问题,月白需要找个借口来解释她的视力恢复。


文正最近有些忙碌所以没有过来询问,但等弟子招募结束、那位仙长应该会要来看看小霜。


“……你干嘛不直接把她眼睛治好?”九一奇了怪了,“这样更方便吧?”


“她的眼睛得用神息治,”月白说,“本来就一团乱麻、再引就怕更麻烦。”而小霜和苏扬一样,对于灵力的感知和学习就十分得差……


但或许可以拿来当个借口?


月白想到了方法,被九一问。她回答,“在她周身围层灵气就好。”


灵气探知、魂力探知,结果都是一样。拿灵气给秦霜的魂力做个掩护,不让别人看出来是她修了其他东西就行。


不过这个事情适合季无念来做,月白打算晚间回来再跟她提。


用过午餐,月白蹲在秦霜面前,笑着对她说,“一会儿神上要出门,你乖乖呆在殿里好不好?”


“恩。”秦霜点点头,灰白的眼睛眨了眨,奶声奶气得问,“神上要去哪儿呀?”


乖巧的小孩子一般不问问题,月白还有些好奇,“小霜怎么想到问我?”


“无念。”小手拉住月白袖口,秦霜纠结了一下,在寻找可以用的词语,“害怕?”这个词好像不该这么用,小孩子的语气变成了疑问。


月白顿了顿,摸了下她的小脑袋,“你跟无念说,神上去北边散步,她就不怕了。”


“哦,好。”


……散步。九一真的、无力吐槽。


安置好了秦霜,月白就画了个阵出门。藏雪周边有人力不可控的风雪,藏雪内部却是温暖如春的绿洲。不似三清的七峰耸立,藏雪是一片平缓的盆地,期间一座主楼高耸、便是掌门住处。月白大概知道地形,直接就进了藏雪之内。她以神息为结界,大摇大摆得走在藏雪之中。期间路过诸多弟子,都对她毫无索察。

可能还真的是散步……


“……你这就要动手了么?”散个步就把人家掌门弄死?


“看看。”月白这次来不是来找左任的,她是来找左千千的。不过因为她没在左千千身上打过标记,这会儿就真要找找。但若是顺道做些什么,也不是不可以。


九一看着她四处观察,突然深深得叹了口气,“没想到啊没想到啊,你月白一个浓眉大眼的,居然也开始主动搞事了……”还一出口就是针对人家掌门。


“浓眉大眼”形容月白实在不太对,但她也不乐意计较,只问,“不行么?”


当然不是不行,九一只是又欣慰又惆怅,“我就是觉得……家里的白菜、从里到外都被猪撅走了……”


月白低了声音,“与她无关。”


确实因她而起,但月白的杀心、又与她无关。


人如蝼蚁,命如草芥。那些人的生死、月白并不在乎。季无念或许曾为他们哀伤,这个月白也不知道。但那些奇形怪状的尸体和那新覆盖上的雪层,确确实实得在提醒她一件事情。


傲慢。


这种傲慢是无视,也是不在乎。它属于每个人,又向着每个人。它是人之常情,是深入骨髓却毫不自知,可被提醒了、又会让人觉得针扎似的不舒服。


月白不舒服,打算杀个人泄愤。


这人正好是左任,但与左任自己、可能也没什么关系。


九一絮絮叨叨得说着月白“口嫌体正”,月白也不理他。她在藏雪之中没寻着左千千,最后去她闺房拿了件物什,以气息相寻、进了无边雪幕。她往藏雪的更北走,而那气息一下就被风雪吹散。月白展开了神魂,包拢搜寻。


“……这么麻烦做什么?”九一不太明白月白此时的行为,“她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找的?”


就是因为找不到,月白才想要找找。


“你这叫杠,”九一原来也没发现月白有这么个属性,“还可能叫作死……”


月白也不理他,展着神魂飞在雪中,所感之处全是飘落飞舞的雪粒,生生得打在空中,也不知目标为何,就这样伸展力量。雪入高山,坚壁所当,要其旋转绕路,不让寸厘。只是高山之中有空洞,埋在雪下深处,非人力所能查。


月白在一处深洞中寻见她,只是她不是一个人。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好像、还跟了一只……妖?


嘛、肯定不是bug,但九一不知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