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40章 属狗的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6 22:14
点击:1716
章节字数:34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蒲时和黑蛟先行离开,留了一晚给月白安置,季无念自然留守在旁。


明月早已高挂,月白坐在门台上,思考着明日要用什么借口说明自己一夜未归。


“这里根本没有龙气。”


月白回神,季无念靠在另一边的门框上,语气凉凉。


“有的,”月白伸出手拨弄月光,“只是你们感受不到。”


“……跟那魔气一样?”


“嗯。”


季无念内心不太爽快,却没有办法和眼前这个人发火。


“我先走了……”


“等等。”月白拍拍屁股站起来,“不归在哪儿?”


季无念猛地回身,红衣似乎又要燃起火来,“你不知道?”


“这里龙气那么稀薄,”月白耸了耸肩,“我懒得找。”


季无念冷哼,“那你就真以为我知道了?”


月白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脸上面具摘下、欣赏某人气得肝疼,心情很好,“你不知道?”


“……”那句“不知道”说不出口,季无念咬牙切齿,“你是不是就是气我的时候特别开心?”


月白倒是自然得点头、自然得引得对面发狠、自然得为自己的脖颈迎来了一张牙口。


……疼。


九一看不下去了,“属狗的么……”


这回可不是魂体,季无念这一口咬得结结实实,真让月白变了脸色。


当真是魔性冲天,季无念咬她不算、还要舔去她泛出的血气。


月白推开她,“你属狗的么?”伸手一摸,指尖沾了血。


舌尖划过鲜红嘴唇,季无念总算觉得自己的怒火被血气压下去一些,“我属兔。”急了会咬人。


看另一个人变脸让季无念心情好一些,心情一好就会心软,一心软就会心疼。


刚把对方气到的两人又坐在门台上上药。月白偏着头,衣襟微微拉开。季无念将药粉在她的伤处抹开,轻柔得不像话。那处伤口也很争气,一会儿便消失无踪。


“什么时候找到这儿的?”


月白的颈线修长,一条探进衣襟、引着人的目光又到那露出些许的锁骨。她说话时颈侧会有微微颤动,让季无念想再咬一口。


上药的手动作不对,久久得不到回答的月白不得不提醒她,“你是入魔,不是缺血。”更不需要拿她的脖子磨牙。


季无念笑出来,手掌按在那处已经消去的伤处,“你皮质太嫩,让人很难忍住。”


九一忍不住了,“……这什么虎狼之词。”


替月白拉好衣襟,季无念倒真没忘记月白的问话。坐在她身边后,季无念便与她一起仰头看月亮,“很久之前就找到了,”她侧过身,笑道,“我可是有暗卫的人。”


所以很久之前,她就想过凌洲这个名字了。


月白不动声色,看向某处墙角,“你的暗卫也包括这些小妖么?”


季无念朝那边招了招手。


墙角杂草微微抖动,一只山猫竖着耳朵从里面钻出来,几步走到她们面前。山猫毛色顺亮,一双耳朵竖起、十分威严,他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凌洲,好久不见。”


“阿山,”季无念抓了抓山猫的下巴,让他眯起了眼睛,十分可爱,“这是月白。”


月白可看不可动,十分手痒。


九一给此场景取了一个名字,“不能撸猫的悲哀”。


“刚刚来的那个是新任的妖皇,”季无念又抓了抓它脑袋,“等妖界安定,你们就能和他一起回妖界去。”


山猫蹭了蹭她的手,“他们要取东西吗?”


“嗯,”季无念笑道,“也不用急着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找找。”


山猫点点头,几缕胡须上下抖了抖。


月白抱起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满眼写着“想摸”。


“我家暗卫不给乱摸,”季无念少见她孩子气的模样,逗她,“要摸得付钱。”


什么钱不钱的,先摸了再说。


山猫头顶的毛滑滑的,下巴的毛特别厚,背上的毛长而顺,尾巴又粗又长、尾巴尖还有点圆润润的。


“……你没救了,”九一看着那双爪子伸出去就流连忘返,啧得很嫌弃。


阿山也很嫌弃,这个人刚刚看着清清冷冷,现在都快贴到了他身上。可偏偏凌洲根本没有解救他的意思,满眼纵容不说,还去撸这人头顶的毛。


被撸了的月白从吸猫的快感中抬起脑袋,眼睛中像是有一个写满了快乐的天地,连被看到的人都会被吸进去。


……洛长河也摸过小徒弟的脑袋,当时他看到的也是这么一双眼睛么?


半跪着的月白手里还握着山猫的前爪,被拉着前靠的时候还想着手里的毛茸茸好暖和。就算嘴唇被夺走,她也还没收起弯弯的眼角。反而是在被放开的时候,直接把山猫抱进了怀里,像自己占了什么便宜似的蹭了蹭,“刚刚的算付过了。”


九一觉得自己并不存在的眼睛耳朵都在痛。这简直是猫令智昏的典型。


还好,猫咪的降智效果只是暂时的。山猫被放过的同时飞速逃走,月白涨回来的智商和遗憾度也成正比。


“你家里不是还有一只么!”九一恨不得骂醒她,“一只很大的!”


