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115章 115.戏精兼故事王

作者:月月晴
更新时间:2020-12-06 19:57
点击:1030
章节字数:22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叶脉现在是装作一个下人,所以不可能不去吃饭,为了不被怀疑,只要去尝试一下这何府的晚饭了。

事实证明,这晚饭真的让人难以下咽,这哪是人吃的东西,即便是普通百姓也不至于吃这种玩意儿,这何家人也太过抠门了,竟如此对待下人,要知道叶府的下人餐那可是天天大鱼大肉的。

叶脉吃了一点,谎称吃饱了就离开了,今天的厕所已经扫完了,但那冯管事还不放过叶脉,一定要叶脉去把大院里落叶全都扫了。

叶脉就寻思,这些打扫的事务她一个做了,那别的丫鬟干什么?话虽如此,事儿还是要做的,最好传到何少宏耳朵里,让他同情自己,这一定是个很好的开端,可是要怎么传呢?

这些丫鬟下人都很怕冯管事,没有一个人愿意得罪她,借助这些人之口恐怕有点难。

正思考着,突然听到一阵阵妙声传来,此声灵动洒脱,使人精神一震。

叶脉不禁有些好奇,是谁人技艺如此精湛?

顺着声音寻过去,看到亭子里坐着一个男子,闭目忘情地抚着一方古筝,嘴里还哼着对应的歌谣,这个人,正是何少宏。

一曲终了,何少宏睁开眼睛,沉浸在奏乐结束的美妙中,晃眼间发现了叶脉:“好听吗?”

叶脉慢慢走到亭子内,摸了摸弦,故意叹息一声。

何少宏问道:“姑娘为何叹息?”

叶脉道:“曲是好曲,人亦是高手,可惜这曲不搭这乐器,此乐器音色过于哀怨凄美,与你这温软脱尘的曲子组合在一起,一定程度上互相把对方的优点破坏,不妙不妙。”

叶脉对乐器有一点点研究,当然大多是止步于理解范畴,甚至理解都是那些乐器大家说的,她只是记下了。恰好这古筝,就是她较为擅长的一种,别的还有钢琴、吉他。

何少宏惊喜道:“姑娘懂得乐器?而且见地颇深,还请姑娘不要推辞,演奏一曲如何?”

“如果少爷不笑奴婢的话。”

“快些快些。”何少宏迫不及待地让开位置。

叶脉坐下,戴上指套后颇为专业地调试了一下弦的位置,待准备完毕后,手指开始拨弄起来。

一曲凄美又不失哀怨的曲子逐渐成型,跃动的音符不断拍打着何少宏的心灵,仿佛有一个故事,又仿佛有一段人生,小小的乐曲,饱含了艰辛和心酸。

听着听着,何少宏痴了。

突然,筝声戛然而止,一声突兀又难听的杂音传来。

意犹未尽的何少宏疑惑道:“姑娘为何突然终了?”

事实上,叶脉是手滑了,但是她肯定不能告诉何少宏这件事啊!于是她脑子里飞速运转,想想怎么圆这个失误。

叶脉问道:“少爷可曾听过这首曲子?”

何少宏摇摇头:“没有,不过水准绝对是宗师级别,除了最后那一下杂音,否则千古流传也不为过。”

叶脉心中冷笑,这在地球还真是千古流传的曲子,即便这个世界历史比地球文明长,但好的音乐总是能够深入任何人心中的,音乐不分国界,自然也不分世界。

“那么公子也自然不明白这曲子的背景故事了?”

“还请姑娘细细道来。”

叶脉道:“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叫作祝英台,她女扮男装入了一个书院,然后……叽叽叽喳喳喳,最后,在祝英台上花轿的路上,路过梁山伯的坟墓,她不顾一切地冲下花轿,那坟墓在她泪水滴落后,钻出来一只蝴蝶,而祝英台也化作一只蝴蝶,两人缠缠绵绵飞走了。”

何少宏轻轻撇过头去擦拭眼泪,只叹道:“梁山伯和祝英台,这世上竟有如此坚贞不渝的爱情,不过我尚有一事不明,祝英台想读书又没人拦着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呢?”

这个世界和地球的古代不同,女子也是可以读书的,修炼也没什么问题,所以何少宏非常不解。

叶脉干咳两声:“那你得问祝英台,我怎么知道?或许是她个人爱好吧,没办法考证了。”

“那好吧。”何少宏没多追究这件事,继而问道:“那么那声最后的杂音是什么意思?”

“少爷有所不知,那并非杂音,乃是祝英台的哭声。”

“……”

这个说法,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何少宏被叶脉带偏了,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甚至觉得这杂音是故事的主旨,是点睛之笔!

何少宏激动道:“请姑娘告诉我这首曲子的名字,另外把其乐谱……”

还没说完,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叶脉正好把何少宏遮住了,冯管事只看到个叶脉,厉声道:“嘿你这个小贱人!地都没扫干净敢来亭子歇息?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

“滚!”何少宏怒气冲冲地打断冯管事的话。

叶脉是他的知音,是一个真正懂得音律的人,岂是一个小小管事可以侮辱的?

“三…三少爷,您怎么在这?”冯管事这辈子还没见过着三少爷发这么大火。

何少宏走出去,一耳光甩在冯管事的脸上:“以后扫地这事儿你全包了!她不用做任何事!你也配骂她?”

这一波素质三连,把冯管事整懵了,她确实在下人里作威作福,但面对这主人家,还是不敢造次,一顿道歉后灰溜溜地逃了。

仇恨的种子也在冯管事心中生根发芽。

叶脉扯了扯何少宏的衣角:“少爷,这…这不好吧?”

何少宏脸色好转,他说道:“姑娘你太善良了,明明我交代过她不要让你被欺负了,她却自己都欺负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也没算欺负吧,只是扫了一下厕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叶脉心中都乐开了花。

“什么?她竟然让你扫厕所?扫的哪间?”

叶脉想了想,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全部。”

何少宏更加恼怒:“你的手应该用来弹琴,而不是拿扫把,那些俗人怎么懂得,气死我也。”

“好了少爷,不若这样,我先回去把乐谱写下来,明天早上带你给如何?”

何少宏想了想:“早上我要去见风莹,她也是个才女,如果你们能交流,肯定都能受益匪浅,不如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韩府。”

叶脉心中一动:“那真是太好了!”

“不过,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叶脉笑道:“奴婢许媛媛,家父生前是秀才,但一直没有考取到功名,诗词歌赋、韵律书画都有传给奴婢,先前那首化蝶正是出自先父之手。”

“可惜啊可惜。”何少宏遗憾道:“能写出这等曲子的奇人,竟怀才不遇,我也没有机会再结识了,上天不公,上天不公。”

之后,两人说好,叶脉先一步离开了。

明天就可以见到叶灵雎了,也不知道她那边进展如何。


今天就一章吧,明天生日,要招待客人,可能不会更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othloria
Lothloria 在 2020/12/06 10:52 发表
精华

标题:好像搞错了一些什么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 古琴是不带指甲和指套的(问就是指肉压琴弦)这里应该说的是古筝吧,古筝是可以那个五线谱就弹出来的,毕竟古琴的音不特别操作是弹不出正常七个音的曲子的(毕竟基础五个全音)。特地翻回来看看,发现的确不对劲,因为我认识的人练古琴的真不多,更少的人会梁祝(也不是标准减字谱流传下来的,甚至都不在考级曲目里),说带指套肯定不是古琴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