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9章 一起泡澡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3 09:45
点击:2241
章节字数:51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事情一定,季无念就给饭堂传了话,叫他们送食材过来。正好下午晚些时候季无念被掌门叫走,月白抓住时机就扎进了厨房。


知道带一个有挂的宿主是一种什么感觉么?


九一非常冷静得看着月白生火,做饭,从自己的空间中拿出一个水晶小瓶来,将里面的液体滴入了要端给季无念的饭菜里。这空间是月白自己的,与她的神魂绑定。既然神魂在此,九一也就不能限制她从其中拿出东西来。


瞧,不仅自带实力,还自带药品呢。


他果然是一个只会报任务的垃圾系统,阿弥陀佛,主神保佑。


“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血,可以被我的神魂控制,”月白前世化灵入血肉,她自己的每一寸血肉都是补药,“她只要吃进去,我便能以神魂驱动我的血为她吸收转化,也能控制多少。”


如此就能知道,到底要补到什么程度,也不会被发现。


九一:知道什么叫挂逼了么?


季无念掐着饭点回来的,还领回来了六离和赵子琛。三人远远得就看见了青临殿飘起炊烟,还在调笑着此幕少见。再近些,那诱人的香味却勾起了三人的五脏庙。待得进了吃饭的后殿,看见那桌上摆着的三菜一羹,青菜鲜艳,鱼肉嫩白,道道看上去引人垂涎,还该死得特别香。


“师尊?”月白刚端了米饭进来,托盘上只有两碗,似乎是没有意识到还会多两个人,这会儿见了也只能拿着托盘鞠躬,“叶二见过掌门、六离长老。”


季无念视线没离开桌面,咽了口口水,“小叶儿挺会做饭啊。”


月白看看她,“以前常给父母做些家常菜。”


赵子琛与六离也不客气,就这么在桌边坐下。六离笑道,“叶二手艺不错,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不介意我们留下蹭几口吧?”


气氛轻松,那边季无念似乎还愣着,月白也就不再拘礼,温和笑道,“掌门和长老稍等,我这就去拿碗筷。”这托盘里的东西不够,给谁都不合适,月白也就拿着托盘走了。


九一本想问她她的血给另外两人吃了会不会出事,看那一副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他也就懒得说什么。


再回来时托盘里便是三份,给桌上已经做好的三位摆好。


季无念看出来,叫她别走,坐下好好一起吃。赵子琛与六离也附和,说是因为自己过来才扰了她们的晚餐,她这一走反倒叫他们过意不去。月白也不托词,再拿了一小碗饭来,便在三人之中,默不作声得乖乖吃饭。


见她乖巧,季无念免不了又是对她一番逗弄。


一餐饭吃完,月白收拾了东西,留了一抹神魂偷听三位仙长说话,自己带着碗盘又去了厨房忙活。


季无念笑意盈盈,“这饯别饭,师兄你可满意?”


六离吃得并不多,但口味也挺合他心意,“没想到小姑娘手艺这么好。”


“正好,你们也不必去饭堂引人眼球了,”赵子琛最近也听见了门派内的热门事,季仙长公开宠徒的事迹让本不受欢迎的饭堂这几日人满为患。


“据说叶二练气也快?”


“恩,”季无念想想小徒弟的进度,“要是身体能练得好些,五年该能筑基了。”


赵子琛与六离对望一眼,惊讶又欣慰,“那倒又是一颗新星。”


常人十年筑基,百年结丹,入元婴就得看造化。季无念当年三年筑基,下山时已经结丹,现在修仙也不过三十多年,虽因一些原因她修为停滞,但只要认真些,说不定百岁之内就能元婴。

自己是个天才,没想到打了个徒弟回来,也是异于常人。


“若是她需要什么补药吃食,”赵子琛也喜欢人才,“你对我说。”


“那无念替叶二谢谢掌门师兄,”季无念一笑,“但今日不说她了,本该是给六离师兄践行的。”