“晚晚的手感不一样。”月白的目光投向那个墙角,轻轻叹了一口气。


有东西碰到了自己,月白侧首,是季无念在摸自己脑袋。


“刚刚的不够,”季无念理直气壮,“要补。”


呵,想得美。


指尖发丝快速划过,季无念还没反应过来、手底下那颗脑袋就跑到了一人高的位置,还戴起清冷面庞、活像刚刚那个疯狂蹭猫的人不是她一样。


一道白光掉进季无念怀里。季无念举起看,是一片晶莹剔透的鳞片。


“这是……?”


“逆鳞。”月白拍拍身上的毛,召出青峰。


季无念往后躺在门阶上,美人慵懒,“不会是你的吧?”


“我扒的。”


青峰一晃,此地只留季无念一人、细细端详手中鳞片。


***


匆匆赶回的月白没回五时峰,而是回了青临殿。抱起长了一圈的晚晚,月白坐在屋顶看远处青白渗红,露出丝丝金芒。


这两日日过得太奔波,便想这样闲一闲。


“……你平常不也挺闲的,”九一说,“而且昨晚还撸了一晚上的猫……”


怀里的晚晚喜欢动来动去,蹭得月白心情好,“是啊。”


毛性恋无药可救,九一放弃了,“那个藏雪峰的任务,你打算怎么办?”


“等着,”那边的绯红渐渐消退,月白放开晚晚,整个人躺了下来,“看她去不去。”


“……她就算不去、你也得去的……”九一提醒她,有些尴尬。


作为一个跟宿主关系不错的系统,他也觉得这个“大气运之人”太能折腾,可任务就是任务。


“若是不会涨进度呢?”就像之前见皇帝那个任务一样。


“……还是得做吧?”九一只能凭直觉回答,他就是这么个没用的系统。


“那晚些再说吧。”月白动了动身子,手中抓弄着晚晚背后的毛、心中想着昨日从山猫那里窥来的事。


事情倒也不多:那里多是误入人界的妖族崽子,还没什么能力和人对抗。很多是在菜市场被人买走送到这儿来,一进地方就知道这儿的主人叫凌洲,是个身怀魔气的人、似乎要守着这里的什么东西,但很少真的一直守在这儿。凌洲说这东西会庇佑他们,叫他们别乱跑。大多小妖喜欢凌洲,都是听话的。


没有小妖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有很多小妖都知道大概的位置、因为凌洲经常去看,还跟他们说以后有人会来取。


一直到昨日真的有人来,他们才知道那是妖皇、凌洲守着的是妖族的不归。


确实也没什么新的东西,只是让月白知道了季无念在她出现以前是会偷跑下山而已。这点实在算不得意外。


晚晚贴在月白身边,让她的一边侧腰特别暖和。月白的背还是被膈得有些疼,只能坐起,“你这些‘得偿所愿’的任务,怎么选的?”


“啊?”九一想了想,可是又没有什么答案,回答的时候苦苦的,“……就这么触发,突然蹦出来,不是我选的……怎么了啊……”


“……突然蹦出来,”月白站起,直视远处那片金光,“该是季无念想到了,才会触发吧?”


“嗯?”九一有点没听懂,“什么意思?”


“我们昨夜去时,只是要拦截蒲时,到了地方、突然又加了归还龙骨……”月白说道,“是不是她那时才想到、可以归还龙骨?”


“额……”九一想了一圈,“好像有点道理哈……但那个地方她不是早就备好了么?干嘛要拖到现在?而且为啥在那时候才想起来哦……不该是去拦蒲时的时候就想到了么?”九一想想又不对,“话说她怎么知道蒲时会在那儿的哦……”


月白补充,“她好像知道很多东西。”


无极密道、冷剑所在,乃至蒲时行踪、龙骨下落,她都知晓并提前部署。按那些小妖的说法,凌洲已经存在许久,季无念的谋划、该早于那时就已经开始。这么想来,就连当年于万军之中救下沉凝,都让月白怀疑她的目的。


“月白,你说会不会她是个魔修卧底?”九一猜,“你看这样是不是就很说得通,她从小就潜伏在仙门正道,然后到时候跟其他魔族里应外合,把这群伪君子一网打尽!”九一越说越觉得自己很对,“这个套路真棒!”


九一说得很激动,月白却不觉得这说得通。


季无念对六离的关心不似有假,对齐丰的同情也并非假意,只是她选择了不提醒六离月港可能发生之事、也选了牺牲齐丰去暴露魔气。月白觉得这与她是魔是仙无关、季无念只是有自己其他的筹谋。


“你要不直接去问呗,”九一说起这个就想摇头,“我看她很喜欢你啊。”而且越来越喜欢……动嘴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我问她藏雪峰密道,你看她告诉我了么?”


“她说不定真的不知道呢?”


月白否定,“她知道。”不仅知道,还不想告诉她。


“罢了,”月白捞起脚边的晚晚,跳进院里,不再去想这些事。


反正不管季无念想做什么,她都得帮着。那人究竟有多少心思、跟她关系也不大。


九一:“……月白,你不会是个傲娇吧?”


“那是什么?”月白听不懂。


九一解释不出来,放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