她一挥手拿出三个酒杯来,自己拿了一个,语气沉沉,“师兄,此去、多加小心啊。”


山上其实是禁酒的,可临别赵子琛也没说什么,拿了一个酒杯,将另一个递给六离。


六离接过,只是一笑,“不过是些小打小闹,你师兄我一个元婴修士,怕什么。”


“那也不能大意啊,”季无念一转酒杯,“谁知道这天下会不会出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无念说的是没错,谨慎些总没坏处,”赵子琛平日威严,此时倒是放缓了语气,“你这次要去的地方不少,该带的多带些,有备无患。”


六离点头,“我知道。”


“哎,真好,”季无念哀叹,“我也想去巡游啊。”


她还被禁足,不好下山。


“等你刑满释放,”六离举起酒杯,笑道,“师兄再陪你游历。”


这三人看着差不多,实际年龄相差极大。前代掌门坐化时已入大乘,年逾八百,赵子琛这个大徒弟收得早,跟了他六百多年,已经也已入化神之境。六离也是个天资好的,一百八十年入元婴。季无念天纵之才,气运加身,且没脸没皮,拉着两个上百岁的师兄也就当一般兄妹相处。两人看她年纪小,也喜欢她的聪慧,宠得不行。


举杯一饮而尽,三人相视而笑,又随意聊了一些。


天色全暗之前,赵子琛和六离便告辞离开。


***


月白扣着他们离开时回到前院,季无念正靠在殿门前,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在这逐渐暗淡的天空下,季无念似乎是在发呆,整个人软软得靠着门扉,看着有些单薄。


“师尊?”


季无念转过身来,嘴角含笑,眼神懒懒得似乎提不起什么兴致。


小姑娘抱着封雨站在院里,晚膳用完,又该是她练剑的时候。


“练一遍吧。”


月白抱剑行礼,道了声“是”。


封雨剑一出,更为这夜色添染了几分凉气。


季无念看着那寒芒,嘴角若有若无得提起,眼睛还是追着她,神采却不在她那里。


一套剑法耍完,月白又呼出寒气,身子其实还热,气有些喘。


季无念见月白看她,黑溜溜的眼睛映着星光,于是向她伸手,“过来。”


收了剑走到她身边,月白又被季无念揽住跃上了习风,直往栾清峰山后去。待几个高低起伏,季无念带着她飞进一处山坳,月白感觉到她们穿过一道禁制,再往前飞些,就隐隐有些热气,最终是停在了一处温泉前。


“这里留给本门掌门的一处灵泉,”季无念笑着对她说,“反正掌门师兄说我要什么都能问他要,带你来泡泡澡肯定也没什么。”


“这就要共浴了?”九一都惊了,“月白,你家师尊有点撩。”


月白没理他,左右看看这空旷的环境,面有难色,看上去是下不去解衣服的这个手。


“这里不会有人来,”季无念摸摸她的头,难得温柔,“你要是害羞,留下中衣也行。”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月白只能扭扭捏捏得解了腰带,脱了外袍。她今日本就穿着劲装,中衣较短,脱去垮裤后,只正正好遮到腿根。两手环在胸前,月白瞥了一眼那温泉水,确实是灵气充裕之地,只是……


看样子季无念是没打算和她一起泡,只先替她施了一个净身咒,将她带到池水边让她自己进去。


池水不深,只到月白腹部,池边还修了可坐的地方。对男子来说该是正好可以躺卧的宽度放在月白这里,就正好让她蜷起双腿,把在池水中漂浮的中衣笼在胸前。


季无念不顾湿气坐在池边。她面前的小姑娘低着头,脖颈上有凝结的水滴滑落,最终被池水回收。叶二抱着腿,背部的肌肤在被泡得透明的白色中衣下若隐若现。她长得瘦,蝴蝶骨也隐隐突了出来。季无念戳了戳她的肩,“舒展点,靠过来。”


月白表现得不情不愿得样子,但也只能拉住衣衫,按着她的话靠在池边,整个人就这么暴露在了季无念眼前。瘦弱的小姑娘并不丰盈,缩着的时候锁骨处的窝深深陷进去,但总归是比她第一次给她换药时好了太多。


季无念舀了一勺水往小徒弟的脖颈一泼。


“师尊!?”


水也泼到了月白脸上,那小脸一红,就这么转了一些看着她。


委委屈屈,不知所措。


季无念凑到她面前,离她有些近,果不其然见叶二又慌慌张张得往后退了一些。她觉得好玩,“原来让你叫师尊你不叫,怎么现在除了师尊都好像不会说其他话似的?”


我和你有什么话可说的?


进度一的月白为了进度,觉得自己还是得没话找话,低眉顺眼的,“师尊,请别戏弄叶二了。”


“那不行,”季无念又往她脖子上浇了水,笑眯眯,“我的小徒弟这么可爱有趣,为师可舍不得。”见小徒弟那嘴又抿了起来,识相的季无念见好就收,“不过今天放过你。”她压住月白的肩,见小姑娘有些疑惑得看着她,笑着解释,“接下来我会以灵力激荡池水,替你洗涤肉身,可能会有些疼,你忍忍。”


月白了然,心中咬着牙,表面却还是不明所谓的样子,只柔柔软软得回应,“叶二知道了。”


“月白?”


九一感受到了月白的情绪,话还没问出口,那边人身子猛地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身体一下就想往上冲。季无念早有准备,按着她的肩让她死死呆在水里。一见她缩身子要从另一边逃走,季无念手一伸就从前箍住她的肩,自己跪趴在池边,把月白死死按在怀里。


月白紧紧闭着眼睛,怕掩不住眼底的冷意。周边灵气胡乱冲撞进入身体,一身血肉都在这狂风骤雨之中受着鞭打,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疼,又时不时得像有雷霆之力砸在身上,不可预测得再这炼狱感觉中雪上加霜。


饶是嘴唇都咬破了,月白也没能阻止从自己嘴中传出痛苦的呻吟。


“忍一忍,叶二,忍一忍就过去了。”


滚。


在季无念看不到的地方,月白面露凶光,但仍有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能出手。


即便疼得要死要活,月白还是月白,她是个大能,遇过许多挫折磨难。她越来越觉得季无念有问题,更加不想暴露,便生生受着。最初的烦躁过后,月白渐渐在疼痛中缓过情绪来,咬牙回了九一一句“没事”,又专心去抵抗痛楚。


季无念安慰的声音不断从耳边传来,又说“乖”,又说“忍一忍”,又说“师尊陪着你”,还会用脸颊蹭蹭她的,但把她按在水里的怀抱却从未松过。小姑娘的手已经没有余力去拉自己身上的衣服,反而紧紧得抓在季无念环在她肩前的手臂上。


池面还是平静的,唯一泛起的涟漪是因为小姑娘某一瞬间的放松而微微松开的肌肉,但总会很快又紧绷回去。


月白到后面已经冷静,疼归疼,她还是能感知到季无念正替她舒缓牵引。她的灵力像是那狂躁气旋中的若有若无的一缕微风,就这么拂过她的体内某一处,又似纤细却强韧的丝线,将她快要被撕裂的肉体牵在一起。有时那些被故意激荡的巨力会沿着细线深入她的血肉,将内里打得粉碎,而那破损又会被细线及时填补。


碎碎合合,谓之重塑。


就这么过了一刻钟,季无念收回了引起激荡的灵力,月白松开了紧紧抓着的手。


就这么虚虚得靠在池边,月白眉间还在微微抽搐。


“月白?”九一担心。


“无妨……” 月白有些脱力了。


衣袖在箍着小徒弟时早已沾湿,季无念也就更加不在意。手臂一沉一收,小姑娘就已经被捞进了怀里,早已湿透的中衣贴在身上,渗出的水也沾湿季无念的衣裙。叶二的眼睛没有睁开过,眉心还皱得紧紧的。小脸虽然沾着水,却没有刚从温泉里出来的该有的红晕,反而一片惨白。


将叶二的外袍裹在她身上,季无念将她打横抱起。灵力一荡,两人身上衣服顿时干燥。


似是因为摆脱了这折磨人的水分,叶二眉心那点褶皱总算慢慢撑了开去。


祭出习风,季无念抱着叶二慢慢往青临殿飞。


尽管疲惫,月白并没有让自己陷入昏迷。只是身体的痉挛还在,一直到被这山间的风吹了一会儿,才回了些力气。她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季无念一张没表情的脸。


爱笑的人不笑了,就会显得格外严肃;而今夜的月不够明,照不开季无念脸上那点阴霾。


“师尊……”


季无念似是突然放松了,低头看她,精致的脸上依旧是那番笑意,“醒了?”


月白轻轻点了点头。


“以后我们每月来个两三次,泡个两年,”季无念又目视前方,“你这身体就该泡好了。”


她偷瞄怀里的小姑娘,见她先是愣了一会儿,才低下头闷闷的说,“听师尊的。”


说出这句话的小嘴抿着,透露出了主人的不乐意。


季无念突然停下了剑,就这么笑着看她。


见风停了,月白抬头与她对视。


不得不说,季无念笑起来确实好看。眉眼弯弯,看得人心神荡漾、忍不住要笑回去,而她本就眸色偏浅,总让人觉得眼睛里面闪着光。


季无念扶着月白背部的手微微抬起,让两人近一些,她的脸颊便能贴到月白额头。


“叶二,疼么?”


语气轻轻。


知道这是季无念对她的安抚,月白也不客气。她的手无法从被裹着的衣物中拿出,只能缩一下表达自己想起了刚才的痛楚。


“回师尊,疼。”


当初给自己洗髓也没那么疼,那种不受控的疼甚至让月白起了杀心。


季无念无从知晓自己刚刚其实逃过了生死一劫,她将自己的唇印在月白的额头上,“乖,疼完这两年,就好了。”


“叶二知道……”月白心念一动,“叶二可不可以请求师尊一件事?”


小徒弟刚刚受了折磨,这话说得委屈、脆弱得不行。


“说吧,什么事。”


叶二放在腹部的小手动了一动,“能不能请师尊,陪叶二一起?”


“……原本以为是她撩,结果是你撩。”九一忍不住吐槽。


季无念哭笑不得,继续往青临殿飞,“小叶儿你这是想报复我哦?”她笑,“可那个对我没有这效果啊……”


“不,不是……我……”叶二百口莫辩,嘴巴张张合合,最后说出一句,“若师尊不允,就算了……”


“允了。”


“……谢师尊。”


季无念落在后院,将小徒弟放在床上、给她盖了被子、往她脑袋上又亲了一口才离去。


月白撑着身体目送她,待得房门关紧,她才松了力道躺回床上。


“月白,”九一在她识海里咋咋呼呼,“你干嘛邀她洗澡啊。”


“那池水确实有用……”沾了床,月白的脑子开始有点糊,“也算有借口给她提点修为……”


本来想着强制给她提修为,也不管什么缘由不缘由,就当她自己天赋异禀、吸食日月灵气什么的。可如今有那么一池灵泉,季无念又得在灵力激荡的灵泉中跟她一起泡着,灵气流转之间,对她有益处也无可厚非。


而且季无念这番作为也真的是为她好,虽然折磨一些,但益处确实大大的。她本还需要想如何在季无念眼皮子底下为自己改善体质,如今这人都为自己想了这速成的办法,自己也就顺坡下驴吧。


疼是疼了点,还能忍得住。


月白深深呼出一口气,梦周公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夏川蓝衣
夏川蓝衣 在 2021/03/21 07:34 发表

betway必威指定注册 啊这,加进去了嘛,感觉有点吓人呀,真的会好吃嘛

显示第1-1篇,共1篇
老版大阳城集团网站 w88优德手机版本捕鱼 10博下载官网 w88优德官方下载 manbetx万博体育下